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独幕剧唯一的观众

你是我独幕剧唯一的观众,提前退场的观众。

      三年前,我在一个盛夏的夜晚接到杨晨的电话,当时我怀中抱着刚刚从水果店买来的大西瓜,一只脚撑在路边的花坛上,以一个怪异的姿势,艰难地从兜里掏出手机,按下接听键。

      杨晨说,她要表白。

      我还在纠结应该用什么姿势抱住西瓜,才轻松些,漫不经心地问:“跟谁表白?”

      杨晨气势磅礴地向我咆哮,吼出一个名字——宋益。

      我怀中的西瓜随着她的声音,咕噜噜地顾滚到了地上,摔成了两半,四周到处都是溅出来的西瓜汁。

      杨晨和宋益是发小儿,在一个家属大院里长大。

      院子里一群小孩儿,男孩儿爬树、打架、挖鸟蛋,女孩儿跳绳、摘花、玩过家家,宋益却被他妈妈整天关在家里练钢琴、上补习班。

      在那个懵懂的年纪,与众不同的宋益就变成了男孩儿眼中的怪胎,女孩儿眼中的王子。

      后来两人一起上了小学,初中,高中..........

      所以,从我初中跟杨晨成为同桌以后,她就开始了喋喋不休的轰炸。

      当我听到杨晨语气中的笃定时,下意识地让她冷静,她却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非要在当晚戳破这层蒙了十年的窗户纸。

      我没能拉住杨晨这匹脱缰的野马,她义无反顾想要奔向她的草原。

      从我返回水果店重新买了一个西瓜,到看完两集《绝命毒师》,消耗了两小时20分钟,然后屏幕再次亮起,杨晨的电话,我知道,今夜将无眠。

      电话接通的刹那,就传来杨晨的惊天动地的哭声,口齿不清地质问着为什么。我关掉电脑界面,抱着剩下的一半西瓜,转移到阳台上,听她说话。

      她说,她默默喜欢了他十年;她说,她为他写了厚厚一摞日记;她说,她为他千里迢迢跑去北京;她说,她打听了他喜欢的一切...........但是为什么,为什么宋益不喜欢自己?

      杨晨在那一头,因为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说话也断断续续的,像八点档家庭连续剧被丈夫抛弃的原配一样凄惨。

      我打断她的呜咽,留下一句“你等着”,就挂断了电话。

      然后打给宋益。

      宋益出奇的平静,我问他知不知道杨晨的执念,他说他知道。我当时就火气上头,既然知道了,现在怎么这样的反应?难道不感动吗?

     宋益无视我突至的不满,依然云淡风轻:“我因为她的喜欢感动,因为她的执着感动,但是,却不能只因为感动而爱。”

      这件事之后,杨晨很长一段时间陷入自己的情绪无法自拔,一个人上演着独角戏。宋益则是保持着朋友间的疏离,绅士般恰到好处地处理着这段关系。

      后来,杨晨朝气蓬勃地告诉我,她已经将宋益放下。

      今年杨晨生日的时候,在微博发了一张照片,她双手捧着一个蛋糕,蜡烛发着微弱光,照亮她的脸,笑靥如花。我积极留言捧场,祝福她生日快乐。

      晚上杨晨发来一则消息,问我,宋益在微博下说生日快乐,不知道要不要回复。隔着屏幕,我都能想象到她拿着手机在几十条祝福中找出那个人,然后对着手机傻笑的样子。

      我说,不然,统一回复了吧。

      第二天,我看到她的留言下面,还是一条一条回复了。在所有的谢谢里,宋益的那条后面有着一串儿长长的笑脸。

      陷入情感的女人,都是戏子。

      一个逗号一个问号,都能延伸出忧扰整个夏天的轨迹,在一幕幕上演的剧情中,感动了自己,从两小无猜演到凤冠霞帔,从恋人未满演到生离死别。

      最后站在舞台中谢幕时,还固执地伸手牵起身边的倒影,不愿承认,这场戏,没有对手、没有观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