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境的金色花(四)

房间里隐藏着的秘密,被割断的吊桥和不断发生的惨剧,各怀鬼胎的继承人们,这是否是最后的晚餐

上一章


餐厅。

餐厅中此刻一片狼藉,餐桌上饭菜还未来得及收拾,此时也因为人为关系散落一地,希瑟夫人惊恐地呆坐在地上,一旁则是左臂被刺伤的韦恩。见到众人,希瑟夫人似乎像见到救星一般走过来。

“发生什么事了?”道格拉斯扫一遍餐厅,尤其见到地上破碎的啤酒瓶和液体时,面上怒色更为明显,艾丽克斯则上前为韦恩止血。

“道格少爷,您吩咐让安迪来此,于是我留在这儿收拾,而韦恩先生用电话叫安迪来。他醉醺醺地提个酒瓶就来了。韦恩先生怕您生气,责骂了他几句。谁想他竟然冲进厨房拿了一把刀,刺伤了韦恩先生,把这儿弄得一团糟后冲了出去,也不知道去哪里了。”希瑟夫人大口喘气说。

“在外面躺着呢,”凯说,“麻烦您叫薇拉过来,我觉得应该告诉她这件不幸的事。”

希瑟脸上露出一丝疑惑,她走出餐厅,看到了不远处安迪的尸体。原本已经恢复的内心又紧绷起来,极力克制自己惊叫的欲望,跑去找薇拉。希瑟边跑边想,安迪的死相为什么有些像......

“对不起,道格少爷,西蒙少爷,让您们受惊了。西蒙少爷,对不起,夫人仍未找到,有可能离开了。”老韦恩胳膊简单包扎过后,走过来说。

“咦,道格拉斯,你头上有片叶子,我帮你拿下来。”凯突然说到,从道格拉斯身上拿下来几片灌木叶。道格拉斯尴尬地笑笑,说:“刚才在门口找钥匙,应该是那时沾上的吧。”说着,拍拍自己的衣服。

夏兰看见凯带着一丝怪异的笑容将叶子装进口袋中。

三分钟后,希瑟与薇拉来到餐厅。希瑟退到一边,收拾残局。薇拉则微红着脸,表情说不清是高兴还是伤心。

“薇拉,请你节哀,我想安迪是酒精中毒而死吧。哼,告诉他不要喝那么多酒!”道格拉斯说。

西蒙仍带着不屑的神情,似乎根本不在乎安迪的死亡:“把他尸体处理一下吧,反正现在没信号,报不了警。对了,凌小姐,秘文所指知道了吗?我更关心遗产。”

凯带着询问的表情看向道格拉斯和艾丽克斯,他们都摇头,表示自己一无所获。这让凯有些失望。

“‘放学后,路经约拉迪希荒地’,在《新月集》的《职业》一篇中提到‘下午四点,我放学回家。我从一家门口看见一个园丁在那里掘土。他用他的锄头,想怎么挖,便怎么挖,他的衣服上落上了尘土,如果他被太阳晒黑了或是被雨淋湿了,没有人会骂他’。至于‘约拉迪希荒地’,是在《英雄》一篇中提到,‘暗淡的约拉迪希荒地在我们面前展开,大地贫瘠而荒凉。’‘草原上长满了针尖般的刺人的草,一条崎岖的小径穿越其间’。我没记错吧,艾丽克斯?”“凯你很厉害,背得没错。”

“那么这条秘文所指有两个内容,一是下午四点,二是这里的‘约拉迪希荒地’。根据《新月集》中描述,你们觉得秘文所指在哪?”凯问。

“禁地。”三人马上反应过来。“但是剩下句子是什么意思,钥匙又用在哪?”西蒙问。凯当然不会把发现密道的事说出来,她看向夏兰,两人似乎很有默契,夏兰点点头表示钥匙在他身上。

“我们先去禁地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那里长期锁着,进不去,再说光凭描写就确定,似乎不靠谱。”道格拉斯提出疑问。凯神秘一笑,说:“去看看不就知道了,现在马上就四点了。与上次一样,我希望与之无关的人留在这儿,相互监督一下,天知道安迪究竟是怎么死的?真的是酒精中毒,还是别的中毒。”


