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不迎,过往不恋

文/静和

平静地做好自己要做的事情,然后静待一切发生。


琦瑄坐在家里的阳台的石基上,双手捧着一杯冒着热气的花茶,无声地看着日落。她在心里对自己说,以后,每当我想做一件自己想要长久坚持做的事情,我就要告诉自己:平静地做好自己要做的事情,然后静待一切发生。

她突然想起了从前的自己,浅浅地笑了。她笑自己现在怎么会有了这样的想法,要放在以前,自己不是只会去纠结自己该不该去做一件事情,然后质疑自己做的事情究竟究竟有没有什么用。就算这件事情是自己想要去做的,就算这件事是自己满腔热血想要去达成的目标,也要去怀疑一通,然后告诉自己,我不行,还是算了吧!或者,又会有另一种极端的做法,我去做这件事情了,我就要昭告天下,向所有的亲朋好友都说一遍我的计划、我的目标,把计划贴在微博、晒在好友圈,你必须要赞我、夸我、鼓励我,否则我就不乐意、不开心了。然而,做完这些求关注的举动之后,目标、计划就此搁浅。直到某一天,某一个好友突然问起,她要想好久才能想起,咦,我好像有做过这些事情……

想到这里,她黯然伤神,抬起低垂了的头,余光瞥了一眼夕阳下落的反方向。她暗自思忖,活了这么多年了,自己并没有什么特长,没有爱好,甚至没有一样拿得出手的技能。更为讽刺的是,在此之前,自己一直自负地认为:我无所不能。

她想起自己一直浑浑噩噩、得过且过,直到一年之内,爷爷和外公都与世长辞。那天,她在火葬场看着烟囱里冒出的白烟发呆,依旧笑脸迎人,她没有说过自己有多伤悲,只是将所有悲伤留在心底。分别送别完两位老人之后,她都发高烧,一直昏睡了几天。

琦瑄记得特别清晰,特别是送别爷爷后的那段时间,每一天,她都异常暴躁。她不知道缘由,也无法克制。

她的爷爷爷爷生前最希望她能够写出一手好看的毛笔字,因为她爷爷最擅长的就是写毛笔字,他希望琦瑄能够传承他的衣钵,写好毛笔字。但是琦瑄爸爸对她说,这有什么用?别练了。于是,她没有说什么辩驳的话,没有再练。只是,这成为了她的遗憾。

琦瑄的爷爷去世后,她经常去给她的爷爷上香的时候,每当她看向她爷爷的摆在台面上的黑白照,她的眼泪就会无声的流。然后她发现,在她爷爷去世后没多久的那段时间里,给她爷爷上香的时刻,是她每天唯一不感到不烦躁的时候,每次她都能发现自己变得异常安静。

她也很不解。

派摄于云南大理
某天在家乡的屋子的阳台上,她在看夕阳,她想起了送爷爷上山的时候,她在爷爷坟前立着的时候,她想起她的爷爷升迁说,最希望琦瑄学会写毛笔字这件事情。那天看着夕阳,琦瑄突然间有了一种想要好好画画的想法。她不可抑制地想起她爷爷的笑,爷爷送她去上学,爷爷说她不懂事的那些场景……

那天开始,琦瑄感觉有一股不知名的力量,让她开始拿出纸笔,好好地画画,她画着画着,往往一整天就那么过去了。就连她的弟弟也说说自从她开始画画,便开始变得安静,不再狂躁不安。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直至琦瑄的弟弟去上学了,还不忘提醒她,每天都要抽出一点时间来坚持画画。

三个月之后,琦瑄开始翻看这段时间她练习时画的画,在一页页翻看的时候,她不禁莞尔。她的画其实画得真的不好看,她也理解不了,作为资深手残党的她,是怎么做到坚持画下来的。

慢慢地,琦瑄身边的朋友知道开始后开始介入,问她,你做这件事情有用吗?画画能给你带来什么经济利益吗?于是,琦瑄动摇了,再没有拿起笔来画画了。但是,谁也不知道,不再画画的琦瑄,心就像空了一块。

后来,琦瑄的弟弟在某天给她发短信,说要给她奖励一套铅笔,作为她坚持画画的新年礼物。其实说真的,她早已忘记这件事情。但是,突然间,接到信息之后,她突然间感觉,她的心开始满血,原来她感觉的那块残缺被填补了。她想,可能是因为收到了礼物,决定想要坚持画下去的原因吧!

琦瑄看了看天空,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夕阳也早已无影无踪。她抿了口杯子里最后一口的水,进了房间,打开灯,摊开自己的日记本,写下一段话:

“我希望自己安安静静地画自己的画,平静无澜地过自己的生活,有时间的时候,去看看落日,那就足够了。

也希望自己,能平静地做自己的事情,过往不恋,未来不迎,做一个明媚温暖的女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