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花梨南官帽椅之搭脑背板,文人情怀在这里表达

对比颐和园收藏的高扶手南官帽椅及用海黄老料新作的复制品,从整体上看两者还是比较接近的,这首先要归功于海南黄花梨材料选择适当,木材纹理、颜色与原物基本协调一致,具体详见昨天的文章。

其次,能将传世经典复制到这样的水平,也要归功于匠人师傅的制作工艺、技法水平,尤其是对弧度、角度、空间走向的把握以及比例的拿捏。让我们来近距离观察这对椅子:粗细均匀的搭脑成C形,枕部沿水平方向后弯,为背板后倾让出了空间。后腿竖直,上下一木连做,与搭脑两端以烟袋锅榫连接。

靠背板三弯呈S形,由三段攒成,上段落堂独板作地,左右椅一木对开,上镶黄杨木透雕龙纹。

图片来自“明式家具珍赏”

而在颐和园藏的原物上,背板上段镶龙纹透雕玉片。玉片来自明朝腰带上的玉版,并非专门为这对椅子而制。因此,在复制背板透雕装饰时,考虑到即使用现代玉片雕刻模仿,也不能还原传世经典所采用的古物点睛之法,遂以黄杨木雕代之,还保持了椅子材质的统一。

靠背板中部平镶海南黄花梨独板,左右椅一木对开,海黄天然纹理形成的逍遥图案任由遐思。平镶的好处在于中段与坐者后背平整贴合,而无边框棱角挤压的不舒适感,让人赞叹古人经典设计也如此人性化。

背板下段落堂镶嵌卷草纹亮脚,中间人字形出尖后向两边延伸,至两侧向下翻卷出花叶。左右亮脚也是一木对开的,可见选料的时候按照了最高标准执行。

沿搭脑、靠背板顺序而下,是扶手、鹅脖以及座下部分,明天将继续为大家介绍。


一起来玩海南黄花梨收藏吧!长按关注“藏咖程”微信公众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