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闲扯刘备 第三卷 飞龙在天:三分天下的定鼎【一】辞鲁肃荆州月明

目录 I 闲扯刘备

上一章 I 第二卷 或跃在渊:问鼎天下的拼搏【八】再回首荆州依旧

撰文 I 容蓝


【一】辞鲁肃荆州月明

诸葛亮智辞鲁肃(演义)

刘备终于在荆州立定了。但是他非常清楚,荆州就是个是非之地,自己在荆州无一日会安宁的。

此时,刘琦病逝(怎么死的我都不敢讲,你们自己猜去,我一露口扯下去,各位又要骂我满肚子的腹黑),再加上孙权在合肥被张辽打得大败,东吴无疑又将来索讨荆州。这时候,再也没有刘琦这个挡箭牌了。但是,留住荆州是必须的,这是他安身立命的根本了。

当然,东吴讨荆州都是罗贯中先生的文学加工创作。事实上,刘备所得到的荆州的所有地盘,无论是抢是夺,都是靠自己的手腕得到的。更何况在建安二十年孙刘两家以湘水为界重新划分荆州时,长沙、江夏、桂阳东属孙权,南郡、零陵、武陵西属刘备,孙权还是很高兴的。

刘琦死后,刘备成了荆州牧,事前也没和孙权商量一下,兄弟,你看可行吗?后来刘备又径自入川西取益州,搞得孙权更加不爽,觉得刘备占了很大的便宜。所以我恶俗的想,借荆州这个故事,是不是孙权在夺荆州杀关羽后,指使他手下的文人捏造的,目的就是用以掩饰东吴背弃同盟、袭杀关羽的丑行。

吕思勉先生在《三国史话》里有一段叙述我觉得清楚的解释了借荆州这事儿:

荆州怎得是孙权的?后汉的荆州,东境到江夏郡为止,孙权直到赤壁之战这一年,才打破黄祖。还没有能据有其地,不过掠了些人民回去,做江夏太守的,依然是刘琦,怎能说荆州是孙权的呢?按封建时代的习惯,谁将实力据有土地,就算是谁的,可以父子相传,除非你把实力来取。如此,荆州该是刘琦的。

其实所谓借荆州,只是借了周瑜打下来的南郡部分。

我是闲扯刘备的,就不讨论历史事件的真伪了。《三国演义》的故事中,鲁肃以祭奠刘琦为名,前来向刘备讨要荆州:

肃曰:"前者皇叔有言:公子不在,即还荆州。今公子已去世,必然见还。不识几时可以交割?

看到这里,我不禁哑然失笑,《三国演义》说鲁子敬是个老实人,显然这个老实人的道行却是不低的,我们看看跟陆小凤交好的老实和尚就知道了,这老实人不老实起来是很严重的。

鲁肃开口就将上了刘备的军,他不问刘备还不还,而是肯定的说必然见还,还问你什么时候可以还。其实鲁肃的潜台词是,刘皇叔,你之前言犹在耳,我看你还是不还!

可是这个老实人在刘备这个曾经混迹于江湖的人而言,还是太天真了,刘备的仁义德行是用来作广告用的,在实际利益面前,他的底线是需要你猜的:

"玄德曰:"公且饮酒,有一个商议。"

哈哈,这是什么论调。我给你举个例子,刘备这句话的论调就好像你去跟一个人谈事儿,到了酒桌之上,你们各自酒喝得热火朝天,情谈得你侬我侬,但当你开口引入你要谈的事情的时候,对方马上举起酒杯,表情严肃的对你说,我们今天只谈风月,其它的事儿以后再谈。

这么个味道,鲁肃自然是尝到了的,一句话噎得他只能强饮几杯。这一回合,鲁肃很明显不是江湖老大刘备的对手,立即就败下阵来。

刘备和诸葛亮确实是一对配合得很好的、职业化程度很高的演员。鲁肃一上来就吃瘪,并不代表他忘了自己此来的目的。显然刘备也没有这么天真,所以,诸葛亮出场了。

诸葛亮自然是口若悬河,什么我主公皇室之后,难道还不能占有同是皇族的刘景升兄弟的荆州?这荆州本就姓刘,你姓孙的为什么要强争?赤壁之战的时候要不是我借东风,你们能打败曹操?

诸葛亮面对鲁肃的一番强词夺理,在老实人鲁肃看来还是有点道理的。但鲁肃也自然不是省油的灯,他知道刘备这个人一向以仁义自居,那么要套住刘备,还得用仁义的紧箍咒:

肃曰:“昔日皇叔当阳受难时,是肃引孔明渡江,见我主公;后来周公瑾要兴兵取荆州,又是肃挡住;至说待公子去世还荆州,又是肃担承:今却不应前言,教鲁肃如何回覆?我主与周公瑾必然见罪。肃死不恨,只恐惹恼东吴,兴动干戈,皇叔亦不能安坐荆州,空为天下耻笑耳。”

你看鲁肃这番话,不卑不亢,叙交情、讲道理,其中还夹杂着刀光剑影。那意思是,刘备,哥们儿,我鲁肃可是没有对不起你,我来讨荆州也是要去交差的,你如果让我交不了差,周公瑾是会来收拾你的。

