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东陆冥城 • 画影现世(40)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文|霍子荷
四十、长青

箫声回响在山林结界之中,悠扬灵透,浣涤魂灵。霎时,什么冥城禁忌、异界打斗、派系恩怨,仿佛都被这幽雅的音乐驱散了。

但自从这空间微震之后,白玉堂却觉得有些不太舒服,也不知是结界的变化,还是气流的变化,眼前微微眩动了一瞬——明明身在平地,四周景物也没有变化,可就像是毫无准备地坐上加速器,内耳前庭器自然会有晕动反应,也是奇哉怪也。他转头看倪锋,似乎对方也有点恍惚。

接下来,场子边缘出现了异动:肉眼不可见的透明“厅壁”忽然漾开一个波纹,有人从波纹中间显露,凭空迈步现身,就像是从外围空间走进来一样。

这是一个挺拔的男子,白色长发,交领深衣,打扮古色古香,衣襟上有淡淡的湖蓝色装饰,显得高逸出尘。这人举手投足间都自然有一种雅致风度,洁净得自带光晕也似,远山眉,冠玉面,冰潋琼华。

庄夫人看到他,上前拜见,口称“师父”,双臂平托,把那把剑奉给他。

百里二公子眼眉抬起,目光淡淡扫过众人时,大家都觉太过灼眼而略微避了避视线,竟连流光也没能例外。她将大眼睛眨了眨,胸口起伏,暗道:

乖乖,闻名不如见面。虽然听说百里二公子是个天才加帅哥,但竟连我也没料到能有这么帅!居然超过了那警察哥哥……要说最近遇到的帅哥还真不少,个个风姿秀如玉山:羊脂白、和田蓝、天山冰……就连那个上官小哥,也颇有几分油青翡翠的看头。可惜了,南使是我克星,上官这家暴发户惹不得,百里二公子的气质又太仙,老娘毕竟消受不了。

想到这里,这女魔头在醋氏姐妹手中挣了挣,向白玉堂的方向看去。

白玉堂“晕车”之后,只觉眼前光影闪了闪,苏炅、萧瑟、醋氏姐妹等鬼的外形模糊了许多,只倪锋、上官、庄夫人等还看得真切。

莫非是“慧显”的药效快过了?他一想到“匿影”的药效也有可能快到时间了,万一有突发情况,将被困住,于是也来不及跟展昭商量,直接对上官超钱道:“超钱兄,你怎么样?”

上官超钱和他用药时间差不多,状况也类似。一经白玉堂提醒,连忙暗中缩缩手,偷偷往外摸瓶子。

可是,两个人的动作都滞了滞——

在模糊的鬼影衬托下,看向他们的百里二公子显得愈发神秘。只见他微微抬眉启唇,声线柔和悠远:

“这里竟有活人来么?……现在冥界偏爱做这类自找麻烦的事。”

上官超钱暗自咬咬牙,硬着头皮把摸出来的药塞给白玉堂一份。他还没来得及懊恼这位白发逸士把自己和白玉堂笼统归类为普通的“活人”,对方那缥缈的眼神已转而落在倪锋身上,轻声自语:

“这个人没有用药,身上似乎带了什么东西……”

早在一旁默观的苏炅却对白玉堂和倪锋兴趣不大,他看那人也不过就是惊讶于细枝末节,暗自心急,对百里二公子拱手道:“这么多客人,二公子要是一个一个招呼,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功夫鉴定一下这个魔物。”

二公子听闻这句话,收了剑,转脸对他淡淡笑道:“长青难得见到有趣的事,怠慢朋友们了。不过,既然六合剑的鉴定时机未到,各位何妨先到庄上一叙。”

苏炅、萧瑟、醋氏姐妹听到他说“时机未到”,纷纷矍然挑眉。但百里长青却没太在意他们的神情。他四下一望,视线越过萧瑟,看到了展昭。

此时巨阙和残剑一外一里,都贴在展昭腰间,并不有碍于动作。他见百里长青看到自己,上前半步,把住右手拇指,双手交叉在胸前,微微行了一礼:“潭府燕安。”百里长青竟也不敢怠慢,快步迎了迎,以同样礼节回敬展昭,样子十分谦恭。

醋三姐见到他二人如此,便有些不悦:“他、他们这是什么暗号?”醋二姐也有些发懵:“就是抱个拳罢……”

醋四姐则麻利地给出一字点评:“邪!”

白玉堂看在眼里,闪过一念:难道这位百里二公子和展昭是同时代的人?于是竟有一刹走神,心想,也许前世的“我”,也曾和展昭这样答礼。

然而这种想法却似乎令他难以接受,连忙暗自在脑中把这幅画面甩开了。

不过,展昭行礼之后,却没再继续这文绉绉的风格:

“二公子纵然好客,将我们强留此处毕竟欠妥。莫不是旧怨未平?”

他这“强留”二字出口,醋氏姐妹和上官、司马即刻变色,白玉堂和倪锋也觉心中有些发慌,就连苏炅和萧瑟都显出一分紧张,只庄夫人毫无意外,不为所动。

百里长青笑着轻轻摆手:“没有的事。那么多年过去了,再胡乱怨天尤人,岂非太不成话。尊使大义,千载长青;宝剑神兵,光彩若虹。”

他说这一番话时,眼波清澈,眉角含笑,玉面温润,持重有礼,愈发显得整个人清雅俊美。任谁看了,都觉这人不光修为极高,对南使也是既尊敬又亲近。苏炅暗忖:若是此二人联手,想必冥城无敌了。

唯独展昭却在心中叫苦:居然是长青、若虹一起问候……只怕这次鬼林大会,你兄妹已经想好怎么作弄我了。

但他面上却不露声色,眼中光芒敛了敛,菱唇稍展,以同样温雅亲和的态度微微一笑,缓缓摇头:“二公子过誉,实不敢当。”

这两位一来一往,既有谦辞更有眼神交流,把个流光看得几乎呆了,心上身上都软绵绵地,早就放松了戒备,叹息出声:

“嗳……啊?!”

