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由师授 贤门新秀——小画家骆子健的成才之路

​夏与参大师一生淡泊功名,唯愿得英才而育!画家骆飚性情敦厚,画性超人,拜夏与参大师学丹青,研习画道。夏与参由是得英才而尽心传授秘籍。师徒如父子,亦教导骆飚修身立德、弘扬文化。回望骆飚受教于夏与参大师门下的岁月,一问一答,一疑一释,皆历历在目,感觉并不遥远!

正是在夏与参大师的口传手授之下,让骆飚先生觉悟画道,由江南才子修养成如今的丹青大家!夏与参大师仙逝多载,骆飚先生画道功成,不敢忘师门嘱咐,为让丹青文化龙脉得以古今永传,由是设杏坛名为三无斋,收弟子,传授正宗画法;育英才,立德兼济弘道!

骆子健跟骆飚学画,始于2018年,历时三年教化,卓有成效!骆子健学画,从个人的角度来讲,是选对了方向,因为他是一个特别有画性的孩子,对色彩很敏感,画线条有动感!吴昌硕学画,老师让他随手画一条线,以观其画性。线已画成,老师认为此子可教。一线知画性,骆飚欣然收下骆子健这个弟子,也是因为识得骆子健画性非凡,可教可育!画画这门学问,只要老师识得弟子可教,再加上弟子矢志不移,得取成功是谓必然!由是,骆子健学画以骆飚为师,是选对了师门。贤师育英才,门下多新秀!

画画的方向是正确的,画画的老师是贤德,骆子健在丹青天地可作雏鹰,从此开始练硬飞翔的翅膀。他跟随骆飚老师学画仅三年,已经呈现可以攀越丹青三山之巅的潜质。潜质从他临齐白石的作品中可以了然而觉!他临画的樱桃,表现出非凡的色彩渲染能力,墨调以绛,全因水而活,善用水者必有大成!如若没有画性加持,如若没有贤师相教,这无数粒樱桃要画得层次分明,不凌不乱,绝无可能。

莫说是一个孩子,就是作画十数载的人,也未必能把这满碗的樱桃画得如此爽利,早就是一塌糊涂了!再者,从这幅画里,可以看到骆子健执笔勾勒线条的水准也尽为得法。骨法用笔,刚柔相济,一气呵成,遂心应手。这是齐白石的能耐,当下也是骆子健无限接近的本领!再假以时日,待骆子健到而立之年时,他当用这正宗的笔法,挑起中国画法的大梁!孺子可教,骆飚先生果然慧眼识英才!

骆飚让骆子健临画齐白石的画作是因材施教的选择!这在画史上,这种选择随着时间的推移当成为一段佳话!想一想,骆子健尚在童年,让他临齐白石精熟至极的画,如不解其智,可能会认为骆飚先生这是为难了弟子骆子健!但是,当骆子健称雄于画坛之际,人们必然感叹,这是因材施教的典范!

法由师授,贤门新秀。当下,骆子健临红花墨叶系列、工虫花草系列已经得其法,正在向趋其趣的方向努力!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在骆飚的教导下,骆子健会基于对画道琢磨的坚持,不丢劲,向前走,称雄画坛会有时!夏与参带出骆飚,骆飚带出骆子健,画道传承,代不绝人!

书画评论家 史峰 2021年2月2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