穿过花园,经过薇拉的小木屋,沿着小路走向禁地,与别墅中相比这里温度降了好几度,艾丽克斯一方面因为寒冷,另一方面因为重新面对母亲去世之地,不免颤抖起来,道格拉斯便拉她到自己怀里取暖。

转过一个弯后,禁地出现在不远处。

“这扇铁门竟然开了,是谁干的?”艾丽克斯变了声调,“还有那路旁似乎躺了个人,那是……”

西蒙似乎吃了一惊:“是,是梅芙,一定是她!”说罢,欲跑过去,但被凯拦下,“卢尔顿先生,别激动,不一定是卢尔顿夫人。我们一起去看看就知道。我与夏兰先生在14:15左右来到这里,当时那还没人,且门是关着的。门上还安有定时装置,今天下午16点会自动打开,看来是老先生设置的程序。而且那边牌子上所写的字符不也表示这里是‘约拉迪希荒地’。”

说着,几人走到禁地内部。在别墅窗户正对下方荆棘丛旁躺着一个女子,脸朝下,与梅芙来时的穿着的确一样。她头部有少量血迹,身旁是被染红了的荆棘,血迹似乎未凝固,摸上有粘稠感。凯向上望,透过枯枝能看见别墅窗户。难道是从三楼跳下来的吗?但似乎有些奇怪。

凯示意夏兰过来,余光看见艾丽克斯别过头依偎在道格拉斯怀中,而道格拉斯则面容阴沉,凯这才发现,道格拉斯左臂有新的包扎,应该是找钥匙时划伤的,而西蒙站在一旁,脸不自然地皱起,很着急的样子。

凯与夏兰一同将尸体翻过来,她的样貌在意料之中,是梅芙·拉斐尔,她额头上有创伤,此时脸色已经发青,这让原本漂亮的脸变得可怖。

“梅芙,不,梅芙……”西蒙伤心地跪倒,不停地喊,并挤出几滴眼泪。凯此时心中充满疑问,眼睛不停地扫过梅芙的尸体,直到看见她金色头发上隐藏的一点绿色,凯眯起双眼,用很快的速度取走放到口袋中。

“原本以为卢尔顿夫人是那个割断吊桥离开的人,没想到却是选择自杀。看来她之前一直与我们玩捉迷藏,因为她死亡时间应该在14:15左右到16:00。宽心吧,卢尔顿先生,失去爱人的不止你一个......”凯似乎想到了什么,降低了声音。如果因为这个原因,就可以解释清楚了,但这儿相当于密室,16:00前不可能有人进来,16:00左右那会儿,所有人都在餐厅。前面是铁丝网,很高,应该爬不过来,后面有铁门,16:00前不可能开。

凯的眼睛落到铁丝网周围的灌木丛,也是这里唯一的绿色。

“凯,”道格拉斯将凯的思索打断,“梅芙在这里只有可能是自杀,如果是他杀,她的尸体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好了,现在我更关心秘文。”

西蒙情绪也稳定下来,看着凯,似乎也在等答案。

“这里只有这个地方有荆棘丛,这绝非偶然。秘文上说‘一个人影在荒地中不停地挖,荆棘丛刺破了他的手指,但没有人会骂他。’我想下条秘文应该就在这附近的土下面,你们找找吧。首先,把她的尸体移开。”凯指向地上梅芙的尸体。

道格拉斯与西蒙对凯的话有些怀疑,西蒙仍站在一旁而道格拉斯则蹲下身子挖土。在梅芙尸体不远处,道格拉斯发现了土下埋有一个木头盒子,似乎是不久前埋下,木头还未腐烂。众人目光都落在木头盒子的锁眼上。道格拉斯皱皱眉头:“这个锁眼似乎与之前得到的古铜钥匙大小不符,根本打不开。”艾丽克斯与西蒙同样疑惑地看着凯。

“第二条秘文提到,‘上帝,在您静谧的中心,我愿用古老的钥匙打开那尘封已久充满歌声的内心’,根据秘文指引,我与伯明翰尔先生用古铜钥匙打开一扇门,获得了一把新钥匙和一张字条,上面写着‘生命是上天赋予的,我们唯有献出生命,才能真正得到它’。”凯解释说,并示意夏兰取出钥匙和字条。

“那么,凯,你所打开的那扇门在哪?”道格拉斯察觉到凯对自己的隐瞒,不满地问。“无论在哪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眼前的木盒里的东西,不是吗?”凯眯起眼睛。

