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把我一个人丢在黑夜里

你坐在操场上,我站在黑夜里

高一军训的时候,我不记得你穿军装的样子,但我记得你常常一个人躺在床上发呆。

军训完后,身上大汗淋漓,穿了七天的军装终于可以脱下来洗一次了,我心里不知嫌弃了多久,上面的细菌可是怡然自得的呆了一星期,就在我把它泡在水里的那一刻,它的一生也就此终结了,我暗自在水房窃喜了几秒。

“喂,乔楠,你呆头呆脑的笑什么,水管里有鱼?”

我抬头看是不爱说话的你,你浅笑盈盈的看着我,我仿佛觉得这是奇迹,突然不知所措了。

“哦....恩.....那个.....就是军服终于遇见水了,它们的缘分来了.....哈哈哈“

”你想象力真丰富,一会去洗澡吗?“

我轻轻的瞥了她一眼说:”去啊,怎么不去,都快臭的腐烂了“

”好,我先回宿舍,一会收拾好东西,我们一起去“

我扭头看走远的你,穿着白色的肩带连衣裙,修长的手臂白皙,好看的脚踝上带着一个红绳,步子轻盈而自信,但是你越来越远的背影,越来越显得消瘦,而且还有一点莫名的凄凉。我怔怔的任由水流,一直流到军服冲出来.....

宿舍楼的澡堂人很多,我和你越过人群找到一个位置,把睡衣脱掉就开始冲凉水澡,你离我很近,所以我要抬头看你,因为你有一米七的个子,还有一双大长腿,而我只有一米六。

你见我一个人扭捏着洗后背,就笑着把我拉来帮我,你很手劲很小,但是很舒服。当时澡堂里虽没有雾气,但是我觉得很温暖,我们两个的距离就这样毫无征兆的拉近了。

高一的上半学期,我都混迹在李晓和毕寒的圈子里,但你是个列外,我和你的时间大多是听歌、散步、聊天,在一起的感觉永远是温情的,因为你爱给我唱歌听,你最爱的歌手是许嵩。

直到高一下半学期,我和你几乎一整天都在一起,一起听歌,一起吃饭,一起打水,所有生活的小细节里都有你的陪伴,那时候的我是纯粹的快乐,但也越来越发觉你的危险.....

“楠,刚杜淇她妈来了,在楼梯拐角处,你是没看见杜淇的表情,一见到她妈就扑上去紧紧地抱着,好像还哭了,她最近有什么事吗?”

我听李晓神叨叨的说,还比划着,我一个飞奔就跑到宿舍门口,正逢杜淇的妈妈起身要走,看到我来了就说:“好好和淇淇玩,互相照顾照顾”

“恩,肯定的,阿姨......阿姨慢走!”

我看着杜淇的母亲下了楼梯,站在门口看向坐在床上的杜淇,低着头什么也不说。

“淇,怎么了,最近有什么事吗?为什么不和我说?难道是那天的晚会有什么吗?”

“恩,也没什么,就是那天晚会你也知道,赵轩上台唱的那首歌,就是给我表白的......”

“怎么不和我说,表白不喜欢就拒绝嘛,就是同班同学,过一段时间都会忘了的”

“这个我知道,但是还有其他的事情,我家里的,我不想因为这件事影响我的学习....”

我拉着杜淇到操场,陪她散心,走在热闹的操场上,杜淇唱了许嵩的《浅唱》:

我说Vae

是是非非 你要勇敢去面对

我说Vae

该放就放 别让自己那么累

五月雨季的夜晚,我和杜淇在外面吃过饭后,她拉我去她家,我们两个淋着越来越大的雨走进了胡同,一个暗红色的铁门开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给我们开的门,杜淇进门说:“这是我姐”

我礼貌的喊了声姐姐,就迅速跟着杜淇进了她的房间,一张很低的大床上放了一排的毛绒玩具,我看到了甚是欢喜,情不自禁的要去摸摸,杜淇见我的模样,就让我上床和它们玩,正当我拖鞋时,杜淇的姐姐端着消毒水和扎针用的东西进来了,我很疑惑的看着她。

“淇淇怎么了?有病了吗?”

