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网络的“胜利 ”

最近买了简书的短篇小说合集《世界与它的悲欢》,分为人、情、事三部分,看完后决定把“事”里一篇与网络暴力有关的文章单独拎出来写写感想。

警告:剧透!含剧透!严重剧透!

《漩涡》是整本书里最能引起我的共鸣的文章。内容讲的是一场由水果8引发的血案。水果8刚上市就引起网友一片热烈讨论,言论分为“不支持水果手机的就是辣鸡”和“追求水果手机就是辣鸡”两派。偏偏主人公画风与众不同,发条微博两边各打五十大板,最后总结手机放进兜、抬头看星空,那里才有真正的信仰和追求。嗯,这条微博看着没毛病,语言犀利,还顺带表达了自己的感想,公平公正公开。这要换了写在答题纸上满分60起码能拿40分,只可惜发在了微博上。

第二天起来主角发现自己的微博被各路大V转发,不过不是夸他,而是损他,于是微博下涌来一大波冷嘲热讽的“观光党”,主角为此痛心疾首,又发一条微博直抒心中愤懑之情,深刻揭露了吃瓜群众们麻木不仁的真面目和诡异滑稽的优越感,结尾还升华到国家高度,对国家未来深表担忧。

妙哉!忧国忧民,赤子之心跃然屏幕上,如果写在答题纸上又是一篇高分作文,可惜又发在微博,发完之后主角还自我感觉特别良好,出了一口恶气,又夹杂着世人皆醉我独醒的寂寞感,丝毫没有意识到接下来会面临怎样的狂风暴雨。

吃瓜群众对新发的微博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围观,声势之浩大甚至惊动了主角的领导,主角不禁感叹两句“文人之哀”正准备删微博,却发现自己居然被人肉了,大到家庭住址学习经历工作单位,小到微博小号“不可描述”的文件夹,连块遮羞布也没给主角留下。主角的形象瞬间如同江河直下不可挽回,虽说铁打的网站,流水的爆点,网上爆了就爆了,反正网友马上又会被其他事情转移注意力,可现实中的人记忆却不会这么短暂,于是主角文化局的工作保不住了,女儿因为同学说爸爸的坏话跟他们打起来,老婆虽然表示谅解,却被老丈人痛批一顿。

主角开始怀疑人生,他怎么也想不通自己平时老老实实做人做事,怎么就因为对追捧手机发表个意见就闹成了现在的样子,工作没了,名声没了,出个门也战战兢兢,感觉谁都在对他评头论足,仿佛赤身裸体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一样。他得了抑郁症,但他觉得自己没病,得病的是这个世界,他想死,被妻子和女儿拉回了人间,却在下楼看到拿他做噱头的信息安全广告牌的一瞬间打回了地狱,飞奔上楼然后跳了下去。

这是无数人在网络这场狂欢中取得的“胜利”,说他们是愚民的人死了,于是他们良心发现,将矛头指向当初人肉主角和在评论里让他去死的人,新一轮狂欢即将开始,他们会再次取得胜利吗?答案作者好像没写,我也不知道。

隔了一个屏幕,大家好像都变得肆无忌惮起来,就像是进入了一个黑暗森林,你在做什么貌似只有你自己知道,天和地都不知道。

初中政治书就教导我们网络是把双刃剑,是好是坏全看自己怎么用。有人利用网络充实自己,有人选择放纵自己去攻击一切看不顺眼的事物,大放厥词打字成脏造谣生事。平时唯唯诺诺低眉顺眼的人到了网上可能就成了一言不合“就你行你厉害”的怼天怼地怼空气的易爆体;甚至有些人在网络上也把自己分成了两部分,明面上义正言辞批判社会批判体制批判人性一本正经愤世嫉俗,私下却是个拳打西门庆,转身怀抱潘金莲的衣冠禽兽。

这种心理很好理解,反正网上又没人认识自己嘛,网络是件隐身衣,ID是套在隐身衣里的又一层人皮,如果万一哪天不幸被人脱了衣服又扒皮,怪自己咯?不过万一始终是万一,人人都有侥幸心理,在那个万一到来之前,该怼照样怼,动动手指的事轻松得很,如果有人先被扒皮,还可以去围观凑个热闹,看看那些平时大道理一条条的人私底下的模样也挺好玩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漩涡》的主角就是死在这样一群“双面人”的手里,不如来猜猜最后他们知道主角跳楼后的心理变化?“我只是凑个热闹”“谁知道他这么脆弱”“怎么可以人肉别人”“让别人去死的人太恶毒了”,最后达成一致:“都是那个人肉他的人的错”。

网上很少有人数对等的“战争”,正义的群众们要集结起来去讨伐罪恶的人肉者,但是这种键盘的战争真的有意义吗?获胜的一方欢欣鼓舞,当初潮水般涌来又如潮水般退去,想象着对方在屏幕前犹如锅底的脸色、气得浑身发抖又无从发泄甚至可能泪如雨下的场景,顿时觉得倍感自豪,为受迫害的主角讨回了公道。

可笑吗?如果网络环境一直不整改,大家都可能会成为文章里的主角。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不仅是现实生活的行事标准,在网络上也一样。难道非要等到自己被语言攻击、被人肉的时候才能切身体会到当初被你所攻击的人的感受吗?

看完这篇文章我想到了一首很出名的诗,虽然内容并不完全符合这个情况,不过也可以代表我的感想:

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他们追杀犹太人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徒;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已经没有人为我说话。

凡事留一线,不要时时刻刻都竖起自己的刺准备刺向别人,偶尔也心平气和的去看待事物或者视而不见不好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