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人生的回炉

图片来自Pinterest

-1-

梦,没有疼痛,亦没有惋惜,梦里的人就是一副失去四感百味的皮囊,所有的荒谬都会被原谅。

我把这个梦叫做,人生的回炉。

-2-

梦的开头,我走进了一个房间,不狭小但也略显拥挤。忽然间,墙边有杂物动了一下,我跑过去一看,是一个胖胖的婴儿。脚抵着墙边随意躺在一堆杂物之间。显然他刚睡醒,脚开始乱动想翻转身体。我跑过去把他轻轻抱起,啊哈,是个白胖胖的大概六七个月的小孩子。这时候跑过来一个男人,蹲在我旁边在他右眼上开始涂东西。脸我没有看清,感觉是他的父亲或者是爷爷的样子。他手中的药水是棕黑色的,在婴儿眼睛周围涂抹,然后忽然倒进了眼睛里面,我开始大叫“你在干什么?!”他无动于衷,还在继续。我始终没看清他的样子和表情。

后来过来了一个女人,我第一感觉是婴儿的奶奶。她把孩子从我手中接过放进了婴儿车开始离开房间。我一路上跟在他们后面。眼前的画面出现了很多黄色蜡笔画的辅助线,原来是女人推着婴儿车的也变成了婴儿推着女人。仔细一看是黄色的辅助线条组成了一个支架让婴儿坐在上面,女人坐在前面也仍旧充当前进的动力。我感觉是他们祖孙间一种互动的乐趣,当时心里想-这好像也是一直蛮有创意的视频表现方法(我有毒吧 想哭)-

后来他们进了一个棚子,那个女人招呼我过去(在这个梦里我好像终于有存在感了),全程没有说话但是我竟然知道她让我把孩子抱出来。我看了一下车,没看到孩子。翻了一下在被子下面看到了孩子。他竟然变成像刚出生的兔宝宝那般大小。我小心翼翼地捧起他,但是他却在我手里逐渐变软变形,最后变成稠状我再也捧不住他了,手掌边缘部分已经慢慢往下流了。那个女人递来一个透明的玻璃容器,我赶紧把手里抓住的部分放进容器,但是一部分还是落到了桌子上,我赶紧抓起来放进容器,但是仍然有小部分粘在了桌子上很难再回收。我很着急,怕桌子上不干净回收过去的参杂了脏东西,一边在自责自己没有做好一边跟那女人说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但是那个女人没有表示什么,我甚至不知道她到底着急不着急,然后就进入了下一步。是一个黑色的装置,感觉是用黑磁做的,一个入口三个出口。显然她把玻璃容器里的东西从入口倒进(全程我竟然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妥,就像进入梦中就是那个世界的人,原谅了荒谬,妥协于诡异),然后三个出口分别出来绿色的一坨一坨,就像,我们现实世界里的抹茶味雪糕。

-3-

在那之后的画面我没有印象了,我离开了那个地方,过了一段时间我又回去了,远远就看到棚子入口所在的马路上站着坐着好多人,都是垂头丧气的。我过去一看,是之前的女人抱着一个六七岁的小孩在哭,那个男孩在闭着眼睛躺在女人怀里,脸上有很多被抓伤的伤痕。我听旁边的人说着好像是女人的孙子刚出生有先天性的疾病,想通过这种方式来进行回炉重新塑造。我想我离开也就一个晚上吧,孩子马上就变那么大了?

过了一会孩子睁开眼站了起来就变成了二十来岁的小伙子,他身上各种皮肤糜烂,穿着古装,散发着难闻的味道。他示意女人付钱,然后女人给了他一叠钞票,之后就离开了。

-4-

在他离开的一瞬间我明白了所有思路,他只不过是一个实验品,迫于某种原因,二十来岁的他参加了这次实验。但原本英俊秀美的他现在变成了一个人见人厌的臭汉,心里顿生怜悯又开始尾随(我肯定出于好奇)。

果然,回炉后的他跟原来的生活越来越远。我跟着他来到一个院子前,他推开门却被拦住了,执意往里闯还是被轰出来了。他曾经也是这里的名人,只要他一来,所有人都一口一个XX公子叫着,敬意十足。可现在大家仍知道他是谁却再也没有立足之处了。

他心如死灰。后来出现了一个女的,她拿走了那个院子里架子上的所有盒子(里面应该是一些玉佩等珍贵的配饰),说老板我全都要了。原来这个女子是他的青梅竹马,为了他的尊严全都豁出去了,这一切他都看在眼里,然后,我就醒了。

-5-

醒来的我竟然还记得所有的细节,回头一想这真的是个很不错的故事,睁开眼第一件事就是拿出手机记下了梦的过程,或许以后有机会可以拓写润色一下(嗯,我这懒癌或许可能会)。

每天都会做奇奇怪怪的梦,大多数都是诡异且毫无逻辑的天马行空,也不乏一些脑洞大开但是很有意思的故事。白天的生活让我们按部就班,夜晚的梦让我们的思维尽情撒野。

梦,皆脑洞。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天晚上第一次得知简书,很开心还有这样一个平台,虽然文笔平平,总留点纪念!
    一岁一枯荣8阅读 70评论 0 0
  • (孩童时总是那么的美好,而又短暂!) 在一个偏远的小山区,有一群无忧无虑的孩童们,城市...
    小青桔阅读 66评论 0 0
  • 郭相麟 人生如下一盘棋,棋逢对手时要进行一场智慧的较量,思考自己是否势均力敌,胜算有多少? 在强大的对手面前,...
    郭相麟阅读 4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