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蜜同人润玉锦觅CP之《美玉衾寒谁与共》第 23 章五

文/梅姐姐

郑重声明:本人开坑,写《香蜜沉沉烬如霜》润玉锦觅CP同人小说的初衷是因为大爱我们家润玉,以及为了圆自己一个happy ending的心愿。本人尊重原著作者电线的原创版权,文中出现的大部分人物角色和IP创意版权均属原作者。本小说仅供交流娱乐,绝不以此牟利收取任何费用,或用于商业用途。

第 23 章 翩翩彩翼化红霞,悠悠春梦随云散(五)


只听见那骑马之人“欤”一声勒马,叫卖声、马蹄声、孩子的哭声似乎一下子都消失不见了,周围安静了下来,而我的心砰砰直跳,好像马上就要跳出嗓子眼。

过来好半天,才听见有人小声议论:“孩子呢?”“怎么在那啊?”……

“孩子没死吗?”我颤巍巍张开双眼,却只看见那懵懂小童不知何时,竟然到了那算命先生的怀里。难道说,是他救下了孩子?

而那位勒马不及的武将,扬起马鞭,大声呵斥道:“小孩,你不要命了!想死滚远点,别妨碍老子办差。”孩子原本就受惊过度,哪里还经得住这样的训斥,当即又“哇哇哇”大哭起来。

算命先生被那孩子一哭,顿时没了主意:“喂喂喂,小娃娃,你别哭啊!贫道最怕女子哭了,不论大小……哎哎哎,你别把眼泪鼻涕弄我袍子上,这让帅气的我怎么出去见人啊!”

原本紧张无比的气氛,被他这不着调的话一搅和,大家也渐觉松了口气。我走了过去,从算命先生怀里接过孩子:“把孩子给我吧。”说来也怪,孩子到了我手中,竟就不再哭了,看来我还是挺招孩子喜欢的。

“多谢,多谢!”丢了烫手山芋之后,他就立马整衣裳,还从身上掏出一面阴阳八卦铜镜,将头发理了一番。

武将见没出什么大事,也无意纠缠,只是放了句狠话:“算你命大。”说罢,一甩鞭子,向后头一辆华丽无比的马车奔去。马车中人此刻将帘子掀开,那是一只纤长白皙的手,头上插的黄金凤凰步摇,显示女子身份的尊贵。

那武将听完女子的吩咐之后,将手一挥,大声喊道:“众人听命,继续往南。”

“是。”一众人又浩浩荡荡往南行进,而我心中则有些疑惑:“再往南走,不就是我们圣医族吗?这帮人来做什么的?看着像朝廷的人……”

算命先生原本还紧张兮兮打理自己的衣裳和头发,此刻却不知为什么竟呆在那边,嘴里喃喃自语:“怎么会是她?她怎么也来了?莫不是来寻火神的吧……”

“火神?”这算命的还真是古怪。我见他有些出神,就问道:“喂,我说先生,方才你怎么救了这孩子的?”

谁知算命先生并不答我话,只是望着远去的车马发呆。于是,我抽出一只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你没事吧?若是你想找他们,却也不难。看在你救了这孩子的份上,我告诉你,他们可能要前往圣医族。”

“啊!你说什么?”算命先生这才回过神来,“怎么救了这孩子?既然你是神仙,自然我也是神仙啊,救个凡人还不简单。”

听着他这莫名其妙的话,我忍不住又白了他一眼,本想反驳他几句。此时,孩子的娘总算是出现了,千恩万谢从我怀中接过孩子,不停地向我和算命先生道谢。

原来她家是卖豆腐的,方才有个老主顾买了她的豆腐,让送到家中。于是,她嘱咐孩子乖乖待在豆腐摊子边上,让她别四处跑。想着快去快回,却没曾想遇见这样的险事,好在是有惊无险。

“两位恩公,奴家身上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可以答谢救命之恩。这两块豆腐是我自个今早磨得,就送给二位吧,不要嫌弃。”说罢,就要拉着孩子跪下谢恩。

我连忙拉住她:“不不不,大婶,我没出什么力,是这位先生救了你家孩子。”

“别别别,”算命先生也来拉她,接过她手捧的豆腐,“一切皆是天定之缘。不过,豆腐我们就收下了,这恩情就算你还过了。快点带着孩子家去吧!”

女子抹抹眼泪,感恩戴德牵着孩子离开了。见她们母女离开,算命先生把豆腐一股脑塞我手里:“姑娘,豆腐送你,贫道有事,先行一步。”

“那若是日后有事,如何找先生啊?”我觉得这算命先生还是有点能耐,连忙问道。

“不必你找我,我自会来寻你。”说罢,一眨眼就消失不见了,我也只好赶紧往山中小木屋赶去。待我气喘吁吁赶到小木屋前,正想进门,却听见里面传出“乒乒乓乓”的声音,甚是奇怪。

我心道:萧玉此刻受伤,应该在卧床休息,莫不是什么野兽闯了进门?不对啊,大白天的,门户也关得挺严实的,听着声音也不像啊。再一想,莫不是萧玉的仇家寻上门了吧?我连忙操起门边上一根大木棍,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冲进门去,大喊道:“小鱼快跑,我来救你!”

