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平静那都是要自己跟自己作

好久前收拾家当,翻出了高中的周记,回看那一个个小本子时忽然感觉以后的生活中缺少了些东西。那时为了凑每周周记的额定字数,写着逻辑不清的故事,在自己的小世界里面绕啊绕啊的,偶尔写进去了,还会边写边哭或者边写边笑。现在想想有点少不更事的作,可那感觉是美好的,一种会静静的看自己内心的平静感觉。

大学生活瞎忙乱,鲜有再动笔絮叨给自己听了,虽然偶尔会发发小矫情,写写感概,晒晒生活,可感觉却不同了,不断的刷着评论更新,期望着在认识与不认识的人群中找寻共鸣或羡慕的目光。那早已不是写给自己的东西了。即便如此,可随便捡起个什么小说,散文,不论兴趣高低,大抵都会翻个大概,遇到心水的文字,废寝忘食的也会读个痛快。那时的平静还算说得过去,不都是自己给自己的淡然,却也可以从别人那里得来偶尔的满足。

研究生时,朋友圈,微博文字变得更加精悍,就连看书也缩减成了阅读书评和别人总结的评述,像是吃了别人按照菜谱照猫画虎学来的小菜,远没有大厨的原汁原味和精湛手艺了。我还像患了阅读障碍似的一碰到超过500字的文就觉得头晕眼花,除了狗血剧情和过关打怪的网络小说,其他需要细细品味的文章一概无法坚持,那些文章看完就忘,扎根到心里让人回味的一个也想不起来。更是提笔忘字,提笔忘句,最多发一条不超过30字的状态,就转而刷着评论和各路人等聊天了。各种他人的状态也分分秒秒提醒着我谁又怎样享受生活,上进工作,幸福美满了,谁又有新的八卦,新的升迁了。就算一个人呆着脑袋里也不是自己的事了。生活的杂七杂八和巨大的信息量已经让人分不清到底是和谁的生活搅在一起了,分不出哪部分明确属于你,哪部分根本远远的在你生活之外。那时还有舍友,哄哄闹闹,互相傻乐着一天天也哗啦啦在科研和琐屑中过着,只觉得日子里面欠缺了一种曾经熟知的满足感,可也就那么随大流的稍纵即逝了。

这是开始独自生活的日子,带着新鲜和压力踏上了异国他乡。打算随便在哪个舞台好好厮杀。可却在着彻彻底底独处的几个月中一下子找不回了自我,更别提去什么科学世界一探究竟。感觉从高处坠下掉进了平静的湖水里,水波把我包围,静静的柔柔的,我却还没有学会怎么呼吸。都说一个人与自己相处,总会找到自己的生活方式,可古怪,可潇洒,可随意。我曾试着在第三个月时托人从国内带了刺绣,试图以干耗时间的方式用这种正常情况下我可能永远不会接触的东西找回表面上的平静,却发现,就连拿起针绣都觉得无法坚持。又转而去买了彩铅,可他就那样躺在了我的文献堆里,快要沦落成了彩色记号笔。虽然这些没有奏效,可我找回了孩童时自己跟自己玩的本领,我折腾做饭,给自己做着有时失败有时美味的奇葩菜式;我发呆,自己钻着自己的牛角尖;我自说自话,自言自语的练着英语,模仿着boss开组会,模仿着也许以后哪一天会见到的他。还有,瞧,我写的早已超过30个字,也不再写了删删了写。

每个人都需要独处的时间,就像欲望都市的carrie一样,就算和Big结婚后,也坚持保持着自己的那个公寓,只为了能够让自己独处,在无法平静和相互嫌弃的时候享受和自己相处的时间,看看自己的心。像是一种另类的修行,如僧人同佛祖的喃喃细语,他们真的在同佛祖讲话么?其实都是说给自己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