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世轮回,我用心头血唤你

 一 明永乐年间 京都白府

 白老爷看着管家送走了乔大夫,满面忧愁的脸上又锁紧了双眉,他看着病床上的女儿,不禁长叹了口气。

灵珠是白夫人年过四十才生下来的女儿,生产那天,白夫人全身冰凉、通体莹白,如此怪异现象直接吓跑了三个稳婆,等第四个稳婆赶到的时候,小灵珠已脱离了母体,正瞪着黑亮的小眼睛打量着众人,更为离奇的是小灵珠出生时竟未啼哭一声。

 白府的下人们对此也是众说纷纭,有人说此女为仙人下凡,日后必会庇佑白府;有人却说,此女为妖所化,白府必遭祸害。而喜得爱女的白老爷和夫人全然不顾耳外的传言,将小灵珠疼在了心尖上,又因女儿的眼眸像极了稀世的黑珍珠,故取名“灵珠”。

 说来也怪,灵珠自出生后只有饿时才会啼哭几声,其余的时间便是安静地躺着。白夫人担心女儿落了病,请遍了城中的名医,却诊不出任何病症。

 母亲呵护下的小灵珠长得很快,那副可爱俊俏的模样早已让人忘记了她出生时的那一幕,现在的小灵珠只是一个惹人喜爱的小姑娘。

 就在她十岁生辰时,原本晴朗的夜空突然划过了一道闪电,接着小灵珠便大哭起来,众人劝阻逗说皆无用。半个时辰后,小灵珠停止了哭闹,但她的额头正中间却出现了一个黄豆大小的血红圆点,绢擦不去水洗不掉。

白夫人将小灵珠抱在怀里抖个不停,刚才发生的一切让她惊魂未定,她不由想起了女儿出生时的情景,若非自己的女儿真像传言所说,非仙即妖?若是妖,这么多年却不曾加害于人,若是仙,更不会害人,是仙是妖都无所谓,她只知道灵珠是她的女儿。

 而此刻,小灵珠却在母亲怀里撒着娇,全然忘掉了刚才发生的事情,白老爷看着与一般孩童无异的小灵珠,不禁长出了一口气,也落下了那颗悬着的心。

 之后的几年,小灵珠与往常无异,承欢膝下、快乐无忧,只是渐渐出落成了娇柔美人的模样,莹白的肌肤衬着一双灵动的眼睛,小而挺的鼻子、不点而红的嘴唇,宛若一枝开在严寒里的白梅,孤傲而藏着暗香。

 在白老爷和白夫人的眼中,小灵珠已近及笄之年,对她的管束自然也多了起来,毕竟是要嫁作他人妇的,总不能失了礼数。只是每当母亲说起婚嫁之事时,灵珠总是望着院外,仿佛在等着一位故人。

 再过两日,便是灵珠十五岁的生辰。生辰的前一夜,白老爷和夫人同时做了一个梦。梦中,二人来到了一处云雾环绕的山涧,一位蒙着面纱的仙子对着他们鞠了一躬,且说,承蒙老爷夫人细心照顾,今日相见还请老爷和夫人谨记一件事情,明日是灵珠的十五岁生辰,切勿让灵珠面见生人!请您二老切记!二人刚想一问究竟,却发现根本张不开嘴,而眼前的仙子已不知去向。

翌日,二人互述昨夜梦境,顿觉此梦定为仙人指点。于是,马上吩咐灵珠身边的丫环,不可让小姐离开房间半步。

 白府东南四百里处,林家村

 村中林木匠生有一子,名烨若。烨若自五岁起便可用笛吹曲数首,笛声时而凄凉时而欢悦,时而低眠时而跳跃。传言,久病之人闻笛声如饮汤药,野马在笛声之中也会温顺百倍。

 然而,烨若生得俊秀却是名痴儿,十五岁的年纪口齿尚不清楚,但唯有两个字说得利落。每当烨若吹毕一曲,总会诺诺地说出两个字“灵珠”,而眼神也会随之变得扑朔迷离。 烨若的父母虽不是显贵之人,却也百般疼爱自己的孩子,为治好他的病,请过不少大夫和串乡郎中,但烨若的七经八脉如同常人,看不出任何毛病。

