《反脆弱》读书笔记 第19章 炼金石与反炼金石

核心观点

如果你拥有有利的不对称性,或正凸性(选择权是特例),从长远来看,你会做得相当不错,在不确定的情况下表现优于平均数。不确定性越强,可选择的作用越大,你的表现就越好。这个属性对于人生来说非常重要。

解读

所谓的正面、或者有利的不对称性,就是你一旦做对了或者运气好时的收益要大于你做错或者运气差时的代价,而且,事情最好不是一次性的,是可以多次重复的。这样,时间一长,积累下来,你有好结果的概率很大。

文中讲到,事物有三类:喜欢干扰(或者错误)的事物,中性,以及厌恶干扰的事物。

你最好的策略就是多次、重复的做第一类事情,避免第三类。

举几个例子。

创业,尤其互联网类的有风投的创业,是典型的正面非对称性,损失有下限,最差就是搭进去一些启动资金和时间成本,大块头的钱都是烧风投的。但是上限很高,近乎无止境。

但是有些非常传统类的创业项目,比如开家餐馆,反而有可能是负面非对称性。启动资金不小,员工工资每月得照发,而上限反而比较有限。

这里不是说反对开餐馆,而是说后者更需要准确的预测,需要谋定而后动,容错率更低。前者可以大胆一搏,容错率更高。

为什么读书被绝大部分人看作是一个积极的爱好?任何时候劝别人读书,推荐好书给他人,都不会特别的遭人恨。罗胖的每天一本书还搞了大型的发布会,有人称其在制造知识焦虑,但这种反对的声音浪花不大。原因很简单,读书是典型的正面非对称性,你的损失就是时间成本,书籍本身的成本几乎可以忽略,尤其你不读书的话,那个时间很可能贡献给微信了,所以甚至可以认为代价为零。而你读了一本坏书的代价也不高,反正大部分人其实是很难有如此强的学习能力和执行能力的,但是读到一些好书时,至少也算开阔了眼界,增加了谈资。如果碰巧打通了任督二脉,认知模式升级,那就赚大了。

小学里现在基本没有男老师了,是因为从事小学老师这件事,明显的负面非对称,收入和社会地位有限,付出的却是宝贵青春。据说民国时期,小学校长和县长的社会地位是一样的,那时或许男老师也多些吧。

多行不义必自毙,人在江湖飘,哪有不挨刀,都是负面的非对称性。不管曾经多么牛,做错的代价太大,只要重复在做,一次失误就可能全盘皆输。

谷歌的不做恶原则,就是为了避免过大的错误代价。

写到这里,觉得这个可以作为我们生活中很多选择时的原则,考察一下这个决定的正面收益和负面代价,对等的可以干,但要谋定而后动。大于的,必须干。小于的,尽量不干。

再进一步,如果能积极的制造正面非对称性的策略,就更牛了。换言之,那些所谓的成功人士,是不是恰恰是善于制造正面非对称性的人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