缉毒警察——阳光下的灵魂(31)(32)

31如果时光可以重来

“菲菲啊,爸爸对不起你……”此言一出,任功明竟哽咽起来。

任菲菲的心沉了下来,她从未见父亲如此模样。父亲从来都是不苟言笑,不轻易表露情感,但骨子里却透出一种对万事有把握的笃定和冷漠。他现在这幅脆弱的样子,让菲菲心疼又陌生。

“菲菲,爸爸把你从美国叫回来,本来是想余生好好陪伴你。我以为这半辈子打下的江山牢不可破,可是没想到……”

“是企业破产了吗?……你也不用太难过,这个家还有我呢,我还年轻……”

任功明缓缓地摇摇头:“菲菲,我知道你心里一直埋怨我送你去美国,你怪爸爸狠心。可是,你不知道,当年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任菲菲不知道父亲到底想要说什么。

任功明不敢面对女儿,将眼神望向远处,缓缓吐出压抑在心中多年的秘密:“当年,你妈妈的死并不是偶然车祸,是有人为了报复我,蓄意而为。车的刹车和侧轮都被人做了手脚,本来那辆车是我开的,那天你妈临时有事开了我的车,所以才……”

这段话让任菲菲觉得大为诧异:“你说什么?报复?为什么要报复你?”

面对任菲菲的追问,任功明却低头沉默不语,似有无法启齿的难言之隐。

沉郁良久,他才启齿:“菲菲,这么多年,爸爸都没有让你参与过公司事务。因为爸爸做的买卖是非法的……”

任菲菲难以置信地摇头。到底是什么非法生意让他如此难以启齿?

“你看到的环宇化工只是表象,其实,我的资金来源是毒品……”

任功明轻轻吐出毒品两个字,这两个字落到任菲菲的耳中却如同炸弹爆裂,将她轰得头脑一片空白。

她呆坐着,耳边似有潮水涌动,父亲的声音像从很远的海边传过来。

“……干得时间久了,制毒技术、运输还有销售渐渐都被我把持,我成了他们的眼中钉,为了争夺利益,不少人想除掉我……没想到,阴差阳错你妈妈却替我……”

“当年出国,也是为了保护你。本来,我只想赚点钱,没想过要杀人。你妈出事后,我知道我必须反击,否则就会被他们吃得连骨头都不剩!那些想与我为敌的人,都被我除掉了。这许多年,我以为我已经建立了一个牢不可破的王国,我以为你现在回来是安全的了。可我没想到,兵败如山倒,爸爸不能再陪你了。”

任菲菲难以置信的摇着头,泪水在她脸上奔涌而出,她却毫无知觉。

父亲被人艳羡的成功人士、十佳企业家、慈善家的身份都是假的,他其实是个十恶不赦的毒贩?

母亲的死不是意外车祸,而是做了父亲的替罪羊?

父亲当年送她出国是为了保护她?

这么多年,她吃的、用的、出国的费用,都来自父亲贩毒的收入……?

良久,她都震惊地说不出话。

父亲蹲在她面前,缓缓伸出一只手轻抚她的头发:“菲菲,以后爸爸不在了,你要保护好自己……”

任菲菲用一双含泪的眼睛望着父亲:“你去自首吧!”

任功明侧过头,避开她的追问的眼神,沉默不语。

任菲菲梦呓般问:“你现在后悔了吗?”

任功明还是沉默不语。他揽过女儿的肩膀,想把女儿拥进怀中。

任菲菲挣脱开他的拥抱,执拗地盯着他问:“我问你,你后悔过吗?”

“我不后悔我选的路。我只是后悔没有保护好你妈。”

“哈哈……”任菲菲带着泪仰头笑道:“保护好我妈?你选择这条路,就是把全家人都至于万劫不复之地,你拿什么保护?!这么多年,总是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什么时候考虑过我和妈妈的感受?你知道我们想要的什么吗?”

任菲菲一字一顿地说:“你太自私、太可怕了……”

任功明的手颓然地垂下来。

任菲菲踉跄着从椅子上站起来,她想逃离这个地方。

任功明在她背后喊道:“菲菲,爸爸的话还没说完。”

任菲菲站住了。

“那个罗卫东,最近在干什么,你知道吗?”

听到罗卫东三个字,任菲菲认为父亲又要阻拦她的恋情。

她头也没有回,拉开门走了出去。

只留下任功明一人颓然落寞地立在硕大空旷的客厅中。

任菲菲奔到院后的紫藤花架处,呜咽着蹲了下来。她抱着双膝哭得像个迷了路的孩子。

她拿出手机,想给罗卫东打个电话,她什么都不想说,只是想听听他的声音。

32收网

电话的忙音嘟嘟响着。

此时,却听见楼前警笛长鸣。她隐约看见一队警察从院正门进来,直奔屋内。

手机掉到了地上,任菲菲扶着藤架,缓缓站起来,双眼里盛满了茫然和恐惧……

罗卫东带领众警员进入时,任功明就坐在客厅的黑色真皮沙发里,面朝窗外,背对着他们。

罗卫东象征性地亮了一下拘捕令,两个警员上前,将任功明反手扣上,一左一右架起来。

罗卫东又领着另几人,走到办公桌后面的实木书架处。几人一前一后,又推又拉地挪开了那面古香古色的红木书架。

一个与墙融为一体的白色暗门露了出来。

推开暗门,一个巨大的空间暴露在众人面前。在场的警员见了都唏嘘不已。

这是一个倾斜着向地下挖空了五六米的隐蔽制毒厂,地下摆满了制毒的铁桶、分装袋,这个四四方方的地下工厂看起来很开阔,一眼竟望不到头。转角处还有一个铁制旋转楼梯,把工厂分割成了两层,楼上是一列列瓦罐样半透明的蒸馏提纯设备,还有加热罐、甩干机……各类制毒设备一应俱全。

罗卫东转身想询问任功明,却蓦然看见任菲菲满面泪痕地呆立在门口。

他下意识喊了一句:“菲菲……”

听到他的声音,任菲菲寻声望去。

看清楚罗卫东那张脸,她惊讶地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望着他,继而如惊醒的麋鹿般转身而逃。

徐毅涵走上前推了一把罗卫东:“快去追啊,这有我呢!”