“他们去了哪当然不可能告诉你,道格,恐怕见不得人呢?”西蒙无不讽刺道。“难道您去的地方见得人了吗,卢尔顿先生?”凯反问,“好了,请伯明翰尔先生打开木盒吧。”


餐厅。

希瑟正在旁边的厨房洗刷盘子,突然听到餐厅中传来奇怪的声音。希瑟有些好奇地把头探进餐厅,却看到一身影从门口冲出去。希瑟正想跟上去,却发现瘫坐在地上面色苍白的薇拉。

“发生什么事了,薇拉?”希瑟拉起薇拉。“韦恩……韦恩先生疯了……他突然站起来……眼神很可怕……冲了出去。”薇拉似乎被吓坏了,紧张地说话都不流畅了。

希瑟暗自吃了一惊,因为当时安迪刺伤老韦恩后,也如同疯了一般,而且他的死相与老先生死时竟然差不多。希瑟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快,薇拉,我们快跟上去看看!”说完,拉着薇拉冲出餐厅,却听到上楼的声音。老韦恩上楼干什么?希瑟心里充满疑惑。


夏兰把钥匙插入锁孔,转动,只听“咔”的一声,木盒盖弹开,里面放有一张纸条和一个鸟形装饰品与云状装饰品,两个装饰品均由黄金打造,嵌有珠宝,大小差别不大。夏兰在众人注视下拿走装饰品,并取出纸条,展开,念出内容:“‘上帝,在你仁慈的手中,我问您:这以繁星为其火花的隐形火焰究竟是什么?我等待您的回答。在透明的七大洋和十三条河旁边,让我设想一下,繁星中有一颗星,是开启繁星之钥,我的灵魂的忧伤等候着被掀开,在那之前,请告诉我,比绿叶的生死更为广阔的旋转是什么?’昵称是‘开启我的光明之岛之钥’,下面还有一行小字:‘我希望在光明之岛见到你们。’”

“这里提到了‘光明之岛’,看来这应该是最后的秘文了。我们把卢尔顿夫人的尸体与安迪的尸体一同搬到地窖,等可以与外界联系了再报警处理,估计不用太久,因为会被判定为自杀吧。”凯说。

“看来只要在二十四点前找到就可以了,时间很充裕嘛!”艾丽克斯有些兴奋,道格拉斯神情也放松下来。

西蒙与夏兰合力抬起梅芙尸体往外走,其他人紧随其后。就在他们快走到铁门时,突然听到玻璃被撞开的声音和紧随其后重物落地的声音。

众人马上向后望去,却看到地面上一地的玻璃碎片,还有几根坠落时压断的树枝,一地的鲜红色流淌开的血和俯面躺在地上的老韦恩,他左臂纱布上已浸满了鲜血。众人明显吓了一跳,艾丽克斯连忙把头背过去不去看尸体。凯则顺着别墅向上看,可以看出是从三楼窗户掉下来的。

这时,希瑟与薇拉惊恐地从窗户探出头来,似乎想看看情况如何,却看见躺在血泊中的老韦恩,不由发出尖叫声。西蒙则丢下梅芙尸体,十分焦急的跑向别墅。其他人则呆立在那,“欣赏”这鲜红色的场面。

老先生恐怕也没想到,当初为了拉斐尔夫人的死而视为禁地,今天禁地重开,却又成为另外两人的死亡之地吧。凯的目光扫视几遍尸体,最终定格在了老韦恩左臂的纱布上,轻轻叹了口气。现在已经4:53了。

“一开始,韦恩先生一直坐在那里,突然一下站起来,冲出餐厅,像是疯了一般,希瑟夫人当时在洗碗,听到声音便跑出来,因为不放心韦恩先生,我们便跟在他后面,谁知......他竟然......”薇拉竭力克制内心的悲伤与恐惧,在西蒙的安慰下,她慢慢冷静下来,但所见景象带来的恐惧石短时间内难以平缓的。希瑟在一旁频频点头,表示认同薇拉的说法。

