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时“四感”

天气渐凉,不知是不是云彩看多了琼瑶阿姨的苦情连续剧后放纵了泪腺,镇上的阴雨天持续了好一阵子。

在以往的潜意识里,雨天总是跟睡觉特别的搭调,但秋天的到来总会让人变得多愁善感,大脑几经示意身体并不想钻进被窝,于是我便借着这一地秋景,调齐了身上的感官与脚步,在雨世界的深处来一场不一样的邂逅。

                          看

在眼睛里,雨往往拥有最多的表现形式。

细雨、烟雨、梅雨、虹雨,眼睛里装的下天空与银河,自然也就更加包容的雨落时的多变与调皮。

印象当中,乡村的雨是最有质感的,可能太久时间等不来天空里的消息,大地的期盼让雨下的时急时缓,空蒙而迷幻。

雨渐渐大了起来,像条条银线穿过树叶、麦穗,跑到田埂里挽出个结,适时缝补了黄土地的裂痕,也缝补了农民被干旱撕扯出来的担心。

当雨飘进城市中,却是另外一种景象。

相比于乡村,城市中的人们对雨天有种独特的担忧。

搁浅了出行,限制了自由,雨伞理所应当成为城市雨天里一道独具特色的风景线。

但凡感知到第一滴雨水,围城里的人们总会潜意识的抓起一把雨伞撑开,像瞬时生长的夏花,五颜六色的开满了街道与站台。

人们在伞下匆忙的奔向下个目的地,没人会抬头看一看这天空滴下来的眼泪究竟是喜悦还是悲伤。

但无论在哪里,唯有孩子们总是嬉戏着跑进雨的怀抱,也许是小睫毛挡住了纯真的挥发,雨水在他们的双眸中一定堆叠出了昨晚梦到的童话世界。

如果未来的某一天,五官有了自己的意识,麻烦替我告诉眼睛一声,别总醉在声色的漩涡里,到雨中作乐一番吧,你会轻易发现,那一小滴透明里,世界的快乐有多纯粹。

                         

比起眼看,听雨更具韵味。

与其他的感官方式不同,听,少了先入为主的客观,能给予心灵更自由的想象空间。

不知大家注意过没有,寒暑过往,一年终了,好似时光影院里的报幕员,天空总是在阴雨滴滴答答的呢喃声中与大地完成又一季的交接。

雨滴从不规划自己的轨迹,落在池塘里,打在树叶上,这世间万物皆可为其调整音域、规整音准。

雨落、卷风、鸟鸣、海浪,大自然给予的声音并不多,但是恰恰这种单一性,却是人类大脑放松前最需要的补给,都说雨声有助于睡眠,这是自然规律,更是生存的法则。

当你爱上听雨的感觉,就必须舍得为其闭上双眼、屏住呼吸,舍弃掉世俗的干扰,独享音调刻绘出的景象。

渐渐的,当思绪跟雨落声同一频率时,你会发现靠近心脏的地方竟能飘来回声,滴、嗒、滴、答,那是雨水缠绕心跳,敲击出来的回忆声音。

从未有人细数走过的旅途到底经历了多少雨天,或许发现了爱人,或许丢失过亲情。

但值得庆幸的是,雨天总会回来,它仍旧会为你执著的诵读着过去,变成唤醒回忆最柔软的方式。

                         

很多人看来,除了湿润鼻腔,雨和嗅觉的关系并不大。

我却不这样认为。

下完一场雨后,耳朵首先消失了雨的踪迹,眼睛也伴随着雨滴的蒸发,寻找更加合口味的风景。

唯独鼻子,守在了雨水上天入地,循环往复必经之路——空气中,细微的辨别着水雾糅杂在空气中的情感,感受它们的兴奋、沉思与留恋。

不管雨大雨小,只要地上沾了湿,雨水便能洗刷出这个星球的体香,淡淡的土腥味顷刻间弥漫的到处都是。

行走于人世间,鼻尖总会吸收太多的不安、焦虑与烦杂,偶尔一缕雨水带来的原始气息,会让鼻腔粘膜从警觉中放松出来,专心寻找爱与希望的踪迹。

这是雨的馈赠,它怕你认了生,便雾化成气味包裹周围,像极了儿时妈妈涂在我们身上的痱子粉,搭配着儿歌的柔声细语,很轻易的度过了一个个难熬的午后。

人们都在想着如何躲雨,如果你怕雨生气,不妨站在屋檐下用力的吸几回鼻子,空气中卷起的涟漪会告诉你,即便是天晴,你仍会怀念雨中那个奔跑过的自己。

                          品

想要品雨,首先品人。

书里常说,人无法改变环境,但是可以改变自己。

到了一个新的环境,人们下意识的先学会融入其中,尽快成为团队里和谐的角色,单凭这点,雨和人有着相通之处。

走入山间,一场淅淅沥沥之后,梯田上的茶树枝繁叶茂,抓一把泡在水里,霎时间沁人心脾,喝上一口慢慢咽下,雨水就藏在这茶香之中。

  如若在田野品雨,雨滴拍打着蚱蜢的翅膀,割一茬当季的小麦,姥姥蒸出的馒头香气扑鼻,趁热咬上一口,雨水便随淀粉在舌尖周围翻腾。

在卧室也能品雨,南方的梅雨季很长,接连下了几天雨后,衣服不自觉的沾上了淡淡的霉味,穿在身上,雨水就贴身到了离肌肤几厘米的距离。

一场同时段的雨,落在不同的地点,相遇过不同的人,品出的味道迥然相异。

有时候人生充满了方向感与前行的劲头,如果你仍然感受到不快乐,不妨在原地“立定站好”品味片刻的安宁,哪怕只是一场雨的时间。

这就是雨,在回忆堆叠的街头巷尾,无论你爱与不爱,哪里都是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