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夺天弓(2)

文/五环明明

上一章:《诡镇▪反客为主》 目录列表 下一章:暂无

探底▪美人为馅

李云超坐在“有心客栈”二楼靠窗的位置,一边饮着酒,一边斜眼觑着楼下的情形。

这笔买卖已然违背了他“妇孺不杀”的原则,可想到母亲临终前将弟弟托付给他时那不能瞑目的惨状,他便狠不下心来对自己在这世上仅存的亲人置之不理。

为了生存,李云超16岁起便做起了这没本钱的买卖,因为善于隐忍,下手果决,五年之间,他在杀手的圈子里已小有名气。也正因为此,对弟弟却疏于了管教。如今,前些年攒下来的积蓄被弟弟败得精光不说,反而还欠下了三千两赌债。

李云超又一杯酒倒进肚中,长叹了一口气,袖子一甩,卷起桌上的一对判官笔,从窗口飞身而下,正巧落在了一人面前三丈远处。

他面前之人,是一个唇红齿白面目俊俏的后生。俊俏后生见到李云超如天神般降临在他面前,不由得张了张嘴,显得有些惊慌失措。

“你...你是何人?有何贵干?”俊俏后生虽然面色发白,但还是镇定地问道。

李云超也不答话,一双判官笔向前直探,分点俊俏后生的眉心与咽喉。

俊俏后生有些吓呆了,直接愣在当场。只一个眨眼间,他便要成为笔下亡魂。

“唉,”一声不大不小的叹息声落在李云超耳中,宛如一个惊雷在他心头炸响。他的去势稍顿了顿,再看他的一双笔,竟已横向偏出了三尺远。

李云超难以置信地看了看自己的判官笔,距两只笔尖不远处,各多了一个小拇指甲大小的凹陷。他再向一旁的地上看去,他原来站着的位置却多出了一副普通的竹筷。

这怎么可能?自己这对精铁打造的判官笔,怎么能凭一副竹筷就能像盖印戳般在上面印出两个凹陷来呢?

客栈大堂中走出一人,他施施然来到李云超面前,轻轻取过李云超手中的一支判官笔,双膀一发力,“开!”

“嘭”,判官笔不甘地发出沉闷的一响,应声断为两截。

那人将两截断笔交回李云超手中,过去牵了那俊俏后生的手,转身进了客栈,空气中只回荡着他语气平淡的一句话:“这个人,我保了。”

李云超在原地呆立半晌,又看看手中的断笔,扭头便向来时的方向走去。

前后不到半盏茶的时间,一场风波便已消弭无形。

那人拉着俊俏后生径直穿过大堂,来到后院天井之中,他才放开手,道:“小师妹,别来无恙。”

“俊俏后生”忽然笑了,一散发髻,一头乌黑的秀发如瀑飘下,她原来竟是个姑娘家。

“二师兄,你是怎么认出我的呢?”救了这姑娘的,却是这“有心客栈”的新掌柜赵林。

“大师兄昨天刚路过我这,告诉我今天你会经过这里,让我照看着你点。要不然就你这身打扮,我还真认不出来你。”赵林笑着答道。

“是大师兄吗?”姑娘的眼神有些黯淡,“二师兄,这两年你过得还好吧?当时爹爹对你那么坏,可我也帮不上你什么忙,对不起...”说着话,姑娘的眼圈开始泛红了。

“歆儿,都过去了,咱不提这个了。师父...他老人家近来如何?没有了我这个不肖徒弟,他老人家应该省去不少烦心事吧,呵呵。”赵林苦笑了两声。

“二师兄,别这么说,其实爹爹他也很后悔的。有时候师兄弟都不在他身边时,他总会跟我念叨起你,说当初是错怪你了。二师兄,你不要再生爹爹的气了,好吗?歆儿替爹爹给你道歉了!”说完,歆儿双腿一屈,竟似要给赵林跪下。

赵林双手一搭,也未见其用力,便已将歆儿扶了起来,又道:“傻丫头,又说疯话。俗话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师父再怎么对我都是应该的,我从没怨过师父半分,毕竟当时我也是年少气盛,有做的不对之处。”

“那再过五日,就是爹爹的寿辰了。二师兄,你会回去给爹爹祝寿吗?”歆儿一脸期盼地望着赵林问道。

“这个...”赵林犹豫了,离开“正气庄”两年,他当然想回去看看一众师兄弟,毕竟对那里还是有感情的,可自己该以什么样的身份回去呢?

“二师兄,你还在生爹爹的气吗?”

“歆儿,我已经被师父逐出门墙,如果回去拜寿,我不知该如何自处啊。”

“其实我也不想回去,因为爹爹说要在寿宴上宣布我和大师兄订亲的事。”

“这不是好事吗?二师兄在这儿先恭喜你了。”

“大师兄平时神神秘秘,总是装出来一副老好人的样子,我觉得他才不可靠呢!说不定,他就是为了爹爹这个‘正气庄’庄主的位置,才想要娶我的。”

“大师兄为人确实有些古怪,但他对你的喜欢,师兄弟们都有目共睹,你居然还说他不靠谱。那你觉得谁才能配得上你?”

