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十年爱情买卖》2.17忧喜半掺

217忧喜半掺

上一章 小说《十年爱情买卖》2.16大变活人

2004年的春节,伊科带着老婆女儿去加拿大旅游,走前给了徐春红二十万。徐春红留了个心眼,只带了5万回去。家里的房子已经造好了,平时都有寄钱回家,她担心一下子拿太多钱回家,会引起妈妈的怀疑。

回到那个落后而封闭的小山村,两层砖瓦结构的小楼立在原来泥土坯的地方,比周围的泥房子都高出一大截。张来娣把屋子打扫得窗明几净,水泥地面光亮得几乎能映出人的倒影。家里还在徐春红的执意要求下安装电话,张来娣小心翼翼地用布给电话做了个红色的罩子盖在上面。

有小孩跑家玩,眼睛直直盯着桌上的糖果,徐春红随手抓了一把递给孩子。没一会儿,村里一大堆的人都涌到徐春红家里来聊天,闲话着家常里短,当然大人们的目的更多的是带孩子来分一点徐春红从外面带回来的糖果点心之类小零食。山村实在是太穷了,这些包装精美的糖果在这里很少见,孩子和大人都稀罕得很。

人群里还有一个大大腹便便的孕妇,有不少人围着那个孕妇的肚子猜着是男是女。山里的生活辛苦,生计多半要靠体力,又到年底了,大部分人都挑好听的讲,猜是个男孩。女人的笑呵呵的应付着大家,眼睛却老是时不时瞄向徐春红。

徐春强悄悄凑到她耳边,说是张建明的老婆,看着这个骄傲地挺着自己肚子的女人,她突然想起那个自己流掉的孩子,心里涌起一丝隐隐的痛。三个月,如果生下来的话,差不多快半岁了吧。不过对着家里干净整洁的屋子,想起自己的银行账户,她只能安慰自己,也许这就是有得就有失吧。

相比徐春红的形影孤单,张捷和陈墨的新年到过得相当不错。陈墨请了年假陪张捷回了小镇。青石板铺就的街道,狭窄的小巷深得看不到底,白墙黑瓦下坐着一个个淳朴的村民解。认识的,不认识的,走过都会朝你嘿嘿地裂嘴笑,甚至还有可爱的孩子把吃了一半的零食放到你手里与你分享。在安静的小院里摆上一套简易的桌椅,阳光暖暖照到身上,陈墨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个小镇。人与人之间很近,近到没有距离。远离了城市的喧华,抛开那些烦恼,他和张捷之间又恢复了亲密无间。

陈墨在读博士的学历,医生的职业,长得也一表人才,让张捷在亲戚朋友面前挣足了面子,张捷的父母更是笑得合不拢嘴。两人返回锦官城时,张捷的妈妈委婉提出让两人早点买房子,把事情办了。末来的岳父把一大包特产递到自己手上的同时,也把重重的压力一起递给了他。张捷轻轻挽着自己的手臂,脸上还带着点撒娇性的笑意拖长了声音叫着妈,陈墨只能点点头表示尽快。

东西拎在手上很沉,就像肩头沉甸甸的压力。刚回国才一年多一点,国内的工资也不高,而他所在的锦官城因为是全国著名的旅游城市又是省会城市,房价相比工资实在高出太多。2004年锦官城的房价经过了第一波的上涨已经展翅高飞了,速度快得人们措手不及,等恍然醒悟过来要买房时,价格早已经上去太多太多了。

王琳也趁着春节假期把林飞正式带回家里去了。王琳的父母在问过林飞的情况后,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轻轻一句“你们是准备在锦官城买房结婚还是回我们这里买房结婚”的问题把林飞问住了。他想了半天也没有答案,自己家里没钱,王琳家也不富裕。虽然林飞在看过王琳记账后有所收敛大手大脚的习惯,两个人的工资看上去是有八千多,但是房租水电、交通、通信、吃饭就占去了大部分的薪水,每个月存下来的所剩无几,两人的银行存款从来没有上过五位数。这样的情况完全靠两个人在陌生的城市里买套房,似乎有点像天方夜谭。

王琳还在大街上意外碰上了刘华,结婚了的他看上去神采奕奕,马上要当爸爸了。刘华非常自然地搀扶着大腹便便的妻子朝两人打招呼,那个马上要当妈妈的女人把手放在腆起的肚子上,脸上写了满幸福和甜蜜。王琳看着刘华把她扶进车子的后座,然后再体贴地放了个靠垫到腰后。她想起了刘华跟自己说的那句话,女朋友,只要在一起开心就好,妻子那还多一份责任。那时的王琳觉得刘华太过迂腐,现在才明白原来幼稚的是自己。

