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斗将军(6)

上一章

傅立乐一步一步走向死士首领,面无表情,杀气逼人。姜宇恒深呼吸一口气,打坐调息。死士首领已经冷汗如雨,但是剑仍挥出,剑光如闪电,照亮四周的暗,立乐微微挑眉,退了五尺,望向姜宇恒:“你不准备留活口?”

“没用,惊怖大将军对属下一向有杀错,不放过,留活口只是浪费精力。”

死士首领脸色看不清楚,但是沉重的呼吸在暗夜里格外明显,像濒死的野兽。姜宇恒缓缓起身,说道:“你还不走?一人对付你,你已非其敌,我们二人联手,你必死无疑。”傅立乐嘴角微动,道:“你这是留他一命?什么时候你成大善人了,师兄。”姜宇恒摇头叹息,并未回答。

死士首领苦笑,有法有天折损过半,伤亡惨重,就这么回去,大将军会让他们生不如死。然而姜宇恒说的话他无法反驳,己方气势已经被傅立乐吓破,如若贸然进攻,后果不堪设想。姜宇恒望向他,说道:“你们为梁空杀了那么多人,知道那么多秘密,不怕死在他手里?他一向栽培完人就杀了,或者心情不好就杀人,你们留下钱财和兵器,逃亡吧,离开危城,越远越好。”

姜宇恒不知道惊怖大将军派了两批人,有法有天是明面上的追杀,还有一批人,一直跟踪他,他没觉察到,此刻,他只担心曲临的伤势。遗憾的是,越担心什么,就越容易发生不好的事情,曲临一路躲避惊怖大将军的眼线,伤势不但没好,反而加重。云重星稀,雾气弥漫,留新躲进一座山间破庙,他靠在佛像背面,查看伤势,只见胸膛偏右有一道浅浅的痕迹,就像一枚小小的令牌,将军令。

他现在只有后怕,还好那时院墙石屑挡住了梁空的视线,不然他的伤势只会更重。梁空掌法不算多高明,但是厉烈狠戾犹有过之。曲临已经伤到脏腑,只能先运功压制伤势,镇住撕心裂肺的痛楚,再想办法去药铺看看。由于他急于疗伤,忽视了仔细查看周围环境,破庙另一端也有人,不巧的是这人是他的敌人,也是想杀他的人,阴墨成、阳看山!

当日一战,阴墨成受伤甚重,阳看山趁梁空暗算曲临那一瞬救走了阴墨成,而江湖上想杀他们的侠士不比想杀惊怖大将军的少,所以他们也东躲西藏,惶惶不可终日。毕竟,真正不怕死的人不是没有,是很少见。阴墨成已经服药,所以伤势好了些,但是强运真气还是会伤上加伤,阳看山就好得快些,不仅仅他武功比墨成高一倍,年纪也比他小很多,所以基本上复原的差不多。阴墨成吐了一口血,骂道:“等伤势好了再遇见曲临,定要他受遍大刑,不成人形!”

阳看山眉间青气一现,苦笑:“师兄,先想办法活下去再说,曲临那厮中了梁将军一掌,不会很好过。我去找点吃的去。”

“哼,梁大将军也不仗义,都是为太师卖命,他竟然不收留我们,以后要提醒太师注意他。”

“师兄!禁言,太师手握权柄,生杀予夺,怎么看属下,怎么对属下,不需要我们多嘴,太师一向喜怒无常,你别多事了。”

阴墨成扶额,不情不愿的躺下了,“好了,我不多嘴了,找吃的吧。小心点,师弟。”

“好好休息吧,师兄,少说为妙。”

阳看山缓缓起身,去找吃的,却听到微弱的呼吸,他回头看看阴墨成,发现不是从这里传来的声音,心头一震。他缓缓前行,沿着破庙边缘寻找声音来源,曲临却还未察觉庙里还有人。

姜宇恒和傅立乐分别了,死士首领带着仅剩的十余名手下远走。傅立乐搜刮尸体,拿了几千两银票就消失在夜色里。姜宇恒则继续寻找曲临,他刚刚走了十里路,忽然闻到一股恶臭,不及细想,他冲天而起,掠到一棵树上,小心查看四周。等了一刻钟,没有人影,没有暗器,他仍旧不敢掉以轻心,杀手的直觉很重要,姜宇恒都已经忘了自己多少次靠直觉化险为夷。

忽然,一道刀光闪过,他衣袖一震,从树上飘了七尺,躲过这刀,却在空中和人换了五招,落地时退了三步才稳住身形。他抬头望天,没发现刚刚出刀的人,却知道来的人不好惹,擅长隐匿,出手狠辣。姜宇恒挑眉,地底冒出一双枯瘦的手箍住了他的脚,他刚一运力,身后刀光飞来,姜宇恒怒啸,双掌齐出,才堪堪躲过这第二道刀,地底那人受了他两掌,闷哼一声,却仍旧未曾现身。

姜宇恒深呼吸一口气,缓缓前行,不出十步,忽而不下十四根箭矢飞来,宇恒身形暴退,吼道:“一弓七矢雷大弓!”这就是惊怖大将军的第二批杀手,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鸟、兔、狗、弓四名死士,只对惊怖大将军忠心,视人命为草芥的冷酷杀手。姜宇恒和曲临同时身陷险境,夜深人不静。

当年的唐门世家天下无敌,少林武当早已经被压得抬不起头,但凡有点儿名号的门派早已经成为唐门掌控的势力,除了西方昆仑绝顶大光明境的魔教,无人敢轻撄其锋。每隔几年,绝顶高手都会冒出来,最神秘的莫过于魔教教主罗玉,传闻他相貌英俊,文韬武略皆备,曾一人破了少林寺芥子须弥大阵和木人巷以及武当诛神剑阵,而至今与他交手过的人皆是一方宗师,仅仅如此也不算名震天下,最为人所熟知的是一场大战。

唐门第四十二代宗主,也就是唐天许的父亲唐吉,十年前自创暗器绝技:山长水阔知何处,以山水花鸟为意,以笔墨丹青为令,一人远赴西方魔教,连杀魔教十大长老、左右大祭司及军师。魔教中人心惊胆战,昆仑山玉阶上血流成河。

而后魔教教主罗玉与唐吉交手,二人足足打了一个时辰,云撕风裂,声动天发,他们交手方圆百里之内,山崩地裂,大河逆流,飞鸟难渡,寸草不生。这一战之后,罗玉经脉逆行,不知下落。魔教自此销声匿迹,唐门称霸江湖二十多年,唐吉便成天下第一高手。

直到唐天许去长安闯荡为大理寺所制,才传出绝密消息,罗玉当年有意输给唐吉,使得武林中人全力对付唐门,魔教休养生息,除了少林武当,顶尖门派全为魔教所收,唐吉曾想再次攻打魔教,却因当年内伤复发,武功尽废,只得安排家族一流高手护卫。唐天许离家时,罗玉突然现身在唐吉书房内,天空掠过一群飞鸟,人影已散。

事后方知,那天罗玉一人灭尽唐门三代高手,自此唐门一蹶不振,魔教几乎和朝廷平起平坐。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5,348评论 4 355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5,906评论 1 283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5,191评论 0 235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295评论 0 201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1,606评论 3 283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107评论 1 202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507评论 2 305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217评论 0 193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3,848评论 1 234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183评论 2 238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734评论 1 255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084评论 2 247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608评论 3 228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921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627评论 0 190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103评论 2 261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054评论 2 257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