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you

                                                   文/不如写故事

 对于我这种长相一般,家世一般的农村姑娘来说,生活大部分是柴米油盐,但,其实内心全是偶像剧的套路,套路啊。

     两年前我考入了一所二流大学,过着平平淡淡的日子,全宿舍六只单身汪,还有身边的一群朋友也是单身,(我这是上辈子的桃花太好了嘛-_-||),临近放假,跟我临市的一位高中同学叶怡要我去找她,说虽然距离不远,但两年也没见几次面,还有就是过年她不回家,那放假我们也没机会见了,于是我就去了。

            到了火车站,她去接我的,说等一会儿,她还叫了两个人,我问她同性还是异性,她眨眨眼诡异的对我说“异性”,‘天哪,异性,后悔自己没好好打扮了’,我们先去她宿舍等,过了十分钟她神秘的对我说,‘他们来啦,走吧’。  我娇羞的向外回眸一探,“哎呀,我去,这不是高中时我班的那两儿活宝胖子嘛”,我冲他两儿翻了翻白眼“你两儿小胖子是咋来的腻”,‘省鹏跟我临校你不知道吧,我也是安定好久才知道的’。叶怡说。“纳尼,省大胖子,哎呦,行啊。不对,不对,这是要跟我秀恩爱来啦嘛”,我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问董坤你怎么来了,你离我们这儿可十万八千里呢,他挠挠头,“不是,我是想要旅行,来到这,知道省鹏在这,就来看看,才知道你也在这,他就说那咱们四个聚聚吧,我想也行,反正是下午五点的车票”。“原来你下午还要走啊,好忙啊,董大老板”,我半开玩笑的说。“走吧吃饭去啊,都他妈一点啦快”省坤嚷嚷道,我附和道“你倒是带路啊”。我们去一家火锅店,说说笑笑转眼道了四点。董坤说“哎呀,快到点了,我带走了,时间过得真快”。我们把他送到公交车站,他说“时间还早呢,你再带墨轩去玩玩吧,毕竟也没怎么聚过,回家有机会,咱们几个再聚一下”。我撇了一下嘴“是让我当电灯泡嘛,oh,my god,我难道来了个假聚会”。省鹏说“也是时间还早,咱们去唱歌吧,我叫上我几个朋友,有帅哥呦B-)”。‘无所谓呀’我说。说走就走!              

             到了KTV没几分钟,他的好‘基友’就来了,我和叶怡冲他三儿打了个招呼,我感觉有些尴尬,就随口问一句“你们几个一个专业的”,其中一个人说“谁跟这孙子一个专业的啊”。“去你的”省鹏说“见有美女跟嫂子在这儿,就不跟你计较了,晚会儿还是三个打一个”,他又说。我和叶怡笑了笑。“他们老是这样,我都习惯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两儿情侣呢”叶怡说。不一会儿服务员给我们上了十几罐酒,“真不喝啊”,省鹏对我旁边的人说。“你说呢,我还要每次在我脑门儿上贴上‘戒酒’啊”。“行,行”省鹏说。“我去拿几瓶饮料去,哎,墨轩你也别喝酒啊”,叶怡说。‘多平淡所以自己刻意为难,多遗憾被抛弃的人没喜感,,,’。我虽然是五音不全,但,我听力还是很好的,不得不说,这低沉的音调,真是练家子啊,不得不让我想偷瞄一下隔壁的容颜。[为什么要偷瞄呢,因为他们进KTV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所以他们几个我都没瞅清相貌],but,我忍住了,我竟然忍住了,其实,其实我不想忍哪::>_<::。叶怡进来听到他唱歌说“怎么样,我们歌神唱的不错吧,他可是唱变学校无敌手啊”一连唱了几首,不得不说,我,已被其充满磁性的嗓音所深深折服。[听他唱歌时老想抱着他胳膊啦,呃,这不是很贱吧,充其量这只是迷妹的幻想而已啦-_-||]突然他转向我,这么久也见你唱啊。我害羞的摆摆手说,“不行,不行,我五音不全的,不行你问他两儿”我指了指旁边的叶怡和省鹏。省鹏笑了笑“那又怎么了,都是自己人,没事,随便唱,那我不也跑调嘛,害啥羞啊”。“对呀,没事,小五也跑调”他对坐在点歌台的那个人说。我也冲小五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唱陈奕迅的歌时,我招架不住,就说来给我话筒,我唱。他说“来小五,把话筒给她”我厚着脸皮唱了几句。他可能是不忍心看到我把easen的歌的唱那么惨不忍睹,就跟我合唱起来了,一曲唱完,他冲我鼓掌说“好,好,唱的不错呦”。我遮住半边脸低声说“你能不能说实话啊”。又唱了一阵,当然了我也豁出去了唱了几首,他都会跟我说“哎呀,不错呀,比小五强多了”。我也就笑笑,不知道谁点了儿歌,大家唏嘘谁点的啊,切。我哼哼了几句。他说切什么呀,有人唱。他把话筒放到我嘴边说“我给你拿着,你唱”。我红着脸竟然给尴尬的唱了。他像是对着小孩子似的露出了那种笑容。一回儿他又说,你看我可以拿起灯光,他用手抓住灯射下来的光线,我敷衍的说了句“是呀,好神奇呀,真的好神奇啊”他满面笑容的说“是吧,神奇吧”。我能说啥呢。一回儿他又举起他手中的饮料说“我觉得这是饮料中最难喝的,有一种坏水果的味道,不信,你闻闻”说着就把饮料放在我鼻子上。“还行啊,哪有啦”我说。时间有点晚,我有点小困,在桌子上趴了一会儿,一会儿我忘他那瞟了一眼,他赶紧看屏幕唱起来歌。趁机我就跟他说“你唱歌真不错,有潜力”。他很自豪的呆呆笑了笑。期间我两儿又一起合唱了几首歌,他的另外两个小伙伴每当我两儿唱的时候总是唏嘘一阵儿。并对着他说“哎呦,真贱”。

           时间过得真快,已经十二点了,省鹏说,让她两儿回去吧,别让他两儿陪咱们这些夜猫子熬夜啦。[其实我是不想走的],“行啊,走吧,叶怡”。虽然我心里很不舍。

           “先别走,要不咱们再唱首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day1_2016年9月20日 下午两点半从北京出发,近两天北京以神速度降温,阴冷 萧瑟,秋雨绵绵。从北京到上海,...
    乔溪阅读 38评论 0 0
  • 文/姚小飞 看到标题想要哼哼两句的基本已经人过中年了,那英的这首歌在上世纪末央视春晚演唱后,遂一发不可收拾,迅速红...
    姚小飞阅读 206评论 0 0
  • 比如看看喜欢的书,练练吉他,来一场小旅行,背一点单词,看点电影等等等等,总之,我不要无边无际的手游,和床上的无所事...
    Mass_DA阅读 36评论 1 1
  • 信仰这个词,我第一次正视它,是在入党宣言那天,同学问我,党是你的信仰吗? 我沉默了。 一是我不知道我的信仰是什么。...
    夏天二三事阅读 129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