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录——八三】We are the champions.

那天,也忘了是谁心血来潮,在群里发了句,要不要玩撕名牌,几个人都说好。然后,就迷迷糊糊地让学长买了名牌,名牌道具之类的东西,东西拿到手后,才突然发现,年轻气盛,热血过头,后续才最是多变,我们都还没想过,这是要去哪里才能玩?去的那个地方又能不能玩?要怎么组队?要怎么集合?要怎么调整时间?

不过幸好兴致没被冲散,反反复复折腾了好几次,终于选好了地点,去我可爱的小学。而组队也是挑挑捡捡,剪刀石头布,抛橡皮,抽签,凡是能想到的都干过了,但结果却不让人满意,每次都有人反悔耍赖,只好重选,如此死循环,最后,还是决定到了之后再选,谁也不许多议。

第一次的名牌,第二次没拍到~

(一)

第一次来我家,晓玲去找晓越,剩下伟强三个,几个大男孩很好地诠释了什么叫矜持,说要等着晓玲她们回来,死活不肯踏进门口,好说歹说才推推搡搡进入。

晓越跟晓玲姗姗来迟,浪费了好几小时,几个人赶紧跑,结果出巷口,自行车很不给力的掉了链子,还好志翔在前面,折回来当了回修车师傅。

到了学校,原来都敞开的大门居然关着,志翔和伟强不死心地想爬进去,幸好幸运女神眷顾,派来了天使,哗啦一声开了门让我们进去。

晓玲说,“学校很漂亮。”我得瑟地说:“那是自然。”

我们聚在一角,华滨和晓玲一组,志翔和晓越一组,伟强和我一组。

邱雅把华滨写的卡片藏起来,很多的“空”、“撕”、“复活”等卡片如数藏起来,至于在哪,我也不知道。

一声哨子响,我们赶紧四下散开,找卡片先,找卡片先。

我第一次找到的卡片是悬在树上的,不仔细看还真的没办法发现,是张复活卡。

后来总结了一下,有的藏在书桌肚,有的压在椅子下,有的放在讲台的柜子里,有的躲在窗帘后,有的在垃圾桶和扫帚旁边,有的在门后,有的在树上,有的拧在枝头,有的扔在草丛上…当然,很多都是空的。

我和伟强率先得到撕人的权利,一溜烟就跑去攻击志翔和晓越,他们愣是吓了一跳,没三秒两个人就被冲散,鸭子东南各飞一边,这俗话说的好啊,一双筷子难折断,现在把筷子分开,掰起来就容易了,伟强跑着去追志翔,我赶紧跟上去帮忙,很快把他后背上的名牌拽了下来。

晓越只身一人,逃走之后就不停地在找卡片,在一间教室里专心致志时,我们偷偷躲进去,眼看就要碰到她的后背,她一个转身,发现了我们,一溜烟从前门逃了出去(我们走的后门)。

伟强迈开大长腿追了出去,一直跑到操场正中央,才擒到敌军陈晓越,哈哈哈,乖乖交出名牌,饶你不死。

可是她不,从哪学来的坏招,躺在小沙堆上赖着,双手死死捂住名牌,伟强抓着她让我撕下来,她估摸着洪荒之力快燃尽了,也不逞能,开口求饶:“别撕别撕,我才刚刚开始,卡片都还没找到一张呢。”

我稍稍松手,好像是这样,那那那,“那要不,咱放她一马?”伟强同意,但有一个要求,下次晓越和志翔见我,要放过我一回。她同意,摆脱束缚之后离开了操场。

不幸的是,她再一次在正中的教室撞见我们,这回她可学聪明了,前后门反锁,但大意地忽略了窗口,伟强就要跳进去,无奈我又一次妥协,下次吧下次吧,然后她饶我两回。

在教学楼左边,碰到华滨和晓玲,看到晓玲一脸邪恶,自然知道他们也发现撕了。狭路相逢勇者胜,伟强和华滨很快纠缠在一起,我就要跑过去帮忙,晓玲却跑过来拦住,“邱琪啊,让我体会一下撕人的感觉,手痒。”

“嘿嘿,这个,就不了吧?”

她不由我拒绝就袭击我后背,我赶紧跑,跑不了了,只好硬着头皮去撕她,谁笑到最后还不一定呢,我如是想。

华滨被伟强撕走名牌,晓玲也在一脸不可思议中被我端掉。

第一局结果不出意料,game over,我们赢。

他说,we are the champions.