歆儿一对大眼睛转了转,笑眯眯地对赵林道:“二师兄,我觉得你倒是个不错的人选。”

赵林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道:“歆儿,你这玩笑开得有些大了,不过很好笑,哈哈哈...”

“切,你这人真没劲,”歆儿给了赵林一个白眼,“爹爹寿宴你不想去,那再加上我要订婚,你难道也不去吗?”

“好吧,看在小师妹的面子上,到时我一定去,好不好?算我怕了你。”赵林无奈地道。

“这才对嘛,”歆儿的大眼睛眯成了一对小月牙,“那到时我就等着二师兄喽。这订婚礼物嘛,随便一点就好了。听说你得到了一把什么什么弓,个头还挺大,拿来挂在婚房里作装饰品再好不过了,就是它吧。还有爹爹那里你也别忘了再准备一份礼物哦。”

赵林听到歆儿在说“什么什么弓”时,瞳孔微不可察地一缩。等到歆儿说完,赵林才微笑道:“好,到时候保你满意,好吗?”

“那二师兄,我就不多耽了,回去我也要准备准备呢。”

“那走吧,小师妹,我送你一程。”

“不用了,二师兄,你忙着吧,刚才那个有点三脚猫功夫的蟊贼其实我能对付的。不过是他出招突然,把我唬住了而已。我再上路时会多加提防的。二师兄保重,记得到时要来哦。”

歆儿边说边整理好着装,说完也不等赵林答话,转身出了内院,穿过大堂,奔“正气庄”方向走去。

赵林看着歆儿的背影若有所思。不大一会儿,他也从后门离开了客栈,不知去向了哪里。

傍晚时分,李云超按着雇主给的消息,找到了雇主的住所。大门未关,李云超便敲敲门,走了进去。

雇主是个二十七八岁、衣着鲜艳的男子,吃过晚饭,正躺在院中的藤椅上摇扇乘凉。

他见李云超来了,便起身道:“兄台此时来访,必定是已然得手了,看来我看人的眼光还是很准的。兄台且等片刻,我这就为兄台取来剩下的佣金。”

“不必了。”小孟抬手制止了男子,道:“我失败了。”

男子听了这话,双眼微眯,似乎在思考着李云超话语的真实性。片刻后,男子问道:“兄台莫非是在说笑?”

李云超伸手入怀,取出了一张五百两的银票,放在了男子一旁的石桌上,抱了抱拳道:“这次遇到个硬点子插手此事,我不是他的对手,所以这钱我不要了,定钱也一并还给你。如果有可能,你也可以再给我个别的任务。”

“哦?失败了?钱你不要了?这就算完了?我要是没有别的任务再给你呢?”男子语气不善道。

“既如此,那在下就准备告辞了!”李云超不答男子的话,转身欲走。

“慢着!”男子把扇子交到左手,缓缓踱到李云超跟前,问道:“你说的前去插手那人,你可认识?”

“我不认识!”

“那他有没有问你,为什么要杀那姑娘呢?”

“没有,即便问了,我也不会说。干我们这行最重要的,就是对雇主的身份守口如瓶。”

“好,很好!你可以走了,不过走之前,你得留一样东西给我,不然我费时费力地将你请来,你一句‘任务失败’就当事情没有发生过,也没有接受任何惩罚,恐怕说不过去吧。”

李云超想了想,点点头道:“你说的有理,那你想要什么?”

“要你的命!”男子话未说完,右掌便已印在了李云超心口。

猝不及防之下,李云超被男子一掌打得踉跄后退,摔出门外。

男子见状,连忙纵身跟着跳出门外,等想要再给李云超补上一下子时,却发现李云超已经鸿飞冥冥,踪影不见!

男子皱了皱眉,扭头向左右来回望了望。只见在朦胧的月光下,左手巷口处影影绰绰有一人正在行走。

男子当即身形一闪,三两个起落赶到那人面前,他还未看清那人的面容,抬手便欲出掌。

却只听那人对男子道:“大师兄好快的身法,莫非你是特意出门前来迎接我的不成?”

上一章:《诡镇▪反客为主》 目录列表 下一章:暂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五环明明 诡镇▪反客为主 天已擦黑,小镇的一头走来一个男子。 说也奇怪,才一更天里,尚未到就寝时分,小镇中竟没...
    五环明明阅读 144评论 0 5
  • 三年一班刘昊读书时长30分,妈妈陪读《我读书,我快乐》,
    liuhao刘昊阅读 44评论 0 0
  • 妙语来宁后, 每天睡觉前都一起看书, 开始是看《婴儿画报》, 因为是订阅的, 总共有10本左右, 主要讲一些日常行...
    妙不可言语阅读 179评论 0 0
  • 说好了周二下午坐飞机走,结果你真开车去了!你可真有主意呀!吓死妈了,心疼我儿! 儿大不由娘啊!心疼我宝,从小到大,...
    2016级7班服务生阅读 108评论 0 0
  • 猫徒弟的虎姐阅读 218评论 0 1
  • 今天,我读了沈石溪的《五彩龙鸟》,知道了侏罗纪世界恐龙的演变,同时也懂得了不论是人类还是动物都应该学会互相帮...
    赵晨ddd阅读 284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