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会

96
七宝粥
2016.09.27 11:54* 字数 1506

在日本茶道上有这么个说法叫一期一会。说的是坐在一起喝茶的机会,一生也许只有一次,所以要抱着感激的心,珍惜这次相遇。因为下一次与你面对面喝茶的人,也许就不再是原来的那个人,而你所喝的茶也不再是原来那一杯了。

前几天看到乔任梁突然离世的消息,跟所有人一样。刚开始我也觉得这肯定是个传言。这是个言论特别“自由”的时代,自由到可以黑白颠倒,无中生有。而身在娱乐圈的那些发光发热的艺人们时常就是这些自由使者—键盘侠们的攻击对象。

乔任梁死了,他的世界静默了。但关于他的新闻,每天变着花样被人编造。从他的死因,生平,到他的好朋友。全都成了数以亿记的键盘侠们注视的焦点。

特别是陈乔恩,这个被称为乔任梁闺蜜的女人。从乔任梁被报道说意外去世到乔任梁的葬礼送别会。很多人都在指责和攻击陈乔恩说为什么自己的好朋友死了不去微博上发文表达自己的难过伤心等等。

而葬礼结束后,陈乔恩的一篇关于悼念乔任梁的长文。又被无数人转发,评价。感慨有一种友情叫乔任梁和陈乔恩。这篇长文,我也看了。在初秋的大早上我看的泪流满面。

文章里陈乔恩先是感慨生命的无常,突然的离开让人措手不及。又自责自己太粗心,没有发现好朋友乔任梁的病情和异常。最后满是思念和怀念。

我们大多人虽然不是乔任梁,陈乔恩那样光彩熠熠的明星,但我们和他们一样有着各自普通且感人的友情。

有人说朋友是我们自己选的“家人”。仗着家人始终会爱着自己,包容自己,并且会永远陪伴着自己。我们时常会乐此不疲的消遣着对方的爱心和耐心。

图片发自网络
这是我们的任性,我们知道失去很可怕,所以连想都不去想。更别说去反思了。

上高中的时候,我也有一个很要好的同学笑笑。她数学很强,而我的数学却是班上倒数的。所幸文综还比较好,才让我的总成绩不至于丢脸。

笑笑跟她的名字一样,特别喜欢笑。笑起来眼睛还会眯成一道缝。那时候我总会问笑笑数学题。她也会耐心回答我。高考后,她选了历史专业去了陕北上大学,而我留在了关中。大学后彼此结实了新的朋友,开始了新生活。我们的联系也就变得越来越少了,到大二甚至一度断了联系。

就在大二结束后,我快要出国上学前突然收到了笑笑一封长达四页A4纸的信。在信里她讲了陕北的环境,她的室友,还有她很怀念高中的生活及同学,她想念我给她剪刘海,给她讲娱乐八卦的日子。她还说她心情低落了很久,晚上经常失眠。不能专心上课,可能要回家休息一段时间了。

那时候因为忙着办手续,做准备。以为笑笑就是心情不好,夸大其词的跟我倾诉一下而已。她的来信我就没有及时回复,到最后甚至忘记了回信这档事。当然笑笑说她郁闷这件事,我也以为肯定早都不是事儿了。

直到两年后放暑假在临回学校的那个晚上的聚会上,无意间从同学那里得知笑笑上大学得了抑郁症,因为病情严重,学校已经劝退她回家治疗了。

那一刻,我突然想起她给我写的那封信,说不出的自责和内疚。那个夜晚我也失眠,我觉得自己对不起笑笑。也许在那些失眠看不到亮光的夜晚,她只想到了我,而我呢,却没有给她任何回应。

之后,我想尽办法跟她联系,都无果。不是她不接电话,就是发了信息,根本没人回复。但我内心的自责一直没有减少。就在去年,也许是我时不时就发信息太烦了,她终于回复我了。说她病好了,相亲找到了男朋友。还说快要结婚了。叫我不要再担心了。

那一刻,我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所幸笑笑病好了,我心里的内疚和自责才消失,如果她真的有什么意外,我想这种自责和内疚,估计一辈子都不会卸下来。但我也清楚的感觉到,我跟她的友谊再也不是高中那个时候的那个样子了。

世事无常,我们谁都不知道这一次的再见是否就是最后一次告别。我想在日常生活中如果我们秉持“一期一会”这种意识,多珍惜跟自己遇见的人,多珍惜跟亲人朋友在一起的日子,就算是告别也多用心来对待,那么,多少会减少一些遗憾和愧疚吧。

(喜欢请点赞,谢谢)

生活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