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沙漫天迹无痕---记西北行第四日

  敦煌的气温很高,紫外线很强,阳光很刺眼。今天没有看到曾经的白云,只有记忆中的蓝天与太阳,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似乎,少的不仅仅是白云,还有赏着白云,想象着它变幻的形状的乐趣。

万里无云

  行在前往雅丹魔鬼城的路上,满眼的戈壁,满眼的黄沙—清一色的暗色系,不免有些疲劳。但是,点缀着片片绿色倒是明艳许多。怕是,这种胡杨树者也是个有心人。

  一路沿着黄沙与戈壁抵达了雅丹魔鬼城。魔鬼城里的戈壁恰是少见—是黑戈壁,一望无际的黑灰色,在黄戈壁中异常显眼。

雅丹地貌


雅丹魔鬼城

  黑戈壁上屹立着的便是那闻名遐迩的雅丹地貌了。“天坛”、“狮身人面像”、“战舰”……世界各地的美景美物都在这聚集了。只是,雅丹地貌的美是靠你去想象的,就如白云一样,它是模糊的,它留给了你更多的想象空间,不似其他景般,给你规定好了所有。就好像那句话:“世上不缺少美,只有你拥有发现美的眼睛。”

西海舰队

  雅丹地貌中,最震撼的不比“西海舰队”,百余座的雅丹土石在黑戈壁上整齐地排列着。这黑戈壁似一望无际的汪洋大海,一座座土石形态各异,好似一座座战舰,不畏风浪,前进着。赏着赏着,恍然间就像真的看到了惊涛骇浪与战舰。

  “羌笛何须怨杨柳 ,春风不度玉门关。”再往回走便是玉门关了,只是,远远望去,那声名远扬的玉门关不过是一个土墩子,镶钦在一望无际的黄沙中,不禁有些失望。只是,当走近时,才知道它的魅力所在。

玉门关

  由黄土制作的关墙上,凹凸不平—应是岁月变迁所留下的痕迹,一朝又一代昔日坚固的玉门关已经不复存在。关内已无任何摆设,只能见着黄土关墙与几株野草,显得异常荒芜。但是,那独特的韵味是永存的。

玉门关内

  踩在石子路上,仿佛听到了盛唐时期,那些士兵将士整齐的踏步声,耳旁的风声好似出征前的号角,是依旧不变的豪情壮志!的确,古景不是用来赏的,而是用来品味的。

  走进博物馆里的展览室,印有壁画的砖块,大菅,小菅,木筷……都存放在展览室中。它们已经十分模糊,有些已经见不着原貌。那又如何,有人能欣赏它们,回想起它们那段辉煌历史便足矣。它们曾经是玉门关内一物,它们守护着玉门关,哪怕岁月无情,但它们有义就好,它们如今静躺在展览室的玻璃窗内,默默守护着不远处的玉门关。

  其实,我一直认为古物都是有生命的,它们有自己的喜怒哀乐,它们有自己该守护的人,该守护的事,它们是正物也好,邪物也罢,哪怕它们所拥有的以不是原貌。

  玉门关,一句诗,它闻名遐迩,虽然它的辉煌以随朝代更替被黄沙掩埋,但是,其魅力将会永存,是不可复制的!

  哪怕黄沙将路径掩埋,外形被卷风摧毁,也能看着它的残躯,幻出它往日的辉煌。想象着,它的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