但是鲁肃却失算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诸葛亮,这个仁兄,天生就是靠嘴巴吃饭的,鲁肃显然跟他不在一个重量级上。

诸葛亮一听鲁肃这话,我想他心里肯定是有顾忌的。我们看他下面这句话,纯粹就是自己给自己压惊,他知道,真要让鲁肃下不了台,这对刘备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双方一旦开打,孙刘联盟一破,他那劳什子三分天下的梦想就会破灭,这是他的梦想,他不会亲自去破坏他。他知道,必须给鲁肃一个交代:

“曹操统百万之众,动以天子为名,吾亦不以为意,岂惧周郎一小儿乎!若恐先生面上不好看,我劝主人立纸文书,暂借荆州为本;待我主别图得城池之时,便交付还东吴。此论如何?”

鲁肃自然也是知道诸葛亮这是给他台阶下,他也非常明白,吃到刘备嘴里的肥肉,他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吐出来呢?再则,鲁肃历来都是江东集团里坚持孙刘两家联盟的,他自然也不想破坏当前这种局面,更何况此时孙权还在合肥与张辽交战。所以看到诸葛亮露出的台阶,他知道不得不下了,但是也不能轻易的下:

肃曰:“孔明待夺得何处,还我荆州?”

这意思就很明显了,我信不过你俩了,但是我没有办法,还得再信一回。但是你得给我说清楚,你到底要夺得那个地方了就还我荆州。

到了这个境地,刘备已经不能再耍赖了,他和诸葛亮都明白,这是鲁肃的底线。这个底线一旦突破,那么孙刘联盟也将告吹,这虽然是他们两家都不想的事情,但是当前,自己似乎更加需要这种状态。所以他们只得告诉鲁肃:

“中原急未可图;西川刘璋暗弱,我主将图之。若图得西川,那时便还。”

遇到这么两个对手,也是鲁肃的劫数,但是鲁肃这个同志还是挺厉害的,你看他在刘备和诸葛亮红黑脸的面前,虽是万般无奈,但硬是退而求其次,逼得刘备不得不写了一纸文书给他。

刘备就这一手与诸葛亮的红黑脸对唱,将鲁肃哄了回去。

当然,我认为罗贯中先生把鲁肃同志写得确实是太实诚了。历史上真实的鲁肃却不是我们看到的这样,陈寿说他:

少有壮节,好为奇计。家富于财,性好施与。

鲁肃建独断之明,出众人之表,实奇才也。

事实上,在赤壁战之后,孙权就越来越倚重鲁肃,把他称作自己的邓禹。

刘备请借荆州的时候,吕范等将领劝孙权扣留刘备,才雄心狠的周瑜也上疏陈说此意。唯鲁肃从全局考虑,劝孙权把南郡借给刘备,以孙刘联合,共同抗曹,另一方面还可让刘备抗住曹操的进犯。

鲁肃对孙权说,老大您固然神武盖世,但曹操的势力太大了。我们刚刚占有荆州,恩德信义尚未广行于民众。如果把荆州借给刘备,让他去安抚百姓,实是上策。因为这样一来,曹操多了一个敌人,我们多了一个朋友。传说曹操听到这件事的时候正在写信,当时惊吓得笔都掉了下来。

再则,从《三国演义》的一个场景描写,我们对鲁肃这个人的认知应该可见一斑。

孙权在合肥与曹军交战,鲁肃前往:

人报鲁子敬先至,权乃下马立待之。肃慌忙滚鞍下马施礼。

众将见权如此待肃,皆大惊异。

权请肃上马,并辔而行,密谓曰:‘孤下马相迎,足显公否?’肃曰:‘未也。’权曰:‘然则何如而后为显耶?’

肃曰:‘愿明公威德加于四海,总括九州,克成帝业,使肃名书竹帛,始为显矣。’权抚掌大笑。

有人说鲁肃这句话十足十的是拍孙权的马屁,而且拍得非常高明。是的,我也承认这一点,但同时,我却看到一个作为谋辅之臣的鲁肃,对自己的主公寄予的莫大期望,他也是在告诉孙权,我有能力、有信心帮助你达到这个愿望。我想孙权是听懂了的,因为他了解鲁肃。

大家看这样的鲁肃,岂是轻易就会被人忽悠的。

鲁肃走了,刘备再也没有心情饮酒了,他一个人独步在荆州的城头,头顶上明月如洗。刘备望着远处长江水面,江水朦胧,战船上的灯火闪闪烁烁,一片静谧。他陷入了沉思,他知道,虽然再一次打发走了鲁肃,但是这种事情还会再发生的。现在的自己,必须要紧紧的将荆州攥在自己的手里。

他在心里默念,我不能再输了,我再也输不起了。已经四十八岁的我,曾经的哪些梦想、哪些抱负、哪些豪情,虽然还深藏在心里,但两鬓已见斑白,岁月无情,我是抵挡不住的。孙权,荆州,我是不会给你的,有什么招,你尽管使出来吧,我都接着。


下一章 I 第三卷 飞龙在天:三分天下的定鼎【二】花前月下的刀锋

本书目录 I 闲扯刘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