刘华问王琳要不要搭顺风车,自尊心极强的的林飞摆了摆手拉起王琳的手走到路边拦了出租车。“要不然我们过完年后在这里找工作吧?”两人并排坐进后座,王琳朝林飞怀里靠了靠,她可以没有车子,但还是希望能够有自己的小窝。小城的房价便宜,而王琳的爸爸单位里有个买集资房的机会,价格非常便宜。

“来这里做什么呢,工资又这么低?”林飞摇了摇头,男人的自尊心让他不愿意来王琳的家乡,觉得那样和做上门女婿没什么区别。

“可是这里房子便宜啊,我们可以先跟爸妈一起住。”王琳觉得在锦官城想要混得出人头地实在太辛苦了解。回到家乡的话,至少有父母有家,不会像锦官城那样上无片瓦,下无寸土。

“难道你愿意给这种除了钱什么都没有的土大款打工吗?”林飞有点儿生气了,王琳竟然盯着刘华看了那么久。直到车子离开,他才想起来这个人曾是王琳开玩笑时跟他提的相亲对象。

“哎,算了。”王琳便没有再坚持,回到小城市,两个人的专业都不好找工作。虽然刘华开玩笑说欢迎他们两人加盟,但真要给刘华打工,王琳自己都觉得捌扭。

春节过完,王琳和林飞还是返回锦官城,苦苦在城市继续打拼着。为了早日实现有个家的愿望,林飞只好经常加班到很晚,还帮人兼职写程序编软件,人弄得越来越瘦。张捷当时一句开玩笑的问话不到两年的时间便验证了,刚毕业的时候天真地觉得只要好好工作,以后什么都会有。可摆在面前的现实却是,没有钱什么都没有。

偶尔王琳找徐春红想发发牢骚说一通,只是她太忙,忙到连认真听一听的时间也没有。新的土地要设计,要规划,虽然具体的工作不用她来做,但所有的安排和协调都要徐春红决定。伊科完全就是个甩手掌柜,所有的事情都得她出面。只有遇到她解决不了的困难,伊科才会出面给相关人员打电话或是约出来吃饭。有时看着徐春红忙得连饭也顾不上吃,王琳到嘴边的话硬生生给唵了下去。王琳在帮徐春红审图纸时,看着她一边接电话,一边应付各式人员,空下来的手还能顺便把图纸上的疑问标出来。王琳觉得徐春红这幅八面玲珑,应付自如的样子才是个真正白领该有的样子。设计院的工作似乎有点太清闲,重要的项目不会交到她这个新人手上。自己做的,往往都是些最无所谓或是给工程师打打下手的设计。在这个讲究排资论辈和各种关系的设计院,想要展示下自己的所学,实在是太难。王琳觉得设计院的工作变成一块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时间总在不经意的抱怨间不紧不慢地按着它自己的规律往前走,慨叹过后,大都只能再继续挣扎着往前走着。期间徐春红找到个机会,借着一个供应间的关系,把张捷介绍进了一家本地知名的建筑设计事务所。待遇提高了不少,两个人的关系总算缓和了点。

王琳也曾想过跳槽,可能力也讲,她并不突出;找徐春红帮忙,她又不想给朋友添麻烦。生活就是个大杂汇,有点酸,有点甜,有点苦,有点辣,有点喜,有点忧,各种味道汇和在一起,无论最后的味道是什么,你都只有喝下才知道。王琳觉得以前喝着白开水也觉得甜,可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生活慢慢渗进了很多涩味。

218意外撞车

7月张来嫡打来电话说弟弟徐春强只考上一个三本,而且还要交5万块钱的赞助费,挂掉电话徐春红想也没有想直接把钱汇了回去。她以为钱汇去,问题自然便解决了,所以妈妈和弟弟的到来一下子杀得她措手不及。

张来娣是觉得徐春红的钱太好赚了,又隐隐担心女儿在外面做那种事,怕以后女儿嫁不好,跟徐春强一起到了火车站才打电话叫她去接。那个时候徐春红正在银行办事,自然不能把事情办到一半直接扔开。去的路上又堵车,等她办完事赶到火车站,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以后了。张来娣在电话里也没说清楚自己的具体位置,徐春红翻遍火车站的里里外外、前前后,心急火燎地跑了半个多小时才找到座在角落里,身边一堆大包小包的妈妈和弟弟。见到徐春红打开车门,张来娣心里猛的一惊,不好的预感从心里慢慢长升上来。

