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26 chapter27 爬山路上一程又一程

外出办事的路上,不时会看到树枝上开着黄色、粉色、红色的小花,心生喜爱,再看马路中间的河道,恍惚原本干涸的水道现在却蓄满了水,波光粼粼,反射着细碎的阳光,点点晶莹......让人觉得整个街景都朝气而明亮。回来的路上,夕阳斜下,脑海里突然浮现出那年爬山穿越走过的一条山路,很是山花烂漫,它好像这么多年就一直在记忆里等着被我拣出来似的。

我总是封存过去,每经历一段总想着把它掩埋,但就像某刻打开了什么,生活在一点点变得不同时,过去的一些事开始自发地、以与一贯以来不同的面貌不断地从心底泛了出来,似怂恿着我看见它的不同甚至去体验那不同。这条山路的美好忆起也是如此,心中被唤起了某种涌动——去看看它,会有不同。但是,阻碍爬山的念头很多:爬山有些自虐,也担心现在的体力应该不足以支持我爬得上去;再说,这个时节树还没绿、山也光秃秃的,怕是没啥风景可看,会无聊吧;还有,要浪费一天时间呢;容易晒黑,也是个问题......其实并不算纠结,我知道自己想去爬山了。

起初,与往常没有什么不同,即使到了山下开始往上走时,我也只是按习惯找了一条人少的小路,迈着细碎的步子慢吞吞地走,与在住的小区里走好像没甚不同。长长的山路上,没有人也没有景,但是四周静谧倒是很合我心意。慢慢地,走出了兴致,前面一颗张牙舞爪状的树看着很有生命力的样子、头顶周围不同种鸟叫声像是要引出我明快跳跃的心声、细看会发现路边很多枝条上冒着嫩嫩的芽尖……很平静的山路就这样带我走进处处散发着春意盎然的、生命勃发的更深之处,我心越来越宁静、甚或有些许喜悦。即时有点晒,却越走越惬意,不觉就这样走下去,等再抬头时,恍然一条林荫石子路蜿蜒而上,顿觉欣喜。不知道这条路会上到哪里,我想就这样顺着它走。走着走着觉得很有意境,便到一颗小树下坐,此时正是中午,一阵乏困不觉让我眯上了眼,越来越清晰地有:不远处人声的嘈杂和山下公路的汽车声,风吹跑地上落叶的翻动声和拂过脸庞碎发时凉丝丝的抚触感,不同的鸟叫远近相宜地一声递着另一声,阳光暖洋洋地洒在头顶上继而到了眼前,那一定是金灿灿地铺满一地......忽而,耳旁由远及近地传来人走在落叶上的沙沙声和说话声,一男一女从我眼前走过,女人声音洪亮地说着什么,男人似乎拄着登山杖而脚步一顿一顿。当他们走远了后,我慢慢睁开了眼睛,眼睛所到之处一片明亮,就像是比之前看清了更多。

起身再走时,身体轻盈了起来,心里感到稀奇,今天兴致怎的如此好呢,为什么呢,其实这也是我今天来爬山想知道的这不同是怎么发生的。一念牵起又一念,甚至生起了更多过去和未来的沉沉浮浮。这时太阳照的越来越烈,脚下也渐渐成了干巴巴的土路,于是希冀着走到林荫路就好了,也开始盘算是不是要爬到山顶呢,又觉得不要为难自己了吧......心中起了诸多波折,随之便是无趣和烦意,但终还是被不知前面有什么的好奇心而压了下去。说不上是心头杂念起而照见了这一段的枯燥爬山路呢,还是反之。

走了长长的一段路,腿有些沉,嘴开始干,脸颊也微微发烫,心里想着果然爬山是累的。这时出现了一条岔路,我果断选择了深入山谷的小径,而放弃了原本走着的向上的山脊的宽路。小径一路上都有荆棘或枯枝阻挡,只好拿外套来开路,越走越深时会有点害怕,在绕到一处凸出来的山坳时,前面看着像是一边是悬崖,便心生退意。这时恰好走出来两人,被告知前面的路的确很难走,于是我就返回到山脊上的路。也没觉得走了冤枉路,那刻的选择是贪凉快,这刻的选择是保险。

也是因为这段插曲,再在山脊上爬时就觉得还可以忍受了。又爬了不长一段后,开始了盘山腰,缓缓上坡。除了渴之外,心中又起了兴趣之意,脚步不觉开始散漫,眼光注意起了路过的景物。记得自己摸着一颗层层褶皱、干裂蜕皮的树,摸着摸着就像是在摸着自己,心想这层层之下就是柔柔嫩嫩的芯吧,岁月风雨造成了外面的裂缝痕痕、沟沟坎坎,却也在一层层脱落的外皮之内,生命力一直在向下扎得更深、向上长的更蓬勃。万物皆如此。抱了那颗树一会儿,想它会不会与我心意相通呢,放开时竟有些不舍。再往前走,发现很多树都是这样子的,于是,看横叉出来的枝条、地上散落的果壳、脚下的干树叶时......都很亲切。后来拾起一个果核,不自觉地出口说“带你去一个地方,给你找个伴儿”,说完觉得自己很是幼稚但有趣,于是便乐呵呵地开始寻迹着找另一个果核和安顿它们的好风水,又觉着刻意讲究了反而失了冥冥安排,终于拾到一个落单的同类果核,便把它俩一起放在一颗小树阴凉下的草丛上,说了再见。后面这一路我都是这样的自在烂漫。

