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梦外——挣扎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回看的话:

挣扎总有轮回,当生活在一次陷入挣扎之时,便是触底反弹之日。以下内容写于2010年1月19-22日。

还好早晨爬起来的时候感觉没有那么痛苦,但是中午一过,这两条胳膊就不能行动自如了,左胳膊是因为打针,有些酸痛,右臂则是用力太多,肩膀韧带有些损伤,毫不夸张地说,一点力气也使不上。连班甚至拿我开玩笑,要是我这一两天恢复不好,就不带我去打靶了。

为了我的实弹射击考核,为了引体向上,我一定要尽快好起来,小蔡给我送来了一些药,很谢谢他这么关心我。心怡一连三天都没有接我的电话,我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希望没事,好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状态不好,有些挣扎,介于生病和乏力之间来回切换,既想一病不起,又盼恢复体力。


战术是我强项不假,但是付出的代价也不小,膝盖淤青虽说有点疼,但是还没到走不动的时候,当兵就是玩命的生活,这一点必须要认清,否则就别选择这样的生活,既然选择了就不能后悔,我喜欢这样的玩命生活,我更不后悔自己选择的路,尽管我无法判断路的终点站在何处。

身体恢复了一些,不那么痛苦了。然瞄靶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目标总是在追赶着你前进,让人永远不舍得停下急促的脚步。我当然希望满载而归,只等明天,为己庆贺!

晚上指导员突然说要看我们的节目,《向快乐出发》是我最有把握的一首歌,时间原因,我只是清唱了几句,不知道他是不是满意,但是让我把健美操和啦啦操的动作加入进来,重新编排,一个混搭式的小节目,周六前完成,这是指导员下的命令,我必须无条件服从,并且需要尽全力去完成。


知道今天要打靶,很早便起来收拾行装了,偏偏赶上我是小值日,真幸运……集合过后,我们徒步行军开赴靶场,沿途经过的都是乡间田地,路虽不宽,但是并不难走,田里种的满是白菜和油菜,这个时候的油菜还没有开花,听班长说,等到三四月份的时候,再来这里,到处可以看到成片的淡黄色油菜花,还有一些养蜂的农户也会搬来这里,蜜蜂成群结队来此采蜜,空气中到处可以闻到油菜花的芳香,美不胜收……是啊,像我们这样整日生活在城市里的孩子,是很少可以见到这样的场景的,更别说是细细体会乡间的质朴,东北是没有油菜花的,一路舒心畅快,心情大好。

上午试射,三发全部上靶。下午的考核运气不佳,报靶的时候我特别注意了一下11号靶位,最终结果让人有些失望,五发子弹全部上靶,但是环数不高,连班下来还提醒了我一句,“小伙子,别紧张啊,差一点就跑了靶。”技术和运气都不站在我这边,肯定是打不出好成绩的,我的靶位和靶子并是不在一条直线上,施工的时候在靶位选择上,肯定是欠妥当的,不光是我,就连我身边的12号靶位也受到了靶位偏移的影响,打不出好成绩,不过主要的责任还是在我,如果我的技术成熟的话,练到了一定程度,即使是再难打的靶位,也可以精准命中目标。

射击是一项很考验人心理素质的运动,心态和技术同样重要,我也仔细分析过自己的失误,希望下一次考核的时候不再犯错误吧,少犯错误,就是进步。

二排有人打出了五十环,副团长亲口承诺给他一个团嘉奖作为奖励,这就是部队,只要你做到足够好,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情!第一次打靶,有些耳鸣,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正常,一天,两天……也许是很多天,无论做什么,我都不想给自己留下遗憾,眼下我只有羡慕人家的份,军事上要出成绩,唯有刻苦训练一条捷径。


“黑色星期五”,我用这样一个贬义词来形容今天一整天,从早晨起床的那一刻开始,直到全天的训练结束,我们五个副班长就在规范物品的摆放,整理内务,安排计划,忙了一整天,都有点缓不过神来了,一个被子叠得不好就得打开了重新叠好,床单有不平整的,就得重新铺平,床架、桌子和柜子上必须一点灰尘都看不到,地面更是不能有灰尘和垃圾,洗漱物品的摆放用线连起来可以看到是一条直线……听说星期天集团军军长陪同军区司令来团检查指导工作,有的忙了……

我们还要准备辩论赛,明天就打,又是一片混乱。我真是不希望我的时间都浪费在整理内务上边,用四川话讲“很恼火噻”,甚至我都有些发愁了,没错儿,从职能上讲,副班长就是干这个的,但是天天如此,人不都得疯了啊。正如杨班说的那样,新兵的迎检意识不强,军区司令来团检查,可以说是不容有失。我经常对自己讲的一句话就是:“无论何时何地,都要对自己和他人充满信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