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8夜间杂记

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寒江孤影,苍茫天涯,方知天地之大,自身之小。

多年以后不知道人们会如何看待近两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当下的法律界正在经历着这一切,而我也是其中一份子。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看不清全貌也许是自己处在群山之中。

迄今为止,我办理了一起涉黑案件,正在办理两起涉恶案件,机缘巧合而已,并非自己主动追求的结果。权力天然带有扩张性,当权力和政治需要在一起的时候是权力的行使者最挥洒自如的时候,这一点从很多办理涉黑涉恶案件的承办人的状态可以看出来。

最近一直在撰写涉恶案件的起诉书,案件办理过程充满曲折,我无法做主只能随波逐流,遇上不负责的伙伴就注定比较操心和劳累,累的累死,闲的闲死,典型的体制作风,说白了就是欺负老实人,学不来偷奸耍滑,学不会溜须拍马相互利用,只会埋头办案,被案卷拴在办公桌前。

这世界不缺聪明人,但往往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