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做橋梁 - 應用即興在企業內的運用可能

Eunice: (以下簡稱Eunice)

今年2019年連續三個月1、2、3月在美國旧金山,在斯坦福大學上应用即兴的课。3月份回来國內两天又去菲律賓马尼拉的亚洲即兴节了。4月份才稳稳回来哈哈希望保持住这个状态哈哈哈。亚洲即兴目前发展得好的是菲律宾,因为菲律宾官方语言是英文,和美国的交流多。

刘远岚Yolanda: 感觉到了你对戏剧的热爱,飞来飞去的 身体要顾啊。

Eunice: 是应用即兴在企业和社会中的应用吧~戏剧更深,我想做中间那个桥梁。

刘远岚Yolanda : 所以你现在也带培训?就是去企业里面做培训啦?

Eunice : 我们有遇到戏剧这条路上的,偏艺术,似乎不是我想要的。中国企业、中國白领还没有到可以理解纯艺术的阶段~我有去看了德国艺术基金支持的思考AI的艺术表演。非常艺术,就不是特别好懂~即兴戏剧在企业和个人生活中的应用 ,会相对有一个"比较高"于生活,又非常有"实际效用"的形式。簡單點說就是即興是老少皆宜。

Eunice: 台灣台北有勇气即兴這個團體。(延伸編按《improv wisdom》台湾版的译者是勇气即兴创始人)電影導演侯孝贤先生,也是跑去美國旧金山学了即兴回台北推广。這領域,还是欧洲和北美发展得更好一些,旧金山、纽约、芝加哥、温哥华、伦敦、这几个中心~亚洲今年刚开了第一届应用即兴峰会。可惜没有遇到台湾来的朋友,有日本韩国菲律宾马来西亚的,还有南美很多国家的。应用即兴的社群很有意思,非常开放,很多资料都会放在全球网站上共享。我会觉得和"视觉呈现"的伙伴有很多共通的地方,共创。

刘远岚Yolanda  :看起来听起来也是媒介不同。但后面发展路上都是有共同语言眾人共同創作。

Eunice :  是,内核相似:分享、共创、openness

刘远岚Yolanda :  你自己大概从哪一年开始接触这个即兴群体?

Eunice :  2015年11月

刘远岚Yolanda  : 所以说是三年多的一点~所以你不想走传统型的剧场演出去影响观众,而且另外去找企业,希望企业培训可以用新模式,加入即兴表演元素,打造团队。

Eunice  :都要走~看精力和能力和机遇。

刘远岚Yolanda  :现在你观察到的国内市场,还有谁和你想到一样的切入点

Eunice  :即兴剧是一种表演形式,即兴是一种生活态度。北京和上海的剧场已经有十年时间了,也做到一定规模了。企业培训也有十年了,不多。好的即兴演员是没有办法速成的。好的即兴团队更加难得。所以我在旧金山看到的都是几十年的团队和演员。即兴是非常open,非常扁平化、接纳自己、care别人,彼此相爱,这样的价值观~這價值觀是我之前以为自己有做到,但其实远远没做好的,所以我知道一开始会很难,但超级吸引我繼續往這個方向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