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的人会比较幸福

世人都不知道我究竟长成什么样,我自己也忘了,有时候我是翩翩女娇娥,有时候我是垂垂老妇人,更多的时候我没有血也没有肉。

可是那猴子是懂我的,我变成村姑,变成老妇,变成老翁,他只消看一眼便能识穿。

最后一次的时候,我化身白发苍苍的曾目老人,以竹杖点地,慢慢踱步到他们面前,他斜坐在树上枕着金箍棒睨着眼睛看我,我知道他在等我。

我手上端着馒头,馒头是我做的真的馒头,而老翁的确也是假的老翁。

他看着馒头的表情有些怪异但还是打翻了我手上的馒头,“其实你知道你没有必要来。”

我的声音有点奇怪,为什么奇怪我也不知道,“听说唐僧肉可以长生不老,我就是想试试是什么滋味。”

他脸色一变:“在白骨洞做你的妖精不好么,一世快活。”

我轻笑,看着地上的馒头,一个女子娇美的轻笑在一个老翁的脸上有说不出的诡异:“可我从来不图一世,只图一时。”

最后金箍棒打在我身上那个的时候,我不知道他是皱了一下眉,还是犹豫了一下,但终究还是打下去了。

每个人都会经历这个阶段,看见一座山,就想知道山后面是什么,翻过这座山,他可能就会爱我了。

我很想告诉他,可能翻过去山后面,你会发现没有什么特别,回头看会觉得这边更好,因为山那边还有一座山,但是山这边的,是我。

其实我对唐僧肉一点兴趣也没有,我只是固执地想要去试一下,下一次他是不是真的还是那么狠心。

不知道,就可以假装不是。

最后一次他想要杀死我的时候,我没有使力去消除金箍棒的劲道。

我怕自己会忍不住问他。

如果我是凡人,你还愿不愿意带我走?

如果我不是妖,你还会不会带我走?        

长生不老,可太寂寞了。


---------------


佛跟向善者说,要历经九九八十一难。

佛跟向恶者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这样谁还愿意做好人呢?

这些年我遇妖杀妖,遇魔除魔,有时候也会想,如果说凡事皆有因果,我为什么还要去斩妖除魔呢?

想了很久,我也没想明白。

白骨洞里的那个妖精,是个很有意思的妖精,明知道我能看出来她的真身,总会被我一棒子打死,还是要三番四次地来。

可能是因为她有执念吧,不知道听谁说过,有执念的妖,是不死不灭的。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点儿期待她来。

我靠在树上休憩,这一次她来的时候,是化身成一个老翁,端着馒头,我一眼就认出她来,却看不出那馒头是什么。

那馒头的样子很奇怪,让我眼皮一直跳地厉害。

我没有过多思索便打翻了那馒头:“其实你知道你没有必要来。”        

她的声音听起来好奇怪,哪里奇怪呢,我也说不上来,“听说唐僧肉可以长生不老,我就是想试试是什么滋味。”        

我其实不信她的话,“在白骨洞做你的妖精不好么,一世快活。”

她不看我,只是看着地上的馒头,在一个老翁的身体里传出女子娇美的声音,“可我从来不图一世,只图一时。”

紧箍咒骤时紧缩,我头疼地厉害,我挥起金箍棒打了下去。

我后来在想,她疼不疼?我出手向来有去无回,她来了三次,我都觉得疼。        

可能明天她再来,我就打不下去了。        

第二天我用冷水洗了脸,在白虎岭等她,从早晨等到夜晚,她没有来。

后来想起来,那天夜里,满天都是星星,好像一场下在天上的雨。


---------------


在五指山压得久了,悟空也就习惯了,这是五百年中的最后一年,跟以前每一年都没有什么不一样。

除了一个姑娘。

生生会摘野果给悟空吃,端来羹汤,还有样子很奇怪的馒头,生生说这样的馒头只此一家,把悟空的胃口养刁了。        

生生每天猴子猴子地叫着悟空呵呵地笑,让她改成齐天大圣,她也不改。        

那一日,蓝的天,白的云,太阳刚刚升起。

生生坐在旁边跟悟空说话。

“等我从五指山出来,我就带你去我的水帘洞,那里景色可好了,你一定会喜欢的,还有我的猴儿们,我让他们叫你作祖母。”