于是,便有位大夫提及,若药石无医的病症可待“束发”之后观之。 所谓“束发”,是意味着男子成年的一种礼节,有些幼时无法医治的病症,行礼之后便会不治而愈。

再过十余日便是烨若行礼之期,父母早已将所需物品准备齐全,而此时,烨若却不见了。

 三

 京都白府

全府上下都在为灵珠小姐的生辰而忙碌,就在落日时分,有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晕倒在大门口。 发现少年的是府里的两个伙差,二人本想直接把人抬进府,却又怕冲了今日的喜庆,最后落得主人责罚。

可眼见着人不救,心里又放不下,于是二人就划起了酒令,谁输谁就去报管家。 一番下来,输掉的那个伙差只能悻悻地报了管家,管家是个热心人,立即让两人把少年抬到了一间僻静的厢房,并让两人轮流看护着,想着等灵珠小姐生辰过后再报老爷。

被两个丫环守着的灵珠一整天都没有迈出房间半步,一肚子闷气的她愤愤把两盆百合一盆拽得没了叶子,一盆没了花,最后还把拽下来的叶子和花插在两个丫环头上,怪她们太听老爷的话。两个丫环被她折磨得直求饶,最后答应让她偷偷溜出去一小会儿。

 走出房间的灵珠本想在院子里透透气,眼前却突然晃过一个吹笛的白发少年,身体顿时像木偶一样向那间僻静的厢房走去。 厢房内,晕倒的少年已经醒来。

当灵珠看到少年的那一刻,脑中忽然闪过了几百年的浮世年华,她心里藏着的那位故人竟是他! “灵珠,我是烨若!”此时的烨若眼神清澈,竟毫无半点痴儿模样。

“烨若哥哥,我终于等到你......”灵珠的手刚碰到烨若的衣袖,便口吐鲜血晕倒在地。

 “灵珠!!!”烨若摔掉手中的笛子,抱起了灵珠。

 四

白府,灵珠房内

 “老爷,定是我们没听那位仙子的话,女儿才会晕倒啊。”灵珠母亲看着床上的女儿,声泪俱下。

 “夫人,你先莫急,等大夫看看再说!”白老爷一边安慰夫人,一边在屋里踱步。

 半个时辰之后,管家请到了京都最有名的李大夫。 李大夫分别往灵珠的人中、中冲和涌泉三个穴位施针,连施两次,灵珠却无半点反应,李大夫从医数十年,却头一次遇到这样的病例,一时之间也发了慌,感叹自己医术浅薄而让白老爷另请高明。

 送走了李大夫,白老爷又让管家去请了张大夫、宋大夫和乔大夫,然而,这些大夫对灵珠的诊断却是一样的说辞,灵珠小姐脉相平稳身体无异,何时苏醒只能看小姐的造化。

 灵珠已晕迷了三日,第三日刚入夜,白老爷忽觉得困意难挨,便靠在椅背上睡了过去。 睡梦中,白老爷又见到了那位仙子,仙子似乎很生气,责问他为何不谨记那日的遵告。随后又说,也罢,这就是灵珠的劫数啊,如今只有一人可以救她,那人名叫烨若,只是需要在此人的心头取血,每次一茶盏,连取十日。

 仙子递给他一个锦盒,接着说道,盒子里是一颗“情忆花”的种子,将它用玉碗盛好放在灵珠的枕头边,每日子时以烨若的心头血浇之,十日之后此花便可结果,取果肉置于灵珠额间红点处,灵珠自会醒来,只是......这心头血须由烨若亲自取方可起效,切记!

 话毕,仙子一挥手,白老爷仿佛跌入了万丈深渊,醒来方觉是梦,而手里却紧紧攥着一个莹白色的锦盒,盒子之内,一颗暗红色的种子正发着幽幽的红光。

 “老爷,这是何物?”白夫人望着惊魂未定的白老爷,疑惑地问道。

 “这是......”白老爷刚想说什么,却发现除了记得如何救灵珠,其他的竟什么也想不起来。

 白老爷已顾不得解释什么,只想尽快找到那个叫烨若的人,只是这茫茫人海,仙子却未指点寻人之法,想必一切皆有定数。

 五

 白府厢房

 灵珠晕倒之后,烨若抱着她就往门外跑,却被管家拦了下来,这少年本就是他瞒着老爷救下的,现在小姐又晕倒在他房里,老爷追问小姐为何晕倒时,他便道出了实情,唯恐自己惹下更大的祸端。 白老爷倒也是位行善之人,并未降罪于管家,只想见见这位让女儿晕倒的少年,何许人氏,是何来历。

