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路车

  每个周末,都要赶车。

  说起来很惭愧,21世纪的今天,我却没有驾照!短途,有“敞篷的两轮的”宝马”伺候着我。进城,必须乘坐公交车。偶尔赶巧搭上热心的同事开的车,其实,我还是感觉尽量少给别人添麻烦,这个世界,最难还的可能就数人情债了。

  一直认为:没有伞的孩子,就得学会奔跑!

  周日,早早起来吃过饭就得送孩子去一高,说白了就是赶车,五路或四路成了我经常乘坐的公交车。孤单而似乎又热心的站牌,仿佛在大度而宽容地迎接匆忙的母女。曾在一篇简书中写到“……没有驾照不会开车的人,要么学会慢慢等车,要么学会练腿……”是啊!有时等待,是个漫长的过程!短则一分钟,最长的等了二十分钟。真的,时间紧张又怕耽误孩子上学时,就改坐出租车。

  那天,这个世界还没完全苏醒,我和孩子已在中原路自然康桥站等四路公交车,还好,并不崭新的四路车按时到了站牌,车门打开,一股暖气迎面扑来,仿佛拥抱着久违的朋友,那么友好而仁慈。车起步,稳重而不失大度,多像一位睿智的老人,每到一站,目睹着下车或上车的“家人”,温馨而从容。终于在第八站缓缓下车,直奔一高东门。和往常一样目送,直到女儿的身影淹没到茫茫人海中,我这才回过头来,此刻,那滋味真可谓五味杂陈。为了多看孩子一眼,哪怕这中间已经付出二十分钟,我也情愿!我宁愿在站牌下车片刻再来到站牌等候四路车的到来。

  这些,突然想起那天在四路车上的一件事。

  法院站牌处,上来一位七十来岁气喘吁吁的老妈妈,她只是用着老年机,声音洪亮而清晰。“我是到芒山路北头下车吗?你可得来接我昂……”她似乎很着急地说了一通,又似乎是路盲,因为边打电话边问她身后的大叔,大叔就说沿着前面往右拐弯处,一直往前,直到拐弯处就是你说的芒山路北头,老妈妈若有所悟地点点头。就这样,四路车匀速前行,每到站牌处,年轻的女司机提前缓缓慢行,轻轻停下,和颜悦色地欢迎着每一个下车和上车的乘客,我为她如此敬业而和善的态度点赞!

  就这样,随着一高东门渐渐往后移去,我忽而浑身轻松。闭上眼,好让眼睛歇歇,任车辆缓缓向前,任风景消失在身后……近两年来,每个周末穿梭在小镇和小城之间,颠簸在这条人生路上,只为心中的一份执念,一份信念,一份责任,只为了求得一份心安!可不,孩儿刚入一高,由于多年缺乏集体生活的锻炼,在学校仅住了一个多月,就由住校生改为走读生,晚上九点五十放学,收拾好东西就必须赶车,否则这么晚还得自己打车。最初一个周,我每晚都得来新城,就怕孩子乘车误点。还算好,看到孩儿眉头舒展,我这才放心。这期间,不止一次地提醒她早上提前起床,晚上放学铃声响起,就不能丝毫的墨迹,必须尽快赶车,幸好!幸好!一切都如我所愿。为母则刚,这四个字的真正含义越来越能深有体会。为了孩子,一切付出都超值……

  夕阳西下,那道迷人的光芒宽厚地抚爱着万物。四路车依然匀速前行正当我还沉浸在旧时光中,一声“哎呀!是不是已经过站牌了,芒山路北头。我说司机,你咋不让我下车?什么德行这是……”哦,这才意识到刚才在法院站牌上车的老妈妈。“刚才到站牌,你怎么没下车呀?”女司机略带着不好意思的口吻满带微笑说,“后面的人多,上车下车没注意到你,抱歉啊!刚过站牌,到前面站牌下吧,需要你往东走几步。”“你这是想虐待老人吗?你看不出我这么大年纪了吗?走几步都累得直喘,我还有高血压心脏病,若累出了毛病,你能承担得起吗?你这人真没素质!”那老妈妈竟然出口不逊。一乘客看不下去了“刚才你又知道芒山路拐弯处就是站牌,车明明停了,你咋没下车,这能赖司机吗。”“就是啊,刚才还说芒山路北头下车呢”“对!刚才上车时你还问路呢,明明已经知道了什么路段下车……”这七嘴八舌说的那老妈妈还真不好意思,不再抱怨司机“没素质”了。就这样到站牌处一个人灰溜溜地下车了,想抽身尽快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现在网络流行这样一句话:不是老人变坏了,而是坏人变老了!呵呵,我化用道:不是老人没素质了,而是没素质的人变老了!

  难道不是吗?!

  现在每个周末,我依然也要赶车……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