“哼,他终于受不了内心的谴责,在他当初做亏心事的地方自杀了。”艾丽克斯一反常态,冷冷地说。“够了,艾丽克斯,别说了。”道格拉斯有些不满地说。

“就算内心受谴责,也不会现在才自杀。虽然该死,但真的死了却很可惜,莫非是你们动了手脚?”西蒙有些隐晦地问。“现在不是谈论这件使得时候,不过不忠诚的仆人不能留,再说,西蒙,我劝你最好聪明些,你知道我手中握有什么?”道格拉斯冷笑着说。

西蒙同样冷笑一声,不再理会道格拉斯。

道格拉斯转向凯“凯,接下来我们到哪里找‘光明之岛’?”凯挑挑眉毛说:“‘我的灵魂的忧伤等候着被掀开’,在《飞鸟集》中提到‘我灵魂的忧伤是新娘的面纱,等候着午夜被掀开’。按照惯例,估计这句也在暗示时间。这样算下来时间十分充裕,不如晚饭之后再开始找吧,如何?而且在这之前,我有个提议,我们先四处找找有什么线索,两个小时后再聚集到餐厅。晚饭麻烦你了,希瑟夫人。”

“可是,凯,如果分散的话容易出事,毕竟谁也不能保证不会再有死人。”夏兰提出质疑,“且不说两个自杀案有什么疑点,安迪的死因尚不明确,难说不是人为。”

凯微微一笑说:“我只是来帮我‘未婚夫’寻找‘光明之岛’的,我不是警察,也不是侦探,我又何必在意死者的死因,再说聚在一起的话,找到遗产是要平分的,我想谁也不愿这样,对吧,道格?”

道格拉斯皱起眉头朝西蒙方向看了一眼,西蒙“哼”了一声,说:“看来凌小姐还想与夏兰一起,不想让道格阻拦吧。道格,究竟名义上不好听,当‘真实’的意思被曲解,本末倒置时,它就成了‘不真实’。我对凌小姐的提议无任何异议。”

“那就这么做吧。我看薇拉情绪还不稳定,就请卢尔顿先生暂时照顾她,希瑟夫人留在这里准备晚饭,其他人四处寻找线索,这样安排大家都同意吧?”凯问。众人没有表示反对,凯满意地点点头:“两个小时候在这集合,如果期间有谁发现了什么,可以找到我与伯明翰尔先生索要‘鸟形’与‘云形’装饰品。现在是17:13,开始行动吧。”

道格拉斯似乎有些不满凯的安排,但他也没有更好的打算,无论怎样,最后必须获得遗产,道格拉斯想着,在西蒙与薇拉离开后,与艾丽克斯一同离开。

夏兰也想离开,却发现凯仍留在餐厅,似乎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夏兰,等一下,我有些事要请教希瑟夫人。”希瑟有些疑惑的看着凯:“凌小姐有什么吩咐吗?”

“我想请教一下,关于花做佐料的问题,我知道有些花可以做佐料,有些花却可以做毒药,你是这个家负责饮食的人,应该也常用花做佐料吧。请问老先生喜欢用什么花做佐料。”

“哦,这个问题啊,老先生独用‘金色花’,而且规定不准他人用。一开始老先生让我穿密封服去采,后来便让薇拉去采,做成植物提取液,加入食物中,一次一滴。其实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要穿密封服,我对花粉不过敏。”希瑟回答。

凯点点头,又问:“老先生去世时,希瑟夫人你在哪?”

“那时应该是老先生刚用完餐,我在厨房收拾,听到楼上传来很大声响,出于好奇,也出于安全考虑,毕竟老先生在生日当天说的话的确让人震惊,道格少爷多次吩咐要留点心。那天道格少爷正好不在,所以我上楼去查看,却发现老先生倒在书房地上,没了呼吸,死相很惨,似乎死前十分痛苦。”说到这里,希瑟轻轻叹口气,“说来,老先生的死状和安迪的死状很像呢。凌小姐,您问的有些多了,我该做自己的事了。”希瑟夫人又重新严肃起来,委婉的下逐客令。

“当然,希瑟夫人。”凯说着与夏兰一同离开。

“怎么,凯,发现了什么吗?”走出餐厅,夏兰问道。

“不,没什么发现,只是觉得很有意思。夏兰,我们再去密道中看看吧,这次时间十分充足。”凯狡黠一笑,先锋走廊走去。夏兰轻轻摇摇头,紧随其后。

再一次回到二楼密道中,凯看看通向三楼的楼梯,突然问:“夏兰,三层有几间房间?”