山腰盘了约半小时后,又开始了上山路,并且逐渐地遇见下山的人们。于是我便跟人家搭话:你们从哪儿下来的呢、还要多久可以到山顶呢、两百米是要走多久呢.....印象深的是一对长相淳朴的年轻男女,他们说上面的路很陡不好走,我也跟他们说下面的路也陡不好走要小心,说完我们相视大笑,交错而过各自继续上山、下山,那时我眼前好像闪过一些模糊的片段和画面,很短暂的一下拂过却就像是那刻把过去的很多放下了。

再往上爬,已经感到吃力,开始心里暗示要坚持,只有靠意志力支撑着才能再往前一步、再往上一步。一直认为自己害怕遇到需要靠意志力的时候或事情,因为不想再去经历那种艰难苦撑的记忆,可生活从不会放过自己所害怕的。心中生了胆怯,步子更觉发沉,只想躺在地上滚下山去,可我知道今天来爬山就是想知道自己如何度过此刻。我开始想,其实爬不爬到山顶不重要,爬到哪返回都可以,而这个山顶好像快到了,自己现在还有些力气,再往上去些试试…...当不强求自己时,当开始知道选择时,不知不觉就爬上了山顶。

山顶坐落的亭子里坐了很多人,就听有人说,“三分之二的人从这下去了,三分之一的人再往上爬到了峰顶”。我转头看向山峰一侧,一条隐隐绰绰的山路绵延而上一直到更高的山顶,而山顶之上还有山顶。我心想,不爬了哈,今天已经很不错了,一个人难得爬山爬的这么有趣味,这才是重要的,一山还有一山高,一味求登顶没甚意义。作了一番心理活动后,便开始划算着找另一条路下山。

旁边有个小山坡,想着上去看看更高处后就往下走。可是再下来后走着走着便没遇到另一条下山的路,明明上来时看到有人从那条路下去的啊,怎么就再碰不到了,等想是不是错过去了时,才发现自己已经走在了那条上主峰的路上了。路上不时的有人经过,便想着往前走走看吧,过了一段路走到一片树林前时,实在走不动了只好坐下歇着。那片树林看着很是茂密很是阴凉,相比之前上山的路还要吸引人,而且不断有人从上面下山出来,看着很是热闹。于是我便进了树林,又过了一块平地,再继续向上。逐渐,周围有什么已经不再有体会了,口渴也不觉得是什么了,只越来越觉得没什么力气再走了,耳旁只能听到自己清晰的喘气声。走不动时,我就想自己是不是有好胜心呢,可是不该啊,我现在最怕做挑战自己的事了。歇一会儿又有了点力气时,我又想为什么还是想继续往上爬呢,心里有个声音也慢慢浮现:我想爬到山顶看看、找另一条路下去。

这时,走一段路,我就需要坐下来歇歇了。爬到一段越来越陡峭的石头路时,遇到几拨下山的人们,不少人给我跟对他们下山的劝告,因为那个时间已经是下午了,疲惫之外我又添了时间的紧迫。记得手扶着一块大石头往上爬时,已经分不清是什么支撑着往上走了,腿上一点劲都使不出来,索性就歪坐了下去,扔着小石子玩,听到不远处刚走过去的男孩对同伴说“我一个以前的女朋友,身高一米八”,同伴说“好厉害啊,你找那么高的”,这个男孩说“这有什么关系嘛”......听到这时便觉这男孩有趣。再放眼望去,人影绰绰,山峦起伏,心中顿生一种快意洒脱之感。返身扶住大石往上登时,我终于清晰地觉出了今天爬山的不同。刚才觉得爬不下去的路也随着心敞亮了起来,脚下的石头按摩着脚掌,细细体会就能知道那是圆滑的还是棱角的,干土下面其实是湿润润的土看着就有凉意,旁边一块大石摸着凉快,我便躺了上去感受,腹部贴着石块的地方一跳一跳的那么清晰......就这样一会儿惬意自得一会儿咬牙坚持,当身子越来越弓向地面时,终于到了峰顶。

到了峰顶,也没什么一览众山小的感触或是惊喜,也许是因为我把这次的意义放在了上山的这一程又一程。人们用石子磊的一个石堆,貌似是说明此为登顶的意思吧。同时发现下面乃是一条条盘山公路,似乎沿着它下山的话不知会下到哪里去。正打算下去问人找路,没走几步,背后又有两人上来。一个人告诉我原路返回是最好的选择而他要往前再绕两座山,叮嘱我小心后就脚程飞跃地走了。于是我问另一人,当我问到他要原路返回,还没问出要不要一起走时,他就像是迫不及待地就飞跑似的下去了,我心里一阵古怪,其实我也是贪图自在而喜欢一个人走的人,古怪别人作甚,所以罢了。是的,显然另一条路下去貌似还有很多未知且又担心着天黑前能不能下山,那么就原路返回。

下了一小段路时,看到有人要过到另一边的山路去,一询问果然他要走另一条未知的路下去,我便说明据说那条路天黑前怕是下不去,最终我们一起按来时的方向下山。因为有了同伴,一边聊着天一边分心着膝盖处不时的疼痛和脚下的打滑,便觉得是一晃神就到了山下,将将天黑。今天很幸运遇见了这位同伴,不然我不一定能天黑前下山。路上同伴给了几个水果,因为当时我已经一天未食而很渴很乏,所以更觉得珍贵。聊天中同伴还不断鼓励我以后要多跑步和游泳,我说没时间啊,他说不加班就有时间了啊。我想这一路我应该对他说过好多次自己没时间,但是那刻我意识到了自己多么的固执......还有很多感触,我希望自己不仅仅只是在那刻才有,愿我记得再深一些。

这次爬山,我虽没有走到记忆里的那条山路,但它无疑是有意义的。它打破了我以为的自己体力不行、爬山无趣又艰难的由来已久的固执己见,也如我所料的体验到那不同,甚至比预料的还更多。

愿在生活中也一点点打开,我很好奇那将有什么不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