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花谢了

有种很美丽的花,名曰西府海棠

千年了

已滥尽时光展露苍颜

也不是最真实的透明

是朦胧

是琢磨不清

那肩明月

仍在长夜里转侧徘徊


一袭唐装

三千红颜

谁是敷衍

谁又错信

只怕是我等错了人

又一千年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蒹葭essay阅读 36评论 0 0
  • 记忆这东西跟流水一样,曾经重要的东西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平淡,就像嚼了很久的口香糖慢慢变淡,直到最后再也尝不到半...
    岛主王仙客阅读 105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