“咦,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三楼除了三位继承人的房间外,还有一间是拉斐尔夫人的房间,但在她去世后,老先生便封存了,还有两间客房,我有时便会在其中一间留宿,另一间是你休息的房间。”夏兰边说边疑惑的看着凯奇怪的笑容。“猜猜这个楼梯的另一端通向哪个房间。”看到夏兰疑惑的表情,凯走上楼梯,又说:“知道‘穆里纳莉妮’在孟加拉语中是什么意思吗?是‘一束荷花’的意思。”“你的意思是……”凯没回答,径直走向三楼密道唯一的入口。按动开关,一个不大的入口出现,通过这个入口,凯进入了三楼的某一个房间,这间房间装修豪华,但如今被尘土所掩盖了曾经的光辉。夏兰跟着也从暗门走出,看到房间的布置,惊讶的瞪大眼睛:“这,这不是……”

“看来,这才是老先生想让他们知道的真相,一个永不能触碰的‘禁区’。”


从一楼走出密道,夏兰表情有些沉重。“别想了,夏兰,生命因为付出爱情而更为丰裕。”凯拍拍夏兰的肩,“还是想想秘文吧。对于第一句‘上帝,在你仁慈的手中,我问您:这以繁星为其火花的隐形火焰究竟是什么?我等待您的回答。’你联想到什么?或者说,上帝在哪?”“嗯?”

“这里最接近天堂的地方是……”“四层阁楼上的十字架。”在凯的启发下夏兰恍然大悟,“上帝的右手是仁慈,左手却是恐怖,看来老先生应该在十字架横架右端设有机关。我们快去看看吧。”说着夏兰就要向楼梯走去,却被凯拦住:“先别着急,我们应该把机会留给道格拉斯他们几个人。我其实想借此机会去别墅前面去看看。我很好奇为何安迪死后会看见道格拉斯与艾丽克斯从前门走进来,他们为何去别墅前面?”

“这么说,凯,对三件‘自杀’案件,噢,暂时定位为自杀,对这三个案子有疑问吗?”夏兰问。

“不,我只是相信没有什么能阻碍了孩子的好奇心。虽然我很想知道三位继承人现在在干什么,但鱼和熊掌不能兼得,走吧夏兰。”凯说着,向门口走去。夏兰无奈的耸耸肩,跟上开的脚步。


四楼,阳台。

“果然,‘上帝’在这里。‘上帝仁慈的手’的话,应该是这个十字架的右端有机关对吧,道格。”艾丽克斯说。

道格拉斯点点头:“没错,而且看这里的情况,凯还没有找到这。”“当然不会这么快找到,只有我们才知道伯父常称四楼是‘最接近天堂的地方’并且过去经常来此做祷告,所以秘文所指一定在这。不过,凯真的太聪明了,道格,真的没问题吗?她到底是什么人。”

道格拉斯沉默了一会儿,回答:“凯·凌,是一个名为Gold·Key ——G·K组织中能力最强的成员之一。”“G·K?”艾丽克斯有些惊讶,“那个实力强大,黑白两道通吃的组织?太冒险了,道格。”

“不冒险就难以达到目的,我不仅要遗产,而且还要全部遗产,至少在给她委托金之前是没有问题的。艾丽克斯,知道为什么G·K可以兼通黑白两道,而凯在黑白两道中都有不小的名气吗?”艾丽克斯听着有些茫然。

“因为他们并非正义者,而凯则以‘爱财’著称,所以你根本不必担心,她会想办法保护我们,因为我还未给她委托金。”

“那么委托金数目一定很大吧?”“那是一定的,而且她还要‘光明之岛’,有得必有失,无论她最后索要什么,都必须给她。”道格拉斯有些无奈。

“她以你未婚妻身份来的,她不会真把自己当作未婚妻吧。”艾丽克斯嘟起嘴酸酸地说。道格拉斯揉揉艾丽克斯的头发说:“当然不会,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好了,艾丽克斯,别再乱想了,开启机关吧。”

“哦。”艾丽克斯点点头,伸手去摸十字架横架右端,却发现可以旋转。艾丽克斯试着将之顺时针旋转180º后,听到了沉闷的声响从露台上传来。两人欣喜地向露台看去,发现墙壁上出现一个与在老先生卧室中发现的一样的内嵌式保险箱,看来机关使墙壁上这块瓷砖也旋转了180º,才露出背后的保险箱,只不过这回的密码长了些。