其实她后面那声,是因为发出前面那声之后,被醋三姐抓紧了头发,疼出来的。不过,也正因为发了后面那声,注意她的就不止醋氏姐妹了。萧瑟、庄夫人、苏炅、展昭及百里长青这些人物的目光纷纷投射过来,令流光好不懊恼。

萧瑟不希望事事都被西教派的鬼占据先机,抢先道:“二公子何必为难我等,其他人与魔物无关,这剑是她带来的。先前,她闯入此地,敝人与司马兄与她斗法……这剑委实邪门。”

百里长青眼睫微动,重复了一句:“委实邪门。”

萧瑟有些意外,但仍催促:

“大家都知道,百里家专擅魔矿采炼、净化。如果东陆冥城有谁能准确鉴定这柄剑是不是……那个剑,怕就要数二公子你了。依我看,二公子还是尽快说明鉴定方法,大家确保冥城安全后,决不叨扰……”

他话还没说完,百里长青眼底忽然一寒,右手疾伸,隔空在身前一抓一拧。离他数米远的萧瑟周围空气骤然暗了暗,以漩涡状将他卡在当地。

远远望去,这位滇海舵副舵主就像是被一团拧得变形的保鲜膜“粘”在场子里,而且薄膜旋拧的轴心恰在他的口鼻处,粘得他话也说不出来——

明明是鬼界一条铁汉,萧副舵主却也露出了惊恐神色。

百里长青睨视萧瑟,音量不大,音色却是凉飕飕的:

“舍妹已经跟我说了。明明是尊驾不听劝阻、硬要阻止她带这女魅到我庄上,还对她出言不逊。现在,您倒抹得一干二净。”

大家看这白发郎君仅隔空一手就制住了堂堂隐火教东教派分舵的副舵主,都十分惊心。眼见萧瑟眼睛瞪得大大地,一张鬼脸一会青、一会白,像是被这突发危机逼活了。

百里长青轻轻抚了抚手里那柄亟待鉴定的“魔物”,不紧不慢地说:

“老朋友都知道,百里家向来远离纷争。要不是冥城确有大事,在下实在是连出门都不愿的。”

他抬起手,一抓一放,解了萧瑟的禁锢,叹了口气:

“各位何妨耐心一些。这片空场与寒舍之间的通道这就打开了。若是昨日听到了那声巨震,就该理解长青所为……”他的眼神现出一丝无奈,“此举虽是敝庄自保,却也实在是为了诸位好。”

那滇海副舵主萧瑟喘过这口气来,心中惊惧仍是难以言表,暗悔:早知道那个蛮横女子就是这白毛妖男的妹妹,自己绝不会招惹这晦气。

众鬼及上官、白玉堂、倪锋等人看了他的形状,也觉后怕,自此认定传闻中的百里二公子该是东陆冥城第一高手了。

只有展昭心知,百里家血脉世代相传,掌握一种极其神秘的道术。旁人皆道这种秘术是“采矿”、“冶炼”、“净化”一类的专长,鬼界高层却知这种秘术也与空间相关。甚至,以展昭的理解,东陆冥城自身就该是一块巨大的矿石,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净化那些矿石的能力只有百里家族中的一些成员具备,就连他们的亲传弟子,也只学到皮毛,完全难以深入,似乎真是天赋。

而百里长青刚才对这片空场所做的,以及令萧瑟当众出丑的隔空一抓,从本质上仍属于与空间有关的法术。这种能力与法力高强的仙、魔设置结界不同,与五行法术中的移物之术也不同,是直接对冥城空间进行局部修动。

当然,它的条件是仅限百里族人的长期居住地。换句话说,若这片空场离百里长青家较远,或百里长青在家修炼的时间不是那么长,对这片空间的影响不足的话,是完全无法施行此术的。

百里家这个秘密,对他们成为大家心目中较为中立的“鉴定者”显然大大不利。在场年头长一些的鬼,例如苏炅,想必会对此存疑,但其掌握的信息绝没到直接对百里家产生不信任的程度。否则,他也不会对百里长生心生礼敬,更相约来找他兄长。

不过,展昭不欲拆穿此事。百里长青似乎深知这一点,对展昭并不设防,当着所有人的面,指向自己先前现身的那个位置:

“各位,路通了,请庄上叙话。”

随着他话音落下,空中那处波纹已经泛开,众人都觉眼前一亮:古色古香、小巧精致的庄园,竟已“挪”到大家眼前。

传言百里族人所居之处甚是隐秘,外人几乎找不到,看来是真的。

百里长青当先领路,并侧身相让,倒是彬彬有礼。

可是众鬼疑惑之间,转脸再看身后,才发现红土山岗俱都淡去,空场外灰蒙蒙地,似有不少烟尘。

“啊!”眼尖的醋三姐竟看到了烟尘下隐隐显露的新裂断崖。看来二公子这番腾挪开路的结界障眼法的确是善意。否则,刚才大家所在之处,想必已受到昨日地震的影响了。

“既来之,则安之”,庄夫人道,“我师父没有恶意,大家都看到了。那便请吧。”

展昭故意落下几步,将手中残剑交给白玉堂,还不等对方出言相询,便压低声音,只交待了两个字:

“藏、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东陆冥城》为霍子荷原创小说,首发简书,请删除未授权转载。其中主人公的部分设定是在《三侠五义》人设基础上的扩展。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