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家堂 | “我需要自由,我需要善,我需要罪孽”

“可是我不需要舒服。”

“我需要上帝,我需要诗歌,我需要真正的危险,我需要自由,我需要善,我需要罪孽。”

——赫胥黎《美丽新世界》


前段时间去了西班牙圣家族大教堂。

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出地铁口一回头看到它,依然激动得飙泪。

之前去别的教堂,晦暗的光线和冰冷的空气总会让人感到一阵压迫,好像上帝正注视着你,让你不由得谨言慎行。

但进入了圣家堂,相较于神,你更多能感觉到大自然的力量。

你看到水泥上开出巨大的花朵;

看到参天古木首尾相连,连成一片静默的森林;

看到蔷薇花窗渗入一缕又一缕斑斓的阳光;

继而云蒸霞蔚。

△出镜:cgg


你仿佛置身于最原始的大自然,忍不住感叹这超乎人类的神秘力量。

你不得不承认,我们的头顶确实发生了什么,让人类从一片混沌的宇宙洪荒中醒来,站起身子,直立行走。

过了很多年,我们慢慢开始说话,慢慢学会独立思考,开始追求自我价值。

又过了很多年,我们抬起头,开始直面头顶苍穹那看上去神秘而强大的未知。

置身圣家堂,你想起了心中的“巴别塔之梦”,它无关宗教,它是你的野心与伟大,偏执与坚持,创造与传承。

是你明明知道一些挑战注定失败但还是想要去试一试的权利。

是属于你的自由。

开头提到了《美丽新世界》的片段,那是在所有都被标准统一化众生安于现状的时代,一个追求“不幸福”的人发出的孤独挑战。

可是我不需要舒服。我需要上帝,我需要诗歌,我需要真正的危险,我需要自由,我需要爱,我需要罪孽。

……

好吧,我在要求不幸福的权利。

更不用提变老、变丑和性无能的权利,染上梅毒和癌症的权利,吃不饱的权利,生虱子的权利,时时担心明天会发生什么的权利,被各种说不出的疼痛折磨的权利。

我要求这一切。

圣家堂的修建未尝不是这样。主建筑师高迪逝世时教堂只完成了不到四分之一,其后的各种挫折与持续至今的质疑让这个教堂的修建显得并不是什么幸福的事。

但后继建筑师依旧坚持下来了。

依旧有人把“直面头顶神秘未知的勇气”与“明知会失败仍选择挑战的自由”传递给了我们。

△由后继建筑师修建的受难立面

如果我们正处于美好新时代,是否应该带着这份勇气与对自由的向往,去要求“不幸福的权利”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不同的数据库,其方式有区别。 Oracle数据库: 或 SQLServer数据库:
    pgl2011阅读 196评论 0 0
  • 人生的某一个转角 我停下 看见了你 心底蔓延出一种喜悦 缠绕着我 于是我相信 我已经爱了你 远远看你 我一面羞怯一...
    辛末阅读 79评论 0 0
  • 一早醒来,看到朋友圈许多朋友发来祝福节日快乐的留言,知道一年一度的父亲节又如期而至。想来五年前的这一天,自己焦急地...
    画彩虹的鱼阅读 112评论 0 0
  • 一年一度的毕业季来临,而你和我却在最后一年里相识。这是缘分呢还是不幸呢,你的成绩不好,我还算是班里的尖子生。机...
    青灯古畔阅读 288评论 0 1
  • 冷月幽水花影瘦,岁月无痕鬓已秋 红尘往事悠悠去,徒有惆怅无来由 白振甫
    晗辰阅读 89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