“‘上帝,在你仁慈的手中,我问你,这以繁星为其火花的隐形火焰究竟是什么?我等待你的回答’秘文便已暗示了密码。‘这以繁星为其火花的隐形火焰究竟是什么?是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飞鸟集》原句是如此,这样看来,密码便是‘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用拉斐尔家族方式加密后的字符。”道格拉斯分析道。“我来输入。”艾丽克斯十分兴奋地走到墙壁前,输入密码。

几秒钟后,保险箱自动弹开,但与此一同传来的是开门声和道格拉斯与艾丽克斯这时无论如何都不想听到的声音。

“哟,刚打开保险箱,看来正好赶上呢,薇拉。”没错,此刻站在门口的是西蒙与薇拉。

“西蒙,你也在找‘光明之岛’?”道格拉斯问道,他希望得到否定的答案。但西蒙的回答不尽人意:“为什么不呢?我也是继承人之一,寻找‘光明之岛’不就是我的义务,最终享受遗产不也是我的权利吗?”

艾丽克斯迅速取出保险箱中的一把精致小巧的钥匙,握在手中,说:“西蒙,你通过与梅芙·金的婚姻已获得一个庞大的产业,现在她自杀,”艾丽克斯故意强调“自杀”,“已经获得上亿资产,又何必与我们争这一点。再说,我们之前……”

“之前只是说不会在你们之前找到‘光明之岛’,并不排除与你们一同找到的情况,但既然钥匙在你们手中,我也不会去抢,所以艾丽克斯你不必吧钥匙攥的那么紧。虽然我与薇拉已得到一大笔财产,但我们也很乐意多一点,对吧,薇拉。”西蒙说着,搂主薇拉的肩膀。

“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为何还要这么做?”道格拉斯问,并向艾丽克斯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只是无聊罢了。”西蒙随意的说,,“我们先去休息了,两位慢慢找吧。”说完转身闭住门离开阁楼。

“道格,这下该这么办?”艾丽克斯嘟起嘴。“看来之前把他想简单了,不过不用担心,我们手中有把‘金钥匙’,那才是我们的杀手锏。走,去‘透明的七大洋和十三条河’吧。”

凯站在原本是吊桥的入口处,蹲下观察留在地上的固定木桩与系在这边的绳索。“果然吊桥是从那边割断的,所以这边木桩上还连着吊桥,吊桥自然垂下,从这边看不到吊桥,但可以拉住绳子把吊桥拖上来,但那根本没用。只是恐怕二十四点钟声响起前别想出去了。”说完,站起身,拍拍手,“估计从这里掉下去连尸骨都难以找到呢,如果一个人习惯性的认为这里仍有吊桥,那么应该会不假思索地 走进‘地狱’吧。”

“凯,你来别墅前面,只是为了查看吊桥的吗?”夏兰问。

“当然不是。”凯向别墅旁走去。别墅旁是一个铁丝网,一直延续到‘仙境’边缘,铁丝网下面是灌木丛,而铁丝网里面是“禁地”,从这里能看到“禁地”中竖着的木牌以及敞开着的铁门。“这里就是道格拉斯口中所说寻找钥匙的地方吧。”凯说着,从口袋中取出几片灌木叶片进行对比。“这是从道格拉斯身上拿到的。”

“怎样,凯?”夏兰问。“这的确是这儿的叶子。但你再看这个,”凯说着,从另一个口袋中取出另一片叶子,“这是从梅芙尸体头发中找到的,同样是这里的叶子。这就有一个问题,如果梅芙是跳楼自杀,死在‘禁地’,那么头发上又为何有这里的灌木叶子?大家都知道,‘禁地’中唯一的绿色在这儿,而这里却离发现她尸体的地方距离很远,绝不可能是她自己来过这里。”

