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现实短篇一篇:《乘坐洪水的我的村庄》之记忆巢穴中的果实!

《乘坐洪水的我的村庄》之记忆巢穴中的果实

如果你在2020年7月8号这天,看见一棵特大樟树在杭州城奔跑的时候请不要惊慌,因为那是我老家历经了好几百年的樟树爷爷来叫我回老家。

敲窗声传入我正在折叠夏天的耳朵,有白天树荫下与之重叠的行人的倒影;有星星在黑夜手牵着手转圈圈而酿成的美酒,我即使是小抿一口就可以到达银河。

而这敲窗声又是我到达银河的又一座桥梁。

“呀,是樟树爷爷啊!你怎么来了啊?”我推开窗掩饰不住自己内心的兴奋拍手说道

“没时间解释了,赶紧抓紧我!”樟树爷爷语气很是匆忙的说道。

于是我二话不说就赶紧抓紧了樟树爷爷的树枝手,后被樟树爷爷把我放进了它的原始空间。

而至于原始空间是什么?我后面会慢慢道来,请君先温一壶酒!

就这样,我带着许许多多的未知,和还未完成的梦想开始回老家!

而沿途我打开原始空间的窗户,城市的高架已变成了云朵,高架上的汽车则变成了飞鸟;河流绕成了弹簧,即使是旧日的足迹,只要是在上面轻轻一跳就可以升空。在风中打听关于你的消息,是否已在这个夏天采摘到了那最鲜红的玫瑰,或者是已在高楼大厦上触碰到了月亮姐姐的手指。听说她的手指上戴着流星所打造而成的戒指,可以闪亮出人类最美的爱情,而在遇到水之后就会变成蝴蝶把春天唤醒。

于是,我想起了许美静的《都是夜归人》,她的歌声像水里的水草。而记忆就是时间里的水草,在静静的摇动着长长的尾巴,像极了夜归人!

哒哒哒…直升机来了,不久后战斗机也成群轰隆隆的来了,原来是樟树爷爷惊动了政府。其实我也能理解,毕竟政府也是出于安全考虑。只听见樟树赶紧解释道:“冷静冷静,兄弟们我只是来接人的,别开火,千万别开火呀!”

其实凭借着樟树爷爷的厉害,完全可以把直升机和战斗机瞬间变成海豚在海里游或者其它,但樟树爷爷并没有,因为他可不想多事。所以樟树爷爷用灵隐空间把自己给瞬间消失了,原本的影子则变成了烟花升空而绽放,无比的绚烂夺目。

使得钱塘江都和长江接吻了,而就在它们接吻的时候,杭州又出现了一个西湖,集贤亭是打水的唐宋八大家,三潭印月是提着花篮的嫦娥姐姐。

后在方芳的《摇太阳》歌声中,他们又欢快的跳起了舞。

而就在他们的跳舞中我已经到达了老家,确切的说是我老家的村庄已经在乘坐洪水流动了。

不过这样也好,那些被村干部出卖的山和河流终于得以解脱了!山,不再饱受炸药和其它许许多多工具的摧残和杀害,不用再被当作明码标价的货物卖来卖去,中饱官商勾结的私囊,难道他们不害怕它们最终会变成火焚烧他们吗?

山上的花草树木,飞禽走兽也不用担心自己的家园会消失,那些共经风雨,同看日出日落的家园。

河流,也不用再被挖来挖去,原本的自然和记忆早已不在。那些被官商勾结的鱼儿失去了生命的意义的在长大,然后被当作明码标价的货物卖来卖去,中饱官商勾结的私囊,难道他们不害怕它们最终会变成火焚烧他们吗?

玉米杆愤怒了,利用自己的长叶刮起了大风;

板栗树愤怒了,利用自己的毛刺下起了暴雨。

——而就是这两者引起了洪水!

樟树奶奶从很远的地方就伸过来了她的树枝手在迎接我们,我赶紧从樟树爷爷的原始空间里出来,向樟树奶奶使劲的招手。

后来我迫不及待的通过樟树爷爷奶奶的牵手,从樟树爷爷这边跑到了樟树奶奶那边,深深的抱上了樟树奶奶,眼眶已不知不觉的湿润,而就在这一刻我突然想起了给我制造了阴影的母亲。

——在阴影中,我始终是在寻找自己的黎明,倒挂在时间的手指上,有泪水打湿了昨夜的月光!

洪水湍急,村庄流动的时候像坐了高铁,途经的村庄升起了我上小学生时,背着书包在堤坝上的倒影。我曾在这倒影中看见我的小学学校原来是我用双脚走出来的足迹,这足迹中布满糖果和倒映着月亮的孤独湖泊。美的像时间之神送给我的还未打开的时间,可又立马的消失了。

所以我一度怀疑时间是众神商量好的对人的惩罚,可神偏偏却又是人创造出来的,你说讽刺不讽刺!

然而在谭咏麟《飞马》的歌声中,村庄却回忆起了它在五百年前的山水和村民。

有诗曰:

宇宙环绕着时间投下光芒,

众神开垦着人间献上粮食。

这民族的耕耘远不止这些,

这村民的耕耘在开凿星空。

——

而就在这时,村庄连接外面的湖东桥已变成台阶,我快步而上。在风雨中,却还是仿佛历经了百年,才终于到达广寒宫,将逆时针的指针,将时间送回到童年!

那一刻我奔跑在田野上,蓝天上土地公公在唱歌,云朵上跃出海豚,稻穗上村庄在飞行。

飞到海上降落,已经是夜晚。

银河倒映在海面,仿佛已到达了银河,我从未离银河如此接近,这接近中结满果实,果实还有着许许多多的名字和希望!

而就在这时,樟树爷爷对我说:“坐稳了哈,我们要出发了!”

预知下之如何,且听下之分解!

——千岛油菜子写于2020.7.25

      上午九点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