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婚姻

不知不觉,我已经年过三十。我与我的丈夫,正值七年之痒。会出事吗?这是我所担心的。然而,越是担心的事情,便越有可能发生。

其实呀,我所要讲的,是已经发生的故事。

去年下半年始,我感觉到了老公细微的变化,与其所细微,还不如说是明显吧:

曾经,老公的手机是不上锁的,后来,上锁了。

曾经老公是跟人聊天是从来不会回避我的,后来,与人聊天时会对我遮遮掩掩。

曾经老公上厕所是很快的,后来,上厕所的时间会越来越长,鬼知道他在里面干什么呢。

曾经老公会经常性冲动,后来,在我面前,他可以长时间的静如止水,甚至表现出厌恶。唉,这还得了。一个男人不管多么讨厌一个女人,只要他在外面没有发泄的渠道,在他讨厌的女人面前,也会表现出性冲动。

更为可恶的是,曾经老公是不会愿意在别人家寄宿的,可是后来,常以在亲戚家过夜为由而夜不归宿。啊,这是多么低级的谎言。我可以打电话询问亲戚,问我老公在否。为了防止串通,我甚至可以直捣亲戚家的老巢,在与不在,一捣便知。

但是我没有,不是我不好奇。而是,我已经十分确信,老公在外面有人了。

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离婚吗,可怜了我两个年且尚幼的娃,我不想他们有后妈呀。不离吧,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了。我还有苟延残喘的必要吗?

更为诡异的事,老公尽管恨不得携新欢远走高飞,可是呀,他就是不开口离婚。似乎在等待,等待我的开口。

呵呵,这男人是怎么了呀,自己犯了错,还希望不背一个负心汉的名头。在我看来,这是很离奇的想法。不管是我提离婚,还是你提离婚,悲伤婚姻的不都是你吗?难道可以因为是我主动提出离婚,你就可以摆脱良心的谴责了吗?没有比这更搞笑的想法了。

但是呀,老公的想法也是有一定道理的。老公有新欢的事呀,在亲戚圈中还是个地下谜。估计没人确信吧。假如是我提的,老公确确实实可以在亲戚圈中少很多的舆论压力。

我们就这样僵持着。老公在等我开口离婚。而我在犹豫要不要离婚,我放不下我的孩子。如果离婚了,以我的经济能力,肯定是无法抚养孩子的。

可是那个第三者又是谁呢。我并不恨她,在我看来,都是男人的错。即使没有她,也许还会有另外一个她呀。

可我很好奇,她是谁呢?

老公只是一个木工呀,怎么会有人看上这个有妇之夫呀。

我很好奇,我去打听。老公的兄弟们,没有一个愿意跟我说实话。我没得办法,我很失落。

但是无论怎样绝望,上苍总会给我一丝希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