夏兰问:“也有可能是上午她来过这里,找过什么东西,如同拉斐尔先生一样头发上不小心沾上了叶子吧。”“那么你说她从几层跳下来的,初发现她的尸体时旁边没有玻璃碎片,说明是打开窗户跳下来的,但我之前发现所有窗户都是关闭的,老韦恩是撞破玻璃跳下来的。要不然是有人后来关上了窗,要不然……”凯叹了口气,又说“还有一个疑点,从楼上跳下来,必定要压断窗户下的枯树枝,但发现尸体时,旁边没有断树枝。但这个证据因为老韦恩的自杀而消失了。另一个疑点,现场残留血量过少,这一点也因为老韦恩的死而消失。如果真是人为,那真是用心良苦。所以我怀疑‘禁地’也并非是密室。夏兰,帮个忙,把这些灌木丛分开些。”

夏兰蹲下,帮凯分开一些灌木丛,却发现灌木丛后面铁丝网竟有一个缺口,还有个断口十分尖锐,上面似乎有衣服纤维与血迹,恰可使一个成年人通过。“缺口上有的铁丝断口上是光亮的,有的上面却有铁锈,看来猜想没错。”凯停顿一下,“原来这里有个缺口,但只能钻过一个小孩,但现在缺口变大。这样‘禁地’不再是密室,所有疑点均可解释清楚,为了不让他们起疑心,我们从这钻过去,从花园穿过,如何?”

“当然可以,凯。”夏兰微微一笑。

小木屋。

凯从窗户向内看去,说:“看来里面没人,走,夏兰进去看看。”说着,就要推门进去。夏兰连忙拦住“主人不在,我们不好随便进去吧。”“不用担心,不让她知道就行了。”说罢,推门进入小木屋。夏兰有些无奈,但还是跟着凯走进屋内。

“之前就想进卧室看看,只不过锁着门,而且看薇拉脸色也不想让我进去,所以感到很遗憾,现在可以拟补遗憾了。”凯似乎十分兴奋。夏兰皱皱眉头:“可现在依然锁着门。”

凯的嘴角翘起,似乎觉得夏兰的问题十分可笑,她从口袋中取出一个奇怪的工具,这个工具夏兰认得,是万能钥匙。“凯,你不会是想……”夏兰嘴角抽了抽。“当然,”说着,利用万能钥匙打开了卧室的门,“你呆在这里放哨,以防薇拉突然回来。”凯说完,走进卧室。夏兰叹了口气,摇摇头。

一走进卧室,凯便吃了一惊。按照自己的设想,这里应该堆满了啤酒瓶,但房间内不仅没有啤酒瓶,而且只有一张单人床,床旁边一个木架上摆满了装有各种液体的瓶子。这个应该是薇拉制成的提取液吧,凯心想。其中一个瓶子内放着金黄色的澄清液体,相较其他瓶子液体较少。凯思索一下,将这个瓶子放在口袋里,走出卧室,重新将门锁上。

“走吧,夏兰,时间不多了,是时候应该回别墅看看,道格拉斯现在找到了什么,”凯说,“现在已经下午6:30了,天也快暗了呢。”

今天并非是万里无云的好天气,而有不薄的云层遮盖了天空,看来今晚看不见满天星光了,真是遗憾。凯叹了一口气。

“‘透明的七大洋和十三条河’,这句话指的应该是用透明颜料画出‘七大洋’和‘十三条河’的地方,也就是餐厅。我赌道格拉斯他们一定找到了‘上帝仁慈的手’,并获得了什么,所以现在他们应该在餐厅。”凯站在餐厅门前说。

“他们也可能在餐厅中找到了关键物品,去下一个秘文所指地点了。”夏兰提出相反的猜想。凯挑挑眉,似乎在说‘你错了’,她握住门把,打开了餐厅的门。

“凯,你怎么才来。”声音中充满了责备之意。声音的主人和艾丽克斯有些沮丧地坐在椅子上。凯回头 看了夏兰一眼,得意的样子似乎在说:“瞧,我赢了。”然后马上扭过头,对道格拉斯充满委屈地说:“我之前一直不知道‘上帝仁慈的手’在哪,后来才想到应该是四楼的那个巨大的十字架。到了四楼才发现你们已经去过了,并且取走了一些东西,所以我根据下句话找到了这儿,果然,你俩还在。”

道格拉斯点点头,说:“秘文中指的太模糊,所以我们找到这儿便难以继续。”