“恩,最近老是吃完饭就吐,晚上也老是失眠“

我看着杜淇的姐姐给她扎针,恍惚间觉得我掉进了无底的深渊里,看不真切阳光的样子......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我抱着玩偶倚在杜淇的身旁,听她讲关于她的一切,随着雨声,我听不清故事的内容,我只记得妈妈一个人抚养她和姐姐的辛苦,还有她的真面目,那晚我很久很久才睡着。

夏日的烦躁慢慢的来袭了,杜淇对我的好越来越专制而热血,我知道这可怕的结局,但我还是无法抵抗她的赤诚和我的一片真心。

一日晚自习,全班都在静静的看书,练习题,突然桌子被猛推的声音惊醒了沉寂的夜,极快的步伐一瞬间就消失在黑夜的走廊里。班里刹时热腾起来,议论纷纷,一屋子的乌鸦嘴就这样雄赳赳的起来了。

"杜淇这是要自杀吗"

“看这架势像,一直就觉得她不对劲”

“不是因为那个赵轩吧”

我听着这些闲言碎语,气愤的盯着书看,旁边的毕寒看到我低头呆坐着就说:“你该追上去的,现在她需要你.....”

我抬头看着毕寒,她眼神里全是理解与温柔,在她眼神里停留几秒后,我迅速的跑出了教室,丢下一屋子的又一层浪....

我喘着气跑到蹲坐在操场上的杜淇,她抬头看着站在灯光下的我,突然整个人都摊在地上,大声的哭喊,我看到这一幕,整个人也呆了,我很害怕这个哭泣,很害怕这个夜晚。

我蹲下来拍着她的肩说:“别让自己那么累,放一放就好了,不要想那么多.....”

夜色的灯光下,杜淇哭着抱着我的腰说:“我也不想什么都管,我就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我不想上学,但都是空想,好遥远.....我是一个悲观者....彻头彻尾的悲观者.....而且我自己都不知道对男生为什么这么抵触,就是讨厌.....”

“我也是,我陪着你悲观......不喜欢就不喜欢,喜欢该喜欢的”

夏季还是不负四季的如约而至,一切都在炙热的高潮中退去原有的色彩,透过光只有那一缕白。

杜淇一身白色连衣裙在阳光下穿梭,同我走过三三两两的人群,自顾自的唱着歌,她的样子病态的高傲。这期间我们经常有小矛盾,但都慢慢的解决了,可我们的关系也没那么坚不可摧了,因为我有点怕她了。

暑假的前一天,我们都忙着整理东西,杜淇的东西她妈妈早早的就帮她整理好了,我还有点东西要整理,因此杜淇在外面等我,等了我很久见我不出来就跑到寝室门口对我说:“怎么还没好?不是说一会出去吃饭吗?”

“还有一点,你就知道你的整理好了,我说了下午去吃饭,这才中午啊”我此时有点气愤的看着杜淇。

“那你不说清楚,让我等了你这么久!”

“你乐意等的,又不是我让你等的”

“我走!行了吧!”

我看着杜淇气愤离去的背影,眼泪差点掉下来,走廊的灯光很暗,我没看清她离去背影是什么样子,但是我从没想过这会是最后一次看她的背影。

暑假我给杜淇发信息她没回,直到开学我才知道她转学了,其他的具体信息我没有询问过,我以为她会告诉我,我在等她来告诉我,坚信的等她。

从高二的夏季等到又一个暑假,从希望到绝望,学习也是一落千丈,我越来越孤独,整天一个人埋头做数学题,因为做数学题可以分神。只要不是上数学课我都是出神的看窗外,我有无数次想冲出教室,从四楼跳下去,不是一次,而是无数次.....

我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为什么把所有关心拒之门外,为什么把自己搞的这么狼狈,为什么脑海里一直出现那个夜晚,杜淇的哭声让我有种窒息的错觉。

朋友李晓和毕寒都劝我,让我忘了杜淇,忘了所有关于她的一切,我问为什么要忘?

“她把你折磨成她,你的影子里全是她的悲伤,不要固执的念念不忘了....”

这个影子跟了我整整两年,直到时间层层的剥去这些污浊,让我呼吸到新鲜,才发觉我能不固执了,杜淇慢慢的淡出了我的每一个神经。

两年前冬日下午,在公园的长椅上我和朋友说笑,忽然的一瞥我看到了一个修长的背影,她扭头拉身后的男孩时,我看到了那个消失很久的表情,高傲的凄凉。看着那个远去的背影,阳光打在身后,我庆幸这次我看到了你真切的背影,不是黑夜,而是艳阳。

你越来越远的背影,我没有去眷恋,而是抬头看蓝天正好,我笑的正好。

多年后我才懂得这些交错的呻吟,原来是你把我一个人丢在了黑夜里。

“杜淇,为什么和我做朋友?”

“因为你也孤独呀!”


你写的信  已泛黄

在静好的岁月边缘张望着

你能感应的 项链断掉了

爱情渐远着

泪水在草地上和露水吻着

徘徊在海岸线

日出会在几点

三三两两在离别

承若不兑现

“你终会找到陪你度过漫漫长夜的孤独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