生生脸上微微泛起红晕,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不要,都喊老了。”

悟空没有听见她说什么,只是想,一个女子怎么可以好看成这个样子,而她自己还不知道。

没事的时候,悟空就望向白虎岭,生生每天就是从那里走过来的。

其实他一直望着白虎岭,除了等生生他没有别的事。

但是那一日过后,生生一直没有再来,悟空数着日子随斜阳一日一日地下落。

那一日生生回到家里,山中的恶霸想要抢走她,她躲进了茅草屋,燃了一把大火,烧剩了一堆白骨。


---------------


我问阎王,为什么我死了四次却还是会活第五次?

阎王说,因为你第一次死后心里有眷恋变成了妖,后来因为有执念魂魄便总是散不去,执念太强的妖是不死不灭的。

我说,没有嗔痴执念便会成佛,成佛太寂寞了。

阎王说,那你便去孟婆那里讨碗汤喝吧。

我走到奈何桥,孟婆对我笑,和蔼而端详,我觉得她其实并没有凡间传说的那般老态,可能因为她眼里总有光芒。        

她说:“我一辈子都在帮人忘记过去,但是有些人是忘不了的,忘不了比记得更难受,你真的想忘记吗?”

我看着奈何桥下的河水,上面晃晃悠悠许多莲花灯,像是有一次在人间看到的元宵节一样,我也做过莲花灯,不过还没有放出去,等待有一天和他一起去放灯许愿的。

我说:“可是不死不灭和记得之间我只想留一个。”

孟婆的汤其实蛮好喝的,可能是为了减少失忆过程的痛苦,其实孟婆的记性并不好,因为这不是我第一次来讨汤喝了,上一次比这一次味道淡了点。

放下碗,孟婆问我,“孩子,你要往哪儿去?”

我说,白虎岭吧,那里是我以前和爹爹一起住的地方。

孟婆笑笑,她说去吧。

我转身,想起了昨天,他在白虎岭山下坐了一天,我在白虎岭山上看了他一天,从早晨到夜晚,昨天晚上的星星特别明亮。


---------------


离开白虎岭后,我遇到了一个人,他送给我一坛酒,说喝了以后可以忘记不想记得的事。

他说人最大的烦恼,就是记性太好,如果什么都可以忘掉,以后的每一天都将会是一个新的开始,你说有多开心。        

我本来不想忘掉的,但是我最近总是做一个梦,梦里有个女子总爱扮相,跟我开玩笑说假装她已经死了好不好。

我走出她的房子,以为我会醒来,然而总是没有。

那梦并不好,只要在梦里,我的五脏六腑就搅在一起疼,疼得眼睛都看不清了。

还有就是我怕,我怕她真的死了。

所以我喝了那坛酒,把梦中的事情都忘干净了。

后来我闭眼,梦里出现了星星熠熠下的白虎岭,一如五百年的最后一年里每天夜晚看到的模样,还有她的模样。        

生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北方以西,有山名为白虎岭,乃一座妖山,蛇回兽怕,人皆避之。 白虎岭上,茂密林木,遮天蔽日,风吹散了山间薄雾,...
    周定嘉阅读 258评论 1 5
  • 常识 1、作者吴承恩,明代小说家。字汝忠,号射阳山人。淮安阳山(今江苏淮安人。 2、体裁:长篇神话小说 3、主要内...
    小杜之母阅读 444评论 0 2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我出生就知道家里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弟弟以外我竟然还有一个姐姐,迷茫和难过之于竟然是想象长大...
    高梓墨阅读 76评论 0 1
  • 有没有想过在一个很长的法定节假日里,把家好好的打扫和装修一下呢?很多朋友肯定是有过这样的冲动,但迫于实在没有水电工...
    生活技艺坊阅读 277评论 0 11
  • 好的饮食,自己学会烹饪 好的生活习惯, 好的健康的身体,每天做锻炼,定期到医院做检查 保证一个好的睡眠,才能使精神...
    董贵文阅读 1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