“我想也是,否则你们应该会用到在‘禁地’找到的盒子中的那两个鸟形与云状饰品。”凯微微一笑说。“但秘文中丝毫未提呀。”艾丽克斯疑惑的问。

“的确。”凯点点头,向门正对的摆钟走去。表盘上的阴影也越来越明显,鸟下面有一个云状凹陷,云下面则是鸟形凹陷。“‘鸟儿愿为一朵云,云儿愿为一只鸟’,夏兰,麻烦把那两个饰品拿过来。”

“原来如此,我之前一直忽略了这看似普通的图案,道格,我们离找到‘光明之岛’不远了呢。”艾丽克斯一扫郁闷,兴奋地说。

凯从夏兰手中接过两个饰品,安在相应位置上。摆钟后面传来齿轮转动的声音,而摆钟也慢慢向左移,露出表后面的墙壁以及另外一个内嵌式保险箱。这次的密码也比较长。

凯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快晚上7点了,于是她很迅速地取下鸟形与云形的饰品,盖上表盘上的玻璃盖,很快一切又恢复了原状。

“你在干什么,凯,为什么不按密码,为什么要恢复原状?”道格拉斯有些生气地问。“首先,我还不太明白密码是什么,其次,这个保险箱不能用我的指纹打开,而且已经快两个小时了,我想一会西蒙与薇拉便会来此,如果让西蒙看见保险箱打开,他会不会抢先将里面的东西拿走,我不敢保证。我知道一个人的欲望是没有尽头的,所以我当然明白道格你想得到什么。”凯说。

道格拉斯皱了皱头,虽然对马上就要到手的东西失去了有些不满,但凯的话的确有理。他只好按响桌上的电铃,说:“希瑟,晚餐准备好了吗?”

希瑟从厨房走出来,毕恭毕敬地说:“都按您的吩咐准备好了,道格少爷。”“好,现在就端上来吧,西蒙也该到了。”

此刻,餐厅中六个水晶灯发出耀眼的光芒,使墙上的图案更为虚幻。

当钟声敲响七下,西蒙与薇拉推开餐厅的门。“哟,都到齐了,我和薇拉还以为来早了呢。”西蒙仍是那种不屑的口气,他拉开椅子,坐在了夏兰的对面,而原来梅芙的位置上同样摆放了一份晚餐,薇拉犹豫了一下,坐在了那里。西蒙端起桌子上的红茶,细细品起来,似乎十分满意希瑟泡茶的技术。

凯的确有些饿了,在仔细地用餐巾将刀叉勺子擦拭一遍,开始享用自己的蔬菜沙拉与汤肴。

“刚才你们去哪里啦?”道格拉斯切下一块牛排,问坐在斜对面的西蒙。西蒙放下茶杯,说:“去一个你们无论如何也不想涉足的地方。托某人的福,有扇门因为没有钥匙而没被打开。”

凯抬起头,正好碰上西蒙意味深长的目光,然后西蒙又低下头,享受美味。凯同样低下头,但心思再也回不到面前的食物上。从西蒙刚才的话中可以推断出西蒙找到了老先生“充满歌声的内心”,说不定也发现了那个绝不能说出的秘密,幸好道格拉斯没有再问下去,否则这个秘密哪怕只透露出一点,人的疑心也会害死他的。如果是这样,那么就十分有必要将计划进行下去,虽然残忍,但都是他们应得的。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各怀鬼胎的继承者们,被切断的信号,被割断的吊桥……真正成为孤岛的“仙境”究竟会发生什么? 上一章 “这是一楼客厅,...
    布茨酱_Kay阅读 69评论 1 3
  • 为了爱情,年轻的男女付出了一切,哪怕那份爱情是不被允许的 寻宝游戏继续,他们是否能在午夜前打开星空? 上一章 吃完...
    布茨酱_Kay阅读 50评论 0 2
  • 最终的审判,染上鲜血的婚礼,谁又是真正清白无辜的 上一章 “尸体都已经放到地下室了,希瑟去休息了,毕竟今天受了太多...
    布茨酱_Kay阅读 60评论 0 5
  • 神秘的花园,被封存的秘密,突如其来的袭击和死亡 为了遗嘱的寻宝之旅,会成为这些人的死亡之路吗? 上一章 下了楼,凯...
    布茨酱_Kay阅读 50评论 0 2
  • G•K介绍 Death belongs to life as birth does. The walk is th...
    布茨酱_Kay阅读 129评论 12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