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远走的时光(26)生病

回到宿舍,我以为只有我一人没回去,打开灯才发现,宿舍里还有人,原来是姚姚。不过她已经睡着了,我轻手轻脚地洗漱,然后安安静静地躺下。只是没多久就听到她的咳嗽声,应该是感冒了,最近气温突然转凉,好多人都感冒了,我喊她起来去医院。

她却闷声闷气地说:“不用了,明天去买点药就好了。”

她的固执我是相当了解的,加上她最近的脾气,我也没强求,继续躺在床上。她的咳嗽声一阵接一阵,听得我的心里也很难受,我还在琢磨着怎么劝她去看病。然后就听到了细碎呜咽声,我再也忍不住了,从床上爬起来穿好衣服,把她从床上硬拉起来,给她找了两件厚大衣披上,帮她戴好帽子,她也没再反抗。

我摸了一下她的额头很烫,应该是发烧了。学校的校医院晚上应该还有人值班,我搀着她一路急走。晚上寒气很重,只是心里焦急,到了校医院之后我才发现自己居然出了一身汗。凉风一吹,这才感觉到冷。

姚姚量了体温,三十九度八,高烧,拖到明天真不知道是啥状况了。

医生建议要输液,姚姚却执意要回去,我就是搞不明白,她为何如此,身体是自己的,生病也是她自己难受,为什么不对自己好点,爱惜一点自己的身体呢?

看着她那痛苦的表情,我对医生说:“她现在烧的有点不清醒,你赶紧配药吧,早点好了少受罪。”

医生点点头走进里间,开始配药,还不忘对我说:“现在输的话,应该十点半左右就能输完。”

我把姚姚安置在一个病床上,她躺在那里,眼睛微微闭着,呼吸有些急促,不时地咳嗽着。医生配好药,给她扎针头时,她把脸扭到了另一边。我安慰她说:“这个不疼,就是看着吓人而已。”姚姚紧咬着嘴唇不说话。

我坐在旁边的凳子上,看着药水一滴一滴地往下滴,外边风大,能听到忘关的窗户框框作响。姚姚依旧闭着眼睛,随着药液的输入,她的呼吸渐渐均匀,脸也没刚刚那么红了。

我帮她把滑落下来的手放好,她稍稍动了一下,可能是在做梦。

看着安静的她,想象着漫画中走出来的少女,也是一幅美好的画面。医生交代我快输完了叫她,说完就到隔壁的值班室去了。

我坐在那里无事可做,药液慢慢地滴着,隔一会看看还是那么多,怕自己睡着耽误换药,我就站起身来在屋里慢慢地走来走去,希望睡意可以消减一下。

站在门口,透过玻璃门,外边黑漆漆一片,只有临近的路灯放出微黄的光,能听到火车的鸣笛声,还有汽车过往的声音。我晃了一下神,无意间就看到教学楼哪个方向有个红点忽明忽暗,应该是那个不良学生在静月亭下抽烟,只是这么晚了,风这么大,夜色正浓,难免有些凄凉。

当我回转身时,才意识到自己一晃神就过了好久,药快要滴完了。叫醒姚姚,让她先清醒一下。正准备去叫那位值班医生,她刚好回来,时间估算的刚刚好。

只是医生交代她这几天不能再吹凉风,吃辛辣生冷的食物,我一一记下,拿上姚姚的药,把她包裹的严严实实这才扶着她回去。

周末本来留校的人就少,这么晚了,校园基本上没什么人。我俩不紧不慢地走着,脚步明显比来时轻快地多,只是出来的太急,只顾着姚姚,我的薄外套根本抵御不了风寒,两条腿直打颤,牙咬得吱吱响,汗毛也都竖起来了。

经过教学楼旁边,我向静月亭看了一眼,那忽明忽暗的红点还在,借着路灯微黄的光,那个身形感觉很熟悉。寒气逼人,我也没顾上多想,扶着姚姚继续走着,只是心里在暗自琢磨。

回到宿舍,我把姚姚安顿好才躺下去,只是梦中却是干爸干妈离婚的场景,里面唯独没有张扬。

第二天一睁眼,发现枕头湿了一片,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这么伤心,幸亏是梦,可是现实也没好到哪里去。看了一下手表,已经八点多了,我一轱辘爬了起来,姚姚还没醒,怕是药力的作用。我胡乱洗漱了一下,下楼去买早饭,感冒了,喝点粥应该不错,然后再给姚姚买两个她最喜欢的素菜包子。