管家刚踏进房门,烨若就追问他灵珠的病情,白老爷示意管家退下。房里就剩下他和烨若两个人。 白老爷盯着眼前的这位俊美少年,穿着虽不是绫罗绸缎,眉宇间却透着一股超凡脱俗的秀气,仿佛一搂清风掠过他的眼角。

 “你是谁家的公子,为何昏倒在我府前?”白老爷不禁问道。

 烨若对着白老爷双手作揖,急切问道:“您能否先告诉我灵珠如何了?”

 “哎,小女现在还未苏醒......你到底是何人,为何灵珠见到你会如此?”

 “我姓林,名烨若,林家村人。十几日前,有一股不知名的力量让我来白府寻一位故人,直到见到灵珠那日,我才知道灵珠便是我要寻的故人。”

 “烨若,你便是烨若???”白老爷激动地几乎要喊出来。

 “正是,只是您为何如此......?”显然,白老爷的反应同时也惊到了烨若。

 “你既是烨若,可愿救灵珠?”

 “我当然愿意,只是我并不懂得医理,如何救?”

“昨日,我得到一仙人指点,唯你可以救治,只是......只是需你自愿取你的心头血......烨若公子,若你能救小女性命,我愿将白府数年家业交付于你,你若答应,现在就立字据。”白老爷救女心切,正欲下跪时被烨若扶了起来。

 “既是仙人指点,我愿取血救之!”

白老爷将那颗种子用玉碗盛着放在灵珠的枕边,第一日用血浇养时便发了粉红的嫩芽,第二日嫩芽变成了柔软的叶子,过一日便长一片叶子。 烨若用刀划开心口时,切肤之痛让他险些昏死过去,伴着鲜血汩汩流进茶盏,一位女子的身影却断断续续闪在他的记忆里。

 起初,这位女子只是一抹模糊的影子,但每取一次血,她的影子便清晰一些,待血取至第五次时,女子身形已渐清晰,但样貌却如灵珠一般,只是这女子一袭白衣,倒比灵珠多了几分灵气,宛若一位仙子。

 那株“情忆花”在鲜血的浇养下日益繁茂,若是常人心口取血,不出两日必无性命,而烨若取至第七日时,伤口竟奇迹般消失了,不见一点伤痕,连烨若自己都迷惑起来,自己到底是谁?为何对灵珠有如此情愫?

 最近发生的种种,让白老爷深感女儿和烨若并非常人,除了对女儿的怜爱,也多了几分对烨若的敬佩。

 十日的血已如数取完,这一次烨若亲自将血浇在了“情忆花”上,只见此花瞬间吸干了所有鲜血,粉叶中的那朵花苞缓缓绽开,露出一颗暗红色的果肉。

 白老爷小心地取下果肉,轻轻放在灵珠额间红点上,刚触到红点,果肉就如蜡一般化进了皮肤里,眼见灵珠苍白的皮肤下血管涌动,起伏不停。一柱香之后,血流停止,灵珠的脸上已恢复了往日的粉嫩,双眼也随着微弱的呼吸慢慢睁开。

 灵珠终于醒过来了,白老爷和夫人激动地抱着她哭了起来,而在一旁边的烨若眼角也浸出了泪水。 高兴之余,白老爷跪在地上朝着天的方向磕了三个响头,口中念道:“今日小女得救,白某代小女叩谢仙子指点之恩,另有烨若公子取血救命之情,白某定当全力回报。”

“爹,您说什么,什么仙子,什么取血?”灵珠弱弱地问道。

 “女儿,是这位烨若公子救了你啊,你定要好好报答才是。”

白老爷的话刚落下,灵珠脸上已滑落了两行泪,哽咽道:“烨若哥哥,你真是我的烨若哥哥,那日见你时便觉你是故人,只是触到你时却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打在胸口,故而不省人事,让你为我受苦了,你可还好?”