(二)

接着华滨和志翔换了晓越和晓玲,新一轮的齿轮缓缓转动,众鸟散,寻卡片,终得无数白纸,作废,颓。

好不容易找到复活卡和撕,万万没想华滨晓越也找到了,志翔和晓玲跟他们在一起,“合伙了吗?”我有点懵圈。

四个人夹击两个是什么感觉?腿软。

伟强喊着让我赶紧跑不要管他,我撒开手中的两瓶水就想跑,突然发现,跑?跑什么跑!我跑得了吗我,就我跟她们的速度比,几秒就被抓回来的好么?晓玲我都跑不赢,何况还多了个比晓玲快的晓越。

那边一阵纠缠,伟强的大长手结束了志翔,他摇头叹息,仰天长啸:“长臂猿啊。”

可怕的是我也死在那两只的威力下,坐在休息室吹风,我忿忿不平,“晓越不听话,说好的饶我两次呢?压根没有!撕得那么猛,一人拽一边,可怕可怕。”

志翔不服,“两次了啊,我都是最先玩完的,我卡片都没找到一个就被伟强撕了。”然后我就在他的唠嗑下复活了,队友靠谱,我也没办法,哈哈。

中间我偷偷从一教室后门撕走华滨的名牌,只不过他说那是中途休息,我傻傻不知道,只好不甘心地重新给他贴回去。

我跟伟强碎碎念,“我好不容易撕下华滨了,可是竟然不算数。”

“那待会再撕一次。”

“你说的倒轻松,哪有那么容易?再说吧,其实有点怕华滨,气场好大的好吧,哪来那么多勇气撕他?所以待会看到他,你要看好我。”(没错,我是话唠)

“嗯,那你躲后面。”

这个可以有。

然后,凭借伟强和我的机智找了好多卡片,我们又赢了一局。

他说,we are the champions.

当时在教室讲台底遇到的蛙,小心翼翼靠近去拍照,伟强差点吓走我半条命

(三)

因为之前我们没有买衣服,跑起来汗水浸透衣衫,贴在后面的名牌自个不停地掉,于是在后来,重新买了衣服。

依旧是我和伟强,但脚上挂上了叮咚响的铃当,其他四人是个人的。

戴上铃当到处跑,清脆的声音响彻所到之处,后来由于要追要逃,连铃当掉了都没注意见,伟强问我,你的铃当怎么不响了,我说我也不知道,低头一瞧,才发现铃当溜了,脚裸上只有孤零零的一条红绳。

爱得有多深,此刻追得就有多拼命。尽管我已经用生命在跑,还是躲不过,哗啦一下被送进了休息室。

几个人相继对所有细节一阵搜罗,恨不得把学校翻过来找卡片。

阵亡后复活,复活又阵亡,风日虽尚劲,烈日当空,汗流浃背。

很快游戏结束,这回倒是晓玲得瑟:we are the champions.

(四)

晓玲当了回熊孩子,鼓足勇气跳了窗;我依旧熊孩子,跳了一米多高的小围墙。

各种卡片塞在口袋,有了资本,胆子就肥了,玩起了车轮战,一个在一个的后面追着跑。

我们正追着晓玲和晓越,突然志翔和华滨跑出来拦住伟强,风水轮流转,我成了被追的那一只,被强行拽到了楼道前,“大姐,你们放过我吧?”

“不要,你想想刚刚和伟强怎么撕我们的?”

眼看她们就要动手,我急着大喊,“晓越晓越晓越,说好的放过我两次呢?你还没实现呢?”

“不管。”

然后一人一边,垃圾场旁的悲剧重演,一挣扎,就硬生生被拖走一小段距离,大腿划伤了两道痕,血丝渗出来。晓玲拽下名牌,赶紧把我带回休息室,不停问我疼不疼,该怎么办。其实无碍,下次小心点就好。

然而她们好像没有听到我的话,不一会儿志翔也光荣负伤,手臂皮擦破了一大块,血一点一点冒出来,看着都疼。然,这熊孩子清洗完就继续玩,丝毫不知道疼是什么。

后来因为规则变动,志翔被我们用复活卡换了过来,用来撕华滨,然而这斯貌似深得游击战的精髓,我们仨愣是找不到他在何方。

好容易发现他了,却是得到了撕的卡片,意味着他可以还手了。

四个人跑到大厅前,教学楼正中央,晓玲嚷着我走开,让三个男生互掐,别瞎掺和,可能看我碍手碍脚不顺眼了哈哈。

可是我不,要撕华滨,要撕华滨,别拦我,然而我成功当了程咬金,坏事。好在,最后还是赢了。

嗯,we are the champions.

图片发自简书App

输赢很重要,开心更重要,我们都一样,其实胜负一致。

We are the champions.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