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未了情》第十九章 痛苦挣扎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一章 小普被骗

全章目录


早晨,依依和小普去当地派出所报案。小普把自己的遭遇讲给办案人员。经过调查,民警告诉她们一个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消息。

吾康其实是一个有诈骗前科的老赖。之前他已经用同样的手段诈骗过好几个受害妇女。那些女人年龄都是三十岁左右,都有很好的经济基础。吾康对她们的诈骗数额都很巨大,他开的那辆宝马也是前一位受骗者买给他的。

吾康在法院还有几件未完结的经济纠纷案子。经过警方核查,吾康自己名下竟然没有任何资产和存款。这就意味着既使将吾康绳之以法,小普被骗的钱也无法追回。这真是一个让人伤心的结局。

小普几乎要崩溃了。公司已经知道了她的遭遇,宽限她三天后交回货款,否则后果自负。她怀有身孕,整日疲惫不堪,郁郁寡欢。她已无心工作,眼下最难的是去哪里筹这笔钱还给公司。

小普失魂落魄地回到家里。她哀声叹气地望着正在准备晚饭的依依。

“依依,我现在真是走投无路了。”小普有气无力地说着,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你可以给家里打个电话,也许家人能帮到你。”依依的眼神中充满了关切和同情。

“没办法的,我家的情况你还不知道。我打电话回去,只会多一个人为我难过紧张罢了。"她无奈地捏着水杯,愁容满面。

小普是由单亲妈妈养大的,妈妈现在待业在家,靠做一些手工艺品来维持生计,日子过得也很清苦。

“交完这月的房租,我这里还有五千元,可以先借给你。”依依把饭菜端上桌子。

“你可不可以向陈嘉豪借点钱,两万元对他来说是毛毛雨,只要你开口,他肯定会答应的。”小普的眼神中闪着异样的光茫。

“小普,请你站在我的立场,为我考虑一下好不好。我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向陈嘉豪借钱。这样会让他和他的家人觉得我是一个怎样的人。”依依满眼都是凝云,她激动的声音有些颤抖。

“这么说,你是不肯帮我了。”小普撅着嘴,眼神中似乎有些埋怨。

“我是不会向陈嘉豪借一分钱的,也不许你打他的主意。因为我已经爱上他了。知道吗?爱情不能和钱拉上一分钱关系。”依依望着面无表情的小普,言语严厉的让小普不敢抬头看她。

“嗯嗯,你说的有道理。爱情只要扯上金钱就等于暴毙。”小普绝望地喃喃说道。她悔恨自己没能早点明白这个道理。她胡乱扒了几口饭后,无精打釆地走进了自己的房间,然后把门从里面反锁了。

依依也是苦闷无比。已经开始上班两天了,她的精神状态一点也不好。小普的遭遇给她的打击非常大,她不知道还该不该再相信爱情。

这世上坏人总是个别的吧?要不世上怎么还会有那么多恩爱的夫妻呢?依依总是这样自我安慰着。

依依每天都在痛苦中纠结。陈嘉豪打过来的每一个电话都在撕扯着她的心,他的每一条微信都让她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然而她却总是找理由回避和拒绝着他,她把这份爱,痛苦地压抑在心底。

依依对陈嘉豪的爱已上升到想永远和他在一起。她希望和他天长地久地生活在一起,而不是短暂地私会。越是这样,她就越是不能容忍自己和陈嘉豪见面。她担心他终究有一天会离开她,她怕自己承受不了这样的痛苦。郑辉的离开,让她已受够了痛苦。

依依强忍着心中的挂念,一次次冷落着陈嘉豪。爱是挂在枝头的果,等你来摘,却又怕你残忍地将这美好摧毁。

外婆生日那晚,望着依依头也不回地离去,陈嘉豪痛彻心扉。他担心依依再也不会见他了,他竟然伤心地跑去卫生间里哭了。后来他把自己喝得烂醉如泥。

第二天他躺在床上,睡了整整一天。他一口饭也不想吃,只想发呆。妈妈在外面敲了好多次门,他也无动于衷。实在没办法,妈妈只好打电话向外婆求助。

半小时后,外婆被黄华溢开车送了过来。陈嘉豪隔着门在房间里听到表妹的声音,气更是不打一处来。奈何她们在外面好说歹说,他就是不理不顾。

最后外婆假装身体不舒服,大声连喊头疼。听见外婆身体有恙,陈嘉豪才打开门,望着外婆正常地望着他笑。他知道自己被整盅了,气得歪着头去冰箱里拿了瓶冰水,独自喝了起来。他喝完水,二话没说,拉着黄华溢的手进了自己的房间,然后把门"哐”的一声关上,又从里面反锁了。

黄华溢看见表哥一脸怒气,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以为陈嘉豪要打她。吓得大喊起来。

“奶奶,奶奶,救我。”她一边挣扎一边向门口望去。

外婆和妈妈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在门外"咚咚咚"捶着门。大声嚷着要陈嘉豪有话出来说。