坐进车里,张来娣既不肯先去吃饭,也不肯住酒店,也不说怎么突然来了,一定坚持要到她住的地方去。徐春红没有办法,只能把车往白马公寓开。路上她本想还是给伊科打个电话,免得回来碰到,可是摸遍了全部的口袋也没有找到手机。想起在火车站找人时,有几个人好像故意来撞了下自己,不过当时她急着找人没有在意。徐春红这时才意识到手机应该是让人偷走了,没办法的她只好硬着头皮往白马公寓开。

看到地下的车库没有看到伊科的车,徐春红定了定神带妈妈和弟弟往楼上走去。防盗门缓缓打开,张来娣对着房子里的装饰愣住了,那些东西是自己这一辈子都没有见过的。光鉴的地面比老家的镜子还亮,沙发,吊灯,花瓶,画像,金碧辉煌的一切比电视里看到的还要漂亮。自己的女儿住在这样一个地方,她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慢慢吐出一句:“红红,你交男朋友了?”

“没有啊。”徐春红摇了摇头,她的脑海里还在想着丢了手机的事,甚至忘记了应该马上打个电话跟伊科说自己的妈妈来了。

“那门口的男拖鞋谁的?”张来娣的眼睛很尖,一下就注意到进来的门口放着双男式拖鞋。

“是……”还没等徐春红回答,伊科用钥匙打开了门,见到立在屋子里的张来娣和徐春强,惊诧得愣在了门口。

“奥,他是我们公司的同事,那鞋子是他的。”徐春红决定先撒个谎,跑到伊科身边轻声地解释:“我妈跟我弟过来了。”

“你好”伊科马上明白过来了情况,镇定下来先开了口。

张来娣窘迫地站在原地反复揉搓着自己的双手,打量着这个站在自己女儿身边的中年男人,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伊科自顾自换了那双拖鞋进了书房,进门前用眼神意示徐春红跟过去。

“妈,你先坐一下,喝水自己倒,我去一下。”徐春红用手指指书房匆匆跟了进去,顺手还把门关上了。

“怎么不跟我说一声?”伊科坐在那张他平常坐的老板椅上,脸色明显变得不悦了。

“我妈都没跟我说,直接到火车站才通知我去接的。我打算接了住两天酒店的,就不跟你说了,没想到我妈还一定要到我住的地方,先吃饭都不肯。我手机还在火车站被人偷了,你进来时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现在怎么办?”徐春红也头大,自己的妈妈和弟弟就这么巧地和伊科撞上了。

“你手机被人偷了?”伊科听到徐春红手机被偷,脸上的不悦转成了担忧。

“我也不确定,但我刚才打了下,只响了一下就被按掉了。在火车站我急着找我妈,有几个人故意撞了我一下,我也没有发现。接上我妈后没办法想要给你打电话,才发现手机没了,估计丢了。”徐春红没头绪了,就这么一两个小时的时间,所有的事情都撞车了呢。手机,妈妈,弟弟,伊科……

“你手机里有没有存那些人的电话?”伊科马上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你表哥和政府那些人?”

“嗯。”伊科点点头。

“存了,我怕弄错,有些还备注了职位。”徐春红老老实实回答道。

“你带你妈去吃饭,我先去把你手机找回来,其他的事,明天再说。”伊科一听徐春红的解释匆匆走了出去。

电梯里,伊科先拨通了派出所所长的电话,一句那个手机里的号码要是流出去会有严重的后果,伊科的话只说了一半,派出所的所长便明白过来。车子到达派出所,李所长已经把车站的监控录像调出来了。一个女警用手机发条短信过去,说愿意出钱把自己的手机买回来,再打电话过去时,那边马上就有人接了。故意讨价还价一翻后很快便谈妥了价格,约好在火车站当面交易。这边的监控录像前,伊科也找到了撞徐春红的人,大致的样子也基本上看清楚了。

效率这个词,大多数时候是和服务对象有着密切的联系。半个小时后,手机就被送还到伊科手上。李所长把伊科送出去后,直到车子消失在车流,看不到影子才回办公室。叹息着还好找回来了,不然今年的考核又会丢掉好几分。心里思索着火车站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混乱情况,似乎也得准备抓一抓了,混水摸鱼的久了真出事可就麻烦了。

拿着徐春红的手机,无意中翻到短信里基本上全是以前他发给徐春红的。两年前的消息竟然还都保存着,看着一条条自己以前曾经发出去的信息,对于这个身和心都属于他的女人,伊科第一次产生一种异样的感觉。徐春红不争,不吵,不闹,非常听话又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公司里。一年多的时间,感情不可能一点都没有。