只是我回去的时候,姚姚已经起床了,我招呼她吃早饭,她却倔强地说:“我不想吃,你自己吃吧。”听了这句话,看着热气腾腾的早餐我的心里却哇凉哇凉,想着她可能还病着,没胃口。

我深吸一口气,劝她说:“你还病着呢,多少吃点吧,不合心意,我等下再去买。”我想若是有人在我生病时对我这么好,我肯定会高兴的哭了,但现在我却难受的想哭。

她对着镜子梳理着头发,说道:“我自己饿了自己去买。”看来她的烧已经退了,病应该好多了。

她说完,围上那条玫红色的围巾就出门来了,我自己坐在那里看着两份早餐,暗自神伤,突然门开了,我吓了一跳。本以为是姚姚忘拿了东西又回来了,没想到却是安珂探了只头进来,见只有我一个人,这才走了进来。

看来早餐可以解决了。安珂看着桌子上放着的早餐,毫不客气就吃了起来,之后才让我和她一块去逛街。

看着外边的天气,不是一般的坏,雪花正在酝酿中,要不了多久说不定就是一片一片银白的世界。

看她兴致勃勃,我也只好答应,只是寒风呼啸,也难以打消她的念头。

安珂一直为迎接冬天的到来购置东西,什么帽子,围巾,手套,我却只是陪着她,看着她买。

她拿起一条天蓝色的围巾,问我好看吗?我说:“你围上再说嘛,这样看不出来效果。”

她直接缠到我的脖子上,然后再挑一顶颜色相近的帽子给我戴上,不紧不慢,一点也不着急。我着实成了她的衣服架子。我一般冬天是根本不需要这些东西,倒不是不怕冷,而是我感觉戴着麻烦,尤其是围巾,围得时间久了,感觉呼吸都困难。

安珂却不这样认为,她过个冬能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全副武装,让寒冷无懈可击,她才不在乎是不是麻烦,还总是乐在其中。

我就让她尽情折腾,等她搭配完毕,我问道:“这样满意了吧?”

没想到她却摇摇头,全部取下,重新搭配。旁边的服务员都老不耐烦了,刚开始还帮我们介绍,看她让我试来试去,这架势一时半会也拿不定主意,索性坐在一边玩起了手机。

我说:“安珂,你累不累啊,挑来挑去都是蓝色,天已经够冷了,你还挑这些冷色系,该不会知道自己性子急,需要冷静。”

安珂白了我一眼,说道:“就你知道,那你说怎么搭配呢。”

我随手拿起旁边搭配好的粉红色的帽子和围巾递给她,她嘴一撇,说道:“小女生的颜色,太嫩了吧。”

真是打击我,多好看的粉色啊。我说:“你现在还不是大妈,难不成你想挑一些老气的颜色。”

她还是有些迟疑,问道:“这个颜色真的好看。”

我非常肯定地点点头,提防她再改变心思,不然她这街不知还要逛多久,不过,这个颜色我去第一眼就看中了,真的挺漂亮的。

她没和我理论,直接让售货员包好。早知道我就早点给她建议,至于磨磨蹭蹭挑挑选选这么长时间吗。

买好之后,她心情那个嗨,拿着围巾左看右看,我说:“你直接围上不就行了,买都买了。”

她却笑着说:“还不到时候呢,到时肯定你第一个看到。”

临近中午,我俩直接在外边把午饭解决了。学校门口有一家的饭馆,我们经常去吃,其实她家就两样饭,一样是热干面,一样是牛杂面。只是她喜欢吃热干面,我喜欢牛杂面,各有所好,互不干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直对回忆青春的电影不太感冒,除了当时看过《老男孩》,就再也没有看过别的了。不晓得这是什么鬼习惯,却也从上学到现在...
    扫晴娘MoMo阅读 355评论 2 0
  • 财富目标…目标对象曾经帮助过我的人, 智慧目标是做咖啡冥想,看到笑容满面的爷爷,古来今往的沟通无碍 动机:明心:为...
    韦的消息阅读 183评论 1 1
  • 我很喜欢旅行,可是无奈于我是学生党所以一直都没有机会出去。今年暑假由于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去了宏村。那儿真的超美...
    大个子不高阅读 534评论 13 11
  • 招聘新媒体编辑1名 【职位描述】 1.每日汇报新闻选题; 2.联系作者与约稿;编辑文章并在微信公众号等平台编排; ...
    魏英杰阅读 180评论 0 0
  • 山依水水环山。山水相拥凑胜境。 遗留古迹育后人,世代敬仰美名传。
    猪是你的幸运星阅读 10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