罗卫东紧跟着任菲菲的步伐追了出去。

一直追到大楼外的花坛处,他才上前拽住她的胳膊:“菲菲,给我个解释的机会!”

任菲菲发疯般奋力甩开他的胳膊:“为什么要骗我?你不是说你出差吗?”

“我……”罗卫东有些气短:“菲菲,你知道,我们的任务都是要保密的……”

“任务?你的任务就是靠接近我来抓我父亲?卑鄙!”任菲菲歇斯底里地哭喊道。

她感到浑身的力气都要用完了,有种天旋地转的眩晕感,一个踉跄险些栽倒花坛里。

罗卫东伸手想扶她,她却扶着花坛往后退了一步,用颤抖的哭泣声说:“别碰我!你走……,我不想看见你!”

罗卫东心痛不已:“菲菲,我知道你心里难过,先跟我回去好不好?”

“别再假惺惺了!别在我面前演戏了!”任菲菲痛苦地摇头:“我不需要你的怜悯……”

任菲菲转身朝院外的马路跑去,马路上车流如梭,她却连躲都不躲,径直冲过去。几辆急驶的汽车,因为她的横冲直撞纷纷急刹车,霎时间,汽车喇叭声此起彼伏……

罗卫东紧随其后,眼看他要抓住任菲菲了,一个卡宴车主却在此时拉开车门骂骂咧咧地揪住了他的衣袖:“哥们,找死呢?”

罗卫东与他解释的空儿,任菲菲已经招手打上了一辆出租车。

司机问:“去哪里?”

任菲菲却茫然无措:“离开这儿,往前开。”

司机是个五十多岁的大叔。他从后视镜里,看到任菲菲眼眶红肿,头发凌乱的样子,心中有了几分数:“姑娘,遇上啥难事了吧。想开点。我看你啥都没拿,钱也没带吧?我做个好人好事送你回家吧?”

任菲菲这才想到,手包拉在了父亲家。除了手机,她身上什么都没带。

该去哪里呢?

她在北京唯一的朋友就是朱维。

她平静了下情绪,拨通了朱维的电话:“朱维,你在家吗?”

电话里,朱维的宝宝一直在哭,朱维一面抱着孩子,一面兵荒马乱地回复道:“菲菲,我这会儿有点脱不开手,保姆请假了。你在哪儿呢?忙完了,我去找你啊!”

“没事。我没事。”任菲菲挂了电话。

出租车已经开出了几里地。任菲菲还没有想到该去哪里。

她脑海中竟找不到一个可以依靠的人。无奈中,她调出了赵淑怡的号码。

赵淑怡是从前帮她设计装修店面的设计师,比任菲菲小两岁,两人颇谈得来,互相还认作了姐妹。设计完工后,任菲菲还曾送她一套很精致的进口音响。

只是后来店面忙起来后,两人很少联系了。

她没报多少希望的拨通了电话: “淑怡,我遇上点事儿。身上钱包也没有带。能去你家借助一天吗?”

没想到赵淑怡很热情:“姐,你在哪儿呢?我去接你过来吧?说什么借住啊,姐愿意住多久就多久,我还多个人和我作伴呢!”

一听到赵淑怡的声音,任菲菲刚止住的泪又落了下来,她努力止住哽咽说:“不用接我。我在出租车上了。”

“嗯,好啊姐。我现在就去院门口等你。我带着钱了,叫司机等我,我去结账。”许久不见,赵淑怡还是那么单纯善良。

任菲菲挂了电话,一股酸涩凄苦的滋味涌上心头。

她没想到,回国不到一年,已物是人非。如同在美国时一样,自己又一次沦落到无家可归,无人可依的凄凉境地。

所谓最亲近的人,还比不过萍水相逢的朋友。

下一章:缉毒警察——阳光下的灵魂(33)(34)

《缉毒警察——阳光下的灵魂》目录

我是奇奇,一个怀揣梦想负重前行的职场妈妈。梦想文字记录柴米油盐里的风花雪月。这里记录奇奇的人生感悟,话题百无禁忌,文体信手拈来。让你哭让你笑,给你感动,也让你思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凌晨一点多,辛雨一连打了几个电话给我,当然,都没有打通,因为我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忘了把静音调回振动。 三点的...
    98Tina缇娜阅读 135评论 2 6
  • 路上看到一只又脏又瘦的小狗在啃食昨天晚上有人吐的东西。因为天很冷,那东西已经冻结实了,它啃得很辛苦。 它刚好趴在停...
    阳子198866阅读 60评论 0 3
  • 【青·故事优选】[https://www.jianshu.com/c/11c8f8761ed1]专题推荐文章 【一...
    柔柔DF阅读 2,418评论 44 178
  • 因为爱着你的爱因为梦着你的梦所以悲伤着你的悲伤幸福着你的幸福 她漫无目的地徘徊在人流不息的街头,...
    那个安阅读 1,790评论 17 124
  • 唐婉儿有点心虚的看着唐剑秋。廖俊飞站在一边礼貌的问候道,叔叔好。 唐剑秋象征性的抬了抬手。看着有廖俊飞在,心里有火...
    峰海子木阅读 520评论 0 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