“妈,春强,我先带你们去吃饭,走吧?”伊科匆匆离开了,徐春红想想还是决定先把妈妈和弟弟带去吃饭。

“外面吃得多少钱啊,我们坐的那火车上真是黑,一个盒饭硬要六十块钱。我拿手里都给退回去了,那么一点饭,她要好意要人六十,六块都贵。家里不是有嘛,我来做,妈给你带了你最爱吃的辣椒过来了。”张来娣起身朝厨房走去。虽然第一次对着煤气灶和电饭锅,有点不知道如何下手,不过毕竟农村妇女,一辈子和厨房打交道,徐春红教了一下,试了两次马上就学会了。

“妈,你来也不跟我说一声?好让我早点来接你们。”徐春红一边帮自己的妈妈摘菜,一边朝自己的母亲试探。

“没事,妈就是来看看你。”张来娣利索地把一个辣椒对半切开了。

“奥,你们怎么不让爸一起来?”徐春红挑着无关紧要的话来讲。

“红红,那个人跟你什么关系?”张来娣不理会徐春红的东拉西扯,话题直击要害。

“同事啊。”徐春红不知道如何应付这个问题,心里还担心着伊科撞见了,不知道他会有什么反应,只能先打个马虎应付自己的妈妈。

“同事还男女住一个房间啊,你刚才进去时,我到你房间看过了,衣服都挂一个柜子里。”张来娣一语点破了徐春红的谎话。

“妈,你怎么随便进我房间。”谎话被拆穿,徐春红有种跳梁小丑,无地自容的感觉。

“我是你妈,看看怎么了?我还不是为你好,红红,那人多大了?是不是结婚了?”张来娣的性格泼辣,做事向来我行我束,说起话来也风风火火。

“嗯。”徐春红沉默着点了点头。

“红红,你这是……哎,你这样会遭报应啊。”张来娣正在切菜的刀停住了。一直吊在心里那块石头掉了下来,发出沉闷的扑通声,然后重重压在心头。虽然女儿没在做那种事情,但她没想到女儿竟然跟一个有妇之夫在一起。

“妈,你怎么这么说我。”徐春红有点生气了,哪有当妈的这样咒自己女儿。

“啊,呸,呸,呸……口无遮拦,口无遮拦……”张来娣相信这种古老的方式是可以把话收回的,意识到说错话后忙不迭地朝外吐舌头。

“妈,你这次来我这里做啥?我汇过去的钱收到了吗?”

“收到了,我就是收到你的钱,不放心才来看看你。我们想你赚钱也不容易,他想不上学了,跟你一块打工算了。所以我们就来你这儿了,没想到你这样,哎……”

“妈,我的事,我有分寸的。春强还这小,高中毕业能做什么,当然要去读书。”徐春红连忙劝阻了张来娣让弟弟现在就打工的想法。

“有分寸,你分寸还这么做?我告诉你,你明天就辞职跟我回家去,当初要是跟着建明不比当小的好。明天就回去,回家妈再给你找一个。”张来娣觉得应该把徐春红带回去,给一个城里人当小的算怎么回事。更何况那个男人傲慢无理,见了她竟然马上掉头走了。这又不是旧社会,旧社会当小还得用顶轿子上门抬呢。

“我不会回去的。”徐春红马上顶了句

“红红,听话,妈这还不是为你好。你现在跟着他,万一他老婆知道了,哪天他不喜欢你了,你怎么办?趁着年轻,找个好婆家,不比现在这样好。”张来娣一边切着菜,一边苦口婆心劝着。

“妈,我回去做什么?结婚,生个女儿,然后让女儿也像我这样,大学毕业后出来打工,然后再回去结婚,再生个女儿……你别管我的事,他会跟他老婆离婚的。”徐春红提高了音量,她不想回到山里,读书不就是为了走出那一座座的大山嘛。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回去找个婆家,然后和老公一起出来打工还是留在家里,那时妈都不管你。你听我说,家里房子已经造好了,把你嫁了,然后再给你弟弟娶个媳妇后,我跟你爸也就……”张来娣坚持着她的想法,村里女孩出去后跟家里失去联系的多了。农村里有女儿是赔钱货的说法,养了二十年,如果就这么让她走了,不仅聘礼一分拿不到,以后自己老了,可能连口饭都要不到。她要拴着徐春红,因为那是徐春强的希望,更是全家人的希望。

母女两人的谈话没有任何结果,张来娣坚持要把她带回去,徐春红坚决不同意,母女二人的见面以冷战开局。饭后安排妈妈和弟弟睡觉后,徐春红独自躺到床上。一整晚,伊科也没有打个电话过来,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手机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回来?今天他离开时很匆忙,估计应该生气吧?徐春红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一直到早晨的阳光从窗帘透进来,才迷迷糊糊闭了会儿眼。

\\�69usɌ{���i

小说《十年爱情买卖》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