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歌案”和“保姆纵火案”:何以原谅伪善?

字数 1565阅读 139

谁又在乎你的梦

谁说你的心思他会懂

谁为你感动

——梁静茹《问》

12月21日,庭审日期一改再改的“6·22保姆纵火案”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终于开庭了。

然而,让大家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

9点整,庭审开始。

9时10分,纵火保姆莫焕晶的辩护律师党琳山向法庭提出管辖权异议:这是一个全国瞩目的案件,浙江省高院和最高人民法院都可以管辖,也可以指定其他法院来管辖,杭州中院并不是唯一具有管辖权的法院。

9时19分,审判长表示,刑事案件中犯罪地法院拥有管辖权,并决定依法继续审理。

在主审法官接下来的发言过程中,党琳山四次表示“我抗议”。最后一次打断时,他说请杭州市中院尊重全国人民的智商,对于这样一个违法审理,本律师退出庭审。

9时27分,党琳山退出法庭。临走时喊话莫焕晶:我不在场的情况下,任何人提问你都不要回答。

9点半左右,法官表示本案将延期开庭。杭州中院还在其官方微博中表示,将由被告人另行委托的辩护人或者法院依法为其指定的辩护人准备辩护。

这场轰动一时的大案,不仅伴着姗姗来迟的庭审。开庭不到半个小时,杭州中院竟然宣布休庭,称本案将延期审理。

四个月的等待,却出现了这样的情况,林生斌的家人、在场的媒体全都懵了。朱小贞的哥哥朱庆丰表示,出现这样的情况,他们很失望。另一位亲属说,双方的老人都在等着案子的结果,“不要再这样折磨我们了。”

党琳山在微博中还附上了一张莫焕晶在12月19号写的声明:

尽管物业也有一定责任,但是看罢莫焕晶的声明只想呵呵一笑:好一招装弱甩锅之策!

什么叫做“我也愿意接受死刑”?什么叫做“公开、公正的审理”?

关注这个案子的人们或许应该“庆幸”,这是一个发生在中国的案子,绝不会是仅仅判刑20年。

仅一日之前,“江歌案”宣判,日本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和恐吓罪判处被告人陈世峰有期徒刑20年。

更早些时间,“戏精”陈世峰当庭向江母下跪,磕头认罪:

刘鑫,对不起。江歌,你在天之灵,对不起。(双手合十)江歌妈妈,我知道,已经完全超出了对不起的概念,知道您的伤心这辈子无法愈合,也不是我一句对不起就能愈合。我会尽我全部的个人力量,包括我个人的全部财产去赔偿。我会寻求全力支持,忏悔,我会持续赔偿,直到我生命的最后一天。

判决让江歌的妈妈无比绝望:"法官先生,我请求让陈世峰无罪释放!"

陈世峰是个十足的小人,既然能为高额的医疗费杀人灭口,又如何能真的“持续赔偿,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天”呢?

而莫焕晶的“我也愿意接受死刑”,堪称异曲同工。

从小,我们便被家长教育,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可是陈世峰和莫焕晶犯下的错,是无法悔改的弥天大错,是对他人幸福的强取豪夺。

做出这样伪善的嘴脸,给谁看呢?

正式写东西以后,每一天,都在让自己学着更深入地体察这些热点,也同样,每一天,都逼迫自己变得更加冷眼。

可事实上是,越向深处看,越为小人物的命运颤抖与难过。记得曾经看过这样一句话,生活就像一张大网,越挣扎,裹缚的越紧。

我不能理解日本法院没有死刑,同样不能理解党琳山的休庭请求。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一时沸腾的热血,但是真的接受不了这样的请求原谅。

有文章说:成年人的世界没有对错。

我也是成年人,我坚持地认为:对就是对,错就是错。错了,就承认,做出伪善的样子来推卸责任,让人厌烦。

可是,生活像一潭死水,老油条才能总是如鱼得水,老油条也更会推卸责任,更能堂而皇之地说:“我是对的!”

所以,犯错的人越来越多,戏精越来越多。敢说真话的人,寥寥可数。

选择原谅,甚至不是因为自己的是非观,更多的时候,是怯懦。

被“朋友”坑一道:“算了,各有苦衷。”

被小偷横扫了:“算了,破财免灾。”

不计得失的奉献而被别人视为理所应当,安慰自己:“算了,我问心无愧。”

醒醒吧,这个世界不需要烂好人,而是冷静的人。

我们可以善良,但是要理智的善良。我们可以奉献,但是要为值得的人奉献。

我们要真诚而善良的活着。

拒绝伪善。

无戒365天日更营 写作训练第42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