不曾想,一个水盆“梆”一声落到地上,盆中的水溅了起来,把我的衣角都弄湿了……再一看萧玉红着一张脸,急急忙忙抓起一旁的衣服,想挡住赤果果的上身,却是挡也挡不住。

见此情景,我当下丢了手中的木棍,“啊”一声尖叫起来,连忙用双手捂住眼睛。只见听萧玉局促不安唤我:“觅儿,姑娘,我……”

“我,什么我,你赶紧穿衣服啊!”

“是是是,觅儿莫怕……”又听见萧玉窸窸窣窣穿衣服,我猛地想起药篓里头那套衣裳,就转了个身道:“里面有套新衣,你换上吧,你身上那套衣裳脏了……”

“多谢。”萧玉应声,我便感觉到有双手在药篓里翻找,篓子里头的锦鸡吓得咯咯咯直叫唤,鲤鱼也直蹦哒。可那厢的萧玉,似乎找了半天都没翻到。

我心想:这个萧玉可是真够笨的,于是放下手:“你可别把我的鸡蛋和豆腐翻烂了,衣裳用油布包着呢。”

“好,”感觉又是一阵手忙脚乱,然后听见他欣喜喊道:“找到了。”

接着又是一阵窸窸窣窣的穿衣声,过了一会,我忍不住问道:“穿好了吗?”

“没,稍等片刻。”

“穿好了没?”

“没,再等等。”

“都大半天了,你到底穿好了没?”我实在是有些忍不下去了。

“这个,觅儿,要不再等等……”萧玉局促不安道。

“不等了,不等了,你简直比大姑娘还麻烦。”我转过身去一看,只见到萧玉身上的衣裳耷拉着半边,手足无措,忍不住扑哧一笑:“我说小鱼,你这么大一个人了,怎么连衣裳都穿不好,看来真是个锦衣玉食的公子哥啊。”

“让觅儿见笑了……”被我一取笑,萧玉的脸色又红了起来。

“来,我来帮你吧。”我走过去,先把衣裳拉好,绕过他的细腰,将腰带妥帖系好。让他绕了一圈给我看看,心想:这萧玉洗洗干净,换身衣裳,还是挺俊的,拍拍手道了声,“好了。”

“多谢,觅儿。”萧玉的脸色依旧一片潮红。我晓得他脸皮薄,也不再逗他。我把药篓放下,就开始收拾地上一片狼籍,问道:“方才我进门之时,你不好好在床上躺着,这是在做什么?”

“我,我想烧点水,将一身血污拾掇一下,恐玷污了此处,毕竟是觅儿的住处……”萧玉见我收拾,也过来帮手。

“烧点水,能弄成这样啊?看来,果真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啊。”我忍不住再调侃他。

“萧玉惭愧,”萧玉的脸如同红霞一般,“不过,恳请觅儿指点一二,萧玉定能学会。”

看着萧玉一脸恳切,我也不好再取笑于他,于是道:“那我烧饭,你帮着烧火?”萧玉顺从点点头。我教他如何生火,加柴,虽说搞得有些灰头土脸,但好歹学会了烧火。

不知是被烟气呛着了,还是累着了,萧玉猛地咳嗽起来。我有些于心不忍:“小鱼,你这才受伤,还是先去床上躺着吧。这火我来看顾,回头饭做好了,我喊你就好。”

萧玉摆摆手,待气息平顺了,回话道:“觅儿,我无妨,这是老毛病了。先前受得也不过是些皮外伤,我想帮着你做些事,让你不要如此操劳。”

我心头一热:也真难为他了,身上中毒,被仇家追杀受伤,还想着尽量不给别人添麻烦。眼睛瞄见了他手腕处的红绳,连忙问道:“小鱼,你手腕处的红绳如何得来的?”

萧玉抬起头望着我,有些疑惑:“觅儿,为何问起此物,可是有什么不妥?”

“不不不,你看!”我将自己手腕处的红绳露了出来,给萧玉看。萧玉一看,果然脸色一变:“竟然一模一样。”

萧玉顿了顿,而后轻声道:“这红绳自我懂事起就有,母,母亲曾嘱咐过,不论何时何地都不能摘下它。此前,我府中曾来了位得道高人,他说……”

“他说什么?”我急急问道。

“他说,这红绳与我的,姻缘有关。”萧玉说罢,偷偷瞟了我一眼。

“与姻缘有关……”我不由想起今日在集市上遇到的那个奇怪的算命先生,“我在集市上遇到一个算命先生,他说我的红绳是月老给的,找我的命中之人……”

“此言当真?”萧玉听我之言,便激动了起来。我这才发觉自己有所失言,不禁也脸红起来。虽说我长居圣医族,不拘世俗之见,可是这样一说,就好像我认定我们就是天生一对。

“假的啦,那个算命先生怪得很,还说我和他都是神仙呢!豆腐鱼汤好了,等我再炒个鸡蛋……”我觉得有些尴尬,便把话岔开。

听言,萧玉却是轻轻叹了口气,哀哀道:“真的也好,假的也罢。就我眼下的光景,这般身子骨,都不知道能活到几日,何必还拖累一人……”

“小鱼,你身上这毒又不是不能解,何必如此丧气呢?”我劝慰道。

“什么?我的毒能解!”萧玉激动得站起身来,一把将我的手死死抓住。


上一章 翩翩彩翼化红霞 悠悠春梦随云散(四)
下一章 翩翩彩翼化红霞 悠悠春梦随云散(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