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回 求通身毒夜郎自大 霍去病单兵击匈奴|大汉雄风|通鉴演译

汉武帝元狩元年,公元前122年,夏四月,大赦天下。四月二十一日,汉武帝立皇子刘据为太子,时年七岁。五月三十日,出现日食。

匈奴一万人再次侵入上谷地区,杀死数百人。

当初,张骞从月氏国回到汉朝后,向汉武帝详细汇报了西域各国的风土民情:“大宛国在大汉正西方,距长安约一万里。大宛人建城郭、房屋,定居生活,耕地种田,和中国一样;此地产好马,马出的汗像血一样。大宛国东北是乌孙国,东面是于阗国。于阗以西的河水都西流入西海,以东的河水则东流入盐泽。盐泽一带河流都是地下暗河,南部地区就是黄河源头。盐泽距长安约五千里。匈奴国西至盐泽以东、陇西长城,南与羌人接壤,隔断了大汉通往西域的道路。乌孙、康居、奄蔡、大月氏都是游牧之国,随牲畜逐水草而居,风俗与匈奴一样。大夏国在大宛国西南,其风俗与大宛国相同。我在大夏时,曾见到邛山出产的竹杖和蜀地的布,就问他们是从哪里得来的,大夏人说是他们的商人去身毒买来的。身毒国在大夏东南约几千里之外,习俗是定居,与大夏国一样。据我估计,大夏在大汉西南一万二千里,身毒国又在大夏国东南几千里外,且有蜀地的产物,说明身毒距蜀地不太远。现在我们出使大夏,如果从羌人区通过,道险,羌人还不友好,从北边走,又会落入匈奴人手中,如果从蜀地走,应当是直路,也没有强盗。”

汉武帝听说大宛、大夏、安息等都是大国,多产奇异之物,人民定居,与中国差不多,但军事力量薄弱,喜爱中国财物,北面的大月氏、康居等国,兵力强盛,但可以用贿赂、引诱的方法使他们对汉有利,如果能让他们归附,那么,大汉的疆域可以扩大万里,语言不同、风俗各异的国家都将归入大汉,天子的威德将遍布四海,因此,就欣然同意了张骞的建议。汉武帝命张骞从蜀郡、犍为郡派王然于等人作为使者,由駹、冉、徙及邛、僰出发出使身毒国。四路使者分别走出一二千里后,北路被阻于氐、莋,南路被阻于嶲、昆明。昆明一带的土著没有君长,盗匪众多,经常劫杀汉朝使者,始终没有人能通过。这是汉朝使者为寻访去往身毒国的道路,第一次通滇国。滇王当羌问汉朝使者:“汉与我国相比,谁大?”夜郎王也向汉朝使者问了这样的问题。因为道路不通,他们都各据一方,不知汉朝之大。使者回来后,一再强调滇是大国,值得争取它归附,引起了汉武帝的重视,于是重新经营西南夷。

汉武帝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年,冬十月,汉武帝到雍,在五畦祭祀天地。三月初七,丞相、平津侯公孙弘去世;二十一日,汉武帝任命御史大夫、乐安侯李蔡为丞相,廷尉张汤为御史大夫。

汉武帝任命霍去病为票骑将军,率一万骑兵自陇西出发北击匈奴,经过五个王国,转战六天,越过焉支山一千余里,杀匈奴折兰王,斩卢侯王,俘获浑邪王的王子及相国、都尉,斩首、俘获匈奴八千九百余人,夺得休屠王用以祭祀上天的金人。为此,汉武帝下诏增加霍去病食邑二千户。

这年夏季,霍去病与合骑侯公孙敖率领数万骑兵同时从北地,分两路出击匈奴,卫尉张骞、郎中令李广也同时从右北平分路出击。李广率四千骑兵为先锋,距大部队约数百里,张骞率骑兵万余人在后。匈奴左贤王率骑兵四万,将李广部包围,李广的军士都很恐惧。李广命自己的儿子李敢率数十名骑兵直穿敌阵,从敌阵左右冲出后返回,向李广报告说:“匈奴人好对付!”士兵情绪才安定下来。李广命将士列圆形战阵,匈奴发起猛烈进攻,箭如雨下,汉军士卒阵亡过半,箭也快用完了。李广命令部下拉满弓,但不发射,而他亲自用特大的黄色强弓射匈奴将领,一连射死好几名,匈奴人的攻势才渐渐缓和下来。这时天色已晚,汉军将士全都面无人色,只有李广神情自如,愈发加紧安排应敌,将士全都钦佩他的勇气。第二天,汉军再次奋力与匈奴兵激战,死伤大半,但消灭的敌人也超过己方的损失。这时,张骞的大军赶到,匈奴才撤军。汉军疲惫至极,已无力追击,也撤兵而还。根据汉朝的法律,博望侯张骞行动迟缓,贻误战机,按法应处死,但按法赎身后成为平民。李广功过相抵,没有封赏。霍去病深入匈奴二千余里,与公孙敖部失去了联络。霍去病率领部队越居延海,过小月氏,抵达祁连山,生擒匈奴单桓、酋涂二王,相国、都尉以及其他二千五百人投降,斩杀俘获三万零二百人,俘获小王七十余人。汉武帝增加霍去病食邑五千户,封其部下有功将领鹰击司马赵破奴为从票侯,校尉高不识为宜冠侯,校尉仆多为辉渠侯。合骑侯公孙敖因行动迟缓,未能与霍去病会合,本应处斩,赎身后成为平民。

当时,汉军中老资格的将领们率领的将士、马匹、兵器等都不如霍去病。霍去病部士兵都是经过挑选的,但他也确实敢深入敌军,自己亲自率领精壮骑兵走在大部队的前面;老天也似乎对他特别照顾,从来没有陷入困境。老将们则经常因为行动跟不上而不能建功。霍去病越来越亲贵,地位和大将军卫青差不多了。

在正北方,匈奴又侵犯代、雁门等地,杀掳数百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