“你们先去休息吧,我只是问表妹一些事。你们不用担心,我还能把她吃了不成。”陈嘉豪隔着门大声对奶奶和妈妈说道。

妈妈满脸困惑地望着外婆,拉着她的手去沙发上坐下来。两人面面相觑,猜不透陈嘉豪到底想干什么。

陈嘉豪按着黄华溢坐在床边的沙发椅上,气愤地瞪着她。黄华溢做了坏事,一脸心虚的样子。她哆嗦着身子,不敢拿正眼看陈嘉豪,只能低着头向上翻着眼晴瞄着他。

“真想把你给剁了。”陈嘉豪满脸戻气。

“呃,哥哥。”黄华溢扮出一副可怜招人疼的样子。

“看把你吓得,我是不会打女人的。酒店订房的事是你搞的鬼,对吗?”陈嘉豪拿出一根烟来,但没点着,在桌子上磕了几下,又放在桌面上。

“哦,是又怎么样?”黄华溢快速又小声地说着,把头扭到一边去,摆弄着自己那五颜六色的手指甲。

“是你告诉吕然,说我给依依租了房子,让她和我一拍两散。”陈嘉豪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玩弄着他怪异形状的打火机。

“嗯,怎么?你还对她念念不忘。”黄华溢一脸疑惑地转过头来。

“笑话,我怎么会对她念念不忘。她不是我的菜。你把她和我拆散了,哥哥我要表扬你才对。但我不准你把这一肚子坏水往依依身上洒。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陈嘉豪双目直视着表妹的眼睛,靠近她的脸,唯恐她接收不到自己的忠告。

吕然是三个月前,妈妈给陈嘉豪介绍的对象 。吕然刚从法国留学回来,她气质高雅,思想超前,可谓当代知性美女。她的父母都是大学教授。父母希望她在国内找个对象,拴住她回国来发展。

吕然本来有个法国男友,但为了父母的意愿,在亲人的撮合下,才勉强和陈嘉豪交往。黄华溢却喝起了干醋,从中添乱,扇风起火,暗地里使坏,故意让吕然知道陈嘉豪给依依租房的事。

心高气傲的吕然本来就对陈嘉豪不感冒,得知这样的消息,当着众人的面就对阵嘉豪大发脾气。陈嘉豪也不是省油的灯,哪忍得下这口气,两人大吵了起来,结果不欢而散了。

分手也许正是最好的结果。因为文化差异,吕然根本不把陈嘉豪放在眼里。其实陈嘉豪也压根不喜欢吕然,总是迁就她,让他觉得特别憋屈。他心里一直惦记着依依,怀念着她的柔情似水。

黄华溢从烟盒里抽出一根女士香烟,点燃递到唇边。片刻,一圈一圈的烟雾从她的嘴里吐了出来。她像一个会吃人的妖精一样,眼神迷离在烟雾里,表情怪异的让人琢磨不透。

“表哥,你为什么就不能像喜欢依依那样喜欢我呢?”黄华溢一脸痛苦的样子。

“华溢,你是我的亲表妹呀,我怎么能把你像女朋友一样喜欢呢?”陈嘉豪拿出了长者的姿态,眼中流露出怜悯之情。

“贾宝玉可以喜欢林黛玉,你为什么就不能喜欢我呀?”黄华溢一副委屈的样子。

“那是演戏,我们是有文化的现代人。你不知道近亲结婚会影响下一代吗?”陈嘉豪苦口婆心地劝慰表妹。

“只要能和表哥在一起,其它什么鬼我都不理。"她翘着嘴,含着泪,定定地望着陈嘉豪,像个一心只想得到心爱玩具的小孩,可怜巴巴地望着陈嘉豪。

“别傻了,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我永远都不可能爱上你,也不会和你在一起。请你以后别在我身上动心思。”陈嘉豪吸了一口气,又长长地吐了出来。他无奈地望着黄华溢。

“你信不信我会死给你看。”她突然像妖精一样,妩媚的眼睛闪着吓人的悠光。

“别吓唬我,你死了我也不会和你冥婚。”陈嘉豪用玩笑的口吻说着认真的话。

陈嘉豪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冥婚"二字。他突然想起了郑辉和夏宇的遗像,望着眼前这个痴心又难缠的表妹,不禁打了个寒颤。

陈嘉豪迅速打开房门,把黄华溢推了出去。他呆呆地坐在床边,回忆起了一幕幕往事。

妈妈轻轻地走了进来,她妆容雅致,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她望着儿子那张倔强的脸,预备了一整天的严厉,到了嘴边却成了温柔的话语。

妈妈絮絮叨叨,讲述着她和老公的爱情经历,以及生活中的种种不愉快。她希望儿子明白,人活着不能只依靠感情,生命中还有很多重要的东西。

陈嘉豪把自己和依依之间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全部讲给妈妈听。他希望妈妈相信自己这次不是在玩游戏,而是认真地对待自己的感情。

“妈,我现在只想和依依在一起,其它的我什么都不在乎。”他既固执又深情。

“你做什么都是三分钟热度,过了这阵子,你就不会这么执着了。”妈妈语气平静,似乎已看透了他。

“我想要和她生活一辈子。妈,我是真的很喜欢她。现在,以后,永远都不会变。请你成全我吧。”陈嘉豪虔诚地说着肺腑之言。

“她不见得对你就是真心。出来吃点东西,别为了一个女孩子,把自己身体搞坏了。”妈妈语重心长地告诫儿子。

望着妈妈离开的背影,陈嘉豪既失望又难过。和妈妈的谈判以失败告终。让他觉得仿佛喝了一杯冰水,却只能化成热热的泪水,独自悲伤。

陈嘉豪起身关好门,他把自己反锁了。他出不去,谁也别想进来。他重重地朝后倒在床上,仰面望着天花板,陷入了深深的迷茫中。


第二十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