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百四十一章

两百四十一章

周遭恢复了平静,煦旸封锁了整个大厅,结界之内,只有他一个人在。此刻的平和中,殊不知有太多的混沌。

脑海里不停旋转的六个字是“五日后,苍梧山!”

再熟悉不过的苍梧山,这是魔族的山,是自己从小玩耍的地方,即便现在寸草不生,但仍然存在这儿时的记忆,这是与她有关的记忆,如若没有那个人的出现,也许,这一生,他和她都可以快乐无忧,她继续做她的魔族公主,他承袭父君的君位,一生奉献给魔族。可这一切的改变,都缘自那个人的出现,偏偏是那个最不应该的人,而使得最疼爱的妹妹,就这样香消玉殒,不复存在。这个痛,已经多少个日日夜夜,煦旸已经记不清楚了,但是“报仇”这个想法从未放弃过,也许在外人眼里,他对她的感情几近疯狂了吧,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

“五日后,苍梧山”,是个了断,煦旸想着想着,笑了,从根本上来说,自己本就无意于挑起四海八荒的大战,来了妖族也是不想害了魔族,即便心里也有对妖族的愧疚吧。不过现在好了,面对面,何必扯上四海八荒?

还有五日时间,是该做个了结了,煦旸想到,于是接下来的几日,他辞退了将军一直,从此,妖族不复容止将军的身影。这个举动让一直担忧的妖王很意外,本来已经在慢慢做准备,如何才能保住妖族,这下心里的石头也落了地,只是,有些好奇为何会如此。

煦旸离开了妖族,没有去其他的地方,而是回了魔族,不过没有露面就是了。盘膝而坐,在她的灵牌前,显得很是淡定。


“东华,你确定要这么做吗?”廊下,斜靠着东华坐着的凤九,有些担忧的问道。论法力修为,凤九不担心,但是暗箭难防,总归是有些心有余悸的。

“嗯,不是你说的么?自己做的事情,自己解决。”东华有些玩笑地回道。

“可是。。。。”凤九还想说些什么。

“无须担忧,相信我。”东华揽在凤九的肩头的手,紧了紧。

“嗯,小心些。”凤九有些不自然的仰起头冲着东华笑笑。

东华没有回答到。

此刻安静了些,凤九习惯性地把玩着东华胸前的那撮银发,为了让自己的担忧不显现出来,只好找些轻松的话题,“东华,你说少绾姐姐和墨渊上神,是不是要和好了?”

“你怎么看出来的?”东华笑笑。

“你看,他们现在,出现都是两个人一起呢,少绾姐姐好像越来越依赖墨渊上神了。”凤九轻笑着说道。

“就像你依赖我一样吗?”东华低眸挑眉,反问道。

“嗯,差不多吧。女孩子直觉很准的。”凤九丝毫没有原来动不动就害羞的表情,反而已经觉得光明正大的,似乎想昭告所有人,东华帝君是白凤九的,依赖是很正常的。

“嗯。”东华脸上洋溢着得意。一直以来小心翼翼的凤九,似乎卸下了包袱,坦然接受了一切。

“真好!我和你,少绾姐姐和墨渊上神。都在一起,真好。对了对了,还有姑姑和姑父,大家都在一起,真好。”凤九已经憧憬着未来的样子,是有多么美好了。嗯,小狐狸是挺容易将自己的思绪带偏的,这很正常,

东华习以为常。眺望着远方,东华也想到了五日后,其实本就是很简单的事情,这世间最要不得的是执念!有多少人,因为执念,没有了自己,丧失了理性,这四海八荒,有多少这样的人,已经看惯了的东华,根本不会放在心上。但是事情总归要尽快解决,因为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而膳厅那两个人,虽然默默地不说话,但是气氛异常的融洽,墨渊提筷给少绾夹菜,少绾没有拒绝,低头用膳,吃得很香。这就是凤九想看到的吧。

也许,那一天不是想象的,一切尘埃落定后,这就是岁月静好的样子。


而此刻的四海八荒,也算是暂时排除了危机,天族也收到了消息,夜华和白浅,也略微放心了些,东华帝君直接出面,倒是不必天族费神。白浅贵为天后,帮夜华是自然的,但是身为凤九的姑姑,自然也是担忧自家侄女的安危。这下也心里安定了些。

一切,静待五日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