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 后

你零碎的退后,跌成一瓣一瓣的花香。

你看十五的月圆,总觉出线条的不踏实。月心里是扎扎实实的失落,墨迹斑斑的样子。晚间的时候,你的脾气突然变得不可抑制。这个世界都在错。

煮茶的器皿在角落里积了半许尘,你只是每日痴看它。看它一圈一圈的透明变得模糊粘稠。天气也磨磨蹭蹭地热起来了。猛然一口咬住立夏,丝丝不肯放,平白招惹了雷雨。最难熬是风雨欲来,粘在身上褪不去的汗渍。进不得,亦退不得,僵在那里,落日都隐没在白茫茫的光里。

你说想起红楼。大观园的午后,就是这样的呀。静悄悄,各自为阵。你挑你的线头,我听我的鹦鹉唱。谁家的丫头,又转过园子给哪家主子送去遗落的手帕,还实实的含着女儿香呢。错过了时节的花,偃偃地在夏日绿纱窗外开着。还是那一杆子竹好。这个日子里,悄悄地颜色深起来,撩开帘子,埋住了那一丛焉掉的杂草,自有清冽之感。

埋怨不得。你在湖边绕起圈来。故意甩手扔石子,惊动黑暗里的儿女情长。你笑着,回头说,故意的。然后身后的人就骂你身旁的人。无意义的生命如同一场霍乱,让身旁爱你的人,死伤无数。

你在黑夜里,挑着些无光的道,来来回回地走。想说这句,却转口变成一句,凭什么。竟没有料到,这样一句,你的泪也跟着掉下来。月亮着实不如隔日的,你都不愿抬头做丝毫的顾盼。絮絮叨叨说了好多。好多。最后,你不再开口了。埋头一场苦睡。

是你打翻了那记忆里的尘埃吗。呛得迷了双眼。做个拼图怎么样。嘿。还记得吗。还记得吗。是你一页一页翻看他的书,寻找他每一个字迹,然后在自己的书上的同一个地方用同样的笔迹描摹。是你曾枕着他的书,听了一夜的歌。是你在某个雨天,紧紧跟随,步步泥泞地在身后看洁白的身影。是你在一整个夏天里都模仿他的签名,然后在自家的墙面写出无数个他。这是你呀。还认识吗。还记得吗。

太旧了。点滴心事,大段大段的雨季都过来了。发霉了的一切都霉烂了。以往的衣都是不称心的剪裁,以往的蝉都是不称职的聒噪,以往的月,以往的雨,以往的未来,都是无法承担的今时。

年轮是结疤的指纹,覆手错出天涯的星。你看见有些明丽还没有盛开,就含苞待亡了。花事了罢了。昨儿的月,科学地圆,你只是觉出几许相思。广寒宫里,你还是只愿做一棵桂花树。甚甚嚣嚣的尘土翻了又翻,你说,迟暮了,别等了。伞都破了。然后自顾自又笑起来。

若是在大观园里,这个时候,合该是有些响动了。窸窸窣窣到处都是裙裾,团扇扑打出风声凉凉。

你若盛开,清风当徐徐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