烨若扶着灵珠躺下,说道:“这几日为你取血时,眼前总是晃着一位白衣女子,似你又非你,且她每次出现时,我便心如刀割,就想以自已的性命与你换之,时至今日,我终于明白了。”

 七

五百年前,天宫祤磬苑

 自人类有始之,天帝便创建了这祤磬苑,专为渡化修得正果的精灵,沁娅便是第一百世郡主。 两年前,宫里渡化了三个精灵,一对是在不周山下崆虚洞修练千年的蚌珠精,名曰灵玉灵珠,另一个是太乙山里的竹子精烨若,因日深月久听得仙人抚琴,沾了仙气,成了精灵。

 沁娅自小喜欢各类乐曲,便把宫里的一把古笛送给了烨若,日日吹于她听。烨若待笛如已,日日相伴,优美的笛声响彻整个祤磬苑,沁娅也渐渐喜欢上了烨若。 然而,沁娅却不知,烨若早已与灵珠相爱。

 渡化之前,烨若被恶怪暗算困于烈焰之中,眼看内丹出体,是灵珠引来地心水救了他,而灵珠却毁了三世修为。 自此之后,烨若与灵珠灵玉三人便一同入深山继续修练,而烨若与灵珠二人也日渐生爱意,此生不离,只等渡化后便结为夫妻。

 沁娅日日将烨若传至宫中作陪,不许离身。三天两日烨若还可忍,数日下来,烨若便以身体不适拒之不去。沁娅对他芳心暗许,只盼得日日见他,却不知自己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让他心生敬畏。

 那一日,沁娅甚是思念烨若,便亲自做了一些点心去看他,刚到烨若住处,便听到烨若与一女子的嬉笑声。沁娅怒火中烧,一掌神力推开了烨若的房门,只见灵珠正依在烨若的臂弯,二人你侬我侬令人羡慕。

 “参见郡主!”二人连忙下跪向沁娅请安。

 沁娅没理会烨若,一把掌打在灵珠的脸上,说:“贱人,朗朗之下竟做出此等不顾脸面之事,我要将你打回原形,永世为异类!”

 烨若将灵珠护在身后,向沁娅求情:“郡主,我与灵珠早已有了婚约,我们二人是倾心相爱的,还请郡主成全!”

“烨若,你本是一介竹子精,我对你几番示好,你竟不理,既然这样,我就成全你们!”沁娅掌心向上,掌上便现了一个旋转的空洞,“我将你们二人打入凡间,历尽二十世苦,世世相守却世世不得见,二十世后,若烨若能以心头血唤你,我便成全你们!”

 后续

 烨若与灵珠被打入凡间之后,祤磬苑冷落了好些日子,灵玉倒是为灵珠求了几次情,均被沁娅折了回来。 沁娅虽是仙人,却也有几分人情,日日抚着那把古笛发思,自烨若离开后,这把古笛再也无人吹响。这古笛本是灵性之物,想来与烨若日日相伴也认了主。

灵珠与烨若轮世时,灵玉悄悄下凡去看过几次,并在灵珠的额头上留下“忘情痣”,还几次潜入白老爷梦中,阻断她与烨若的这段情,让她不再受苦。没想到,凡事皆有定数,在灵珠性命攸关时,她还是指点了救她之法。

 如今,二十世已过,烨若与灵珠二人也找回了旧识,相守在一起,不愿再回天宫,宁愿作一对凡人,而沁娅也兑了诺言,成全了二人,其实,早在烨若幼年时,沁娅早已将那把古笛悄悄送回了他身边。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44,247评论 1 305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1,830评论 1 258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5,531评论 0 214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1,345评论 0 183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49,160评论 1 260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8,936评论 1 178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0,538评论 2 275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9,291评论 0 168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9,162评论 6 237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2,654评论 0 214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29,401评论 2 217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0,747评论 1 232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4,297评论 1 33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7,206评论 2 213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1,670评论 3 213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661评论 0 9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89评论 0 169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3,677评论 2 233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3,819评论 2 237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你有没有被虐的倾向? 我有。我,也有小翘臀。 没有刻意的练过,但是臀型依然很好。 他们都喜欢我的臀。 我也喜欢。 ...
    团长_你还好吗阅读 449评论 0 0
  • 如果 如果有机会能够让你与华科教学最棒的教授面对面喝下午茶聊天,你都想聊些什么话题呢? 工程的出现改变了自然,又该...
    逸轩渊阅读 413评论 0 1
  • ​​“在生死临界点的时候,你会发现,任何的加班(长期熬夜等于慢性自杀),给自己太多的压力,买房买车的需求,这些都是...
    寂恒阅读 1,139评论 4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