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水

老家有两条河,每隔几年会水满为患一次,至于三年还是七年,那不一定,因为这事没有规律。但是这水不在春天和冬天。

每次河水顶满的时候,来往的行人被水势牢牢地吸引,一种莫名的震撼随之升腾。在雨中停留石桥上,扶着石栏,目光盯着滔滔的河水若有所思,不免在心里深叹不已:这水的劲头真大!

我们的脚步可以停下,而这水如同时光不可有片刻的停留!

看水的有年轻人,有老人,老人是见过很多次这种“大场面”的吧。但在这一刻他仍旧为此着迷,忘却了寻常烦恼。或许想起某年此地的此景此情,虽似情景再现,却已物是人非,顿感此生恍惚。大半人生,苦恼居多。究竟怎样的人生才有意义?再回忆一下,或许自己的人生又是不无意义的!

浑浊的泥浆水一路平铺,怀里揽着水草、木头、秸秆自远处日夜奔来。河沿下的庄稼已浸泡或被吞没,堤岸上的杨树做最后的镇守。

河水在河道里是那样的通畅,一眨眼便穿过脚下的石桥,水面已经快亲吻到桥面,如果雨再久点,水再大点……

有水就有鱼,这个时候有大鱼从上游冲来,我们说是过鱼了。有人拿来结着长长竹杆的网兜抄鱼,有人在撒网。“闻汛而来”的人们分布在小小的石桥两侧看得津津有味。

这样的大水最多有三四日,然后一天天消退,暴露出原来的河坡。岸边的青草被污的满身泥浆,一片狼藉,无处申诉才倍感委屈。河岸的高处留下了水位到过的最高痕迹,这一次仍是有惊无险。

这里没有船只的身影,没有宽阔的河道,只是一条平时栽种庄家,雨季时泄洪的乡下河道。也许第一阶梯宽有30米,第二阶梯宽有十米,成倒梯形状。普通的不能再普通,河里也没有水产养殖,一年几乎有三百五十天她是安安静静的,或者一直是似断非断的样子,也不能用来指望着灌溉两岸的田野。水浅时她的水也并非清澈,更甚的是前几年黑臭刺鼻,过必屏住呼吸快速远离。就是这样的一条在经济时代来临之前和人心风气一样清澈的河、一个天然的泳池和鱼儿的家园,在我们小时候呈现出她的青春活力。后来,最初的美好变了味道,黑乎乎的河水里有看不清的隐患,人们的心里有了各种各样的不安。

她没有丰溢的乳汁,却有丰厚的情感。我想她存在的感情意义要多于她的使用价值。但她的存在在重要时刻承担着卫护沿岸人们平安的使命。

她是寂静的,是我们生活中往返的必经之处。每次经过都要往桥下瞥一眼,不慌不忙的时候就会驻足凝望。洪流来到的时候,她被大水深切地满足了一次,我感受到了她不同往常的快乐。我久久地站在那里,却已不在原地。


21-9-5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