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这是哥哥给你赚来的表白!

字数 2246阅读 391

01

都说二十岁是一个女孩子最美好的时期,粉面桃花,鲜嫩多汁。可惜我的二十岁还在人丑就该多读书的路上狂奔,我考上了重点大学,却连续暗恋了三个学长,都因学长有了女朋友而黯然结束。

正当我心灰意冷,决定就在好好学习的路上一奔到底的时候,有一个人突然出现,挡住了我的路。

秦颂那时候还是一个看起来很书生气的小伙子,刚刚分配到我们学校做讲师,上课的时候自带腼腆功能,只要我使劲儿盯着他看,他还能讲着讲着就脸红。他让我想起一部电视剧里面的二王子殿下。于是我给他取了个外号叫二殿下。

按理说这样的小鲜肉是不符合我一贯的审美的,但是我那时候被傅立本虐的太狠了,对厚脸皮智商高的男生真的是深恶痛绝,每次上课看到秦颂我的小玻璃心就软成一滩春水。

暗恋归暗恋,我却是一个贼心大,贼胆儿小的人,只敢默默对着秦颂流口水,从来不敢撩他。

万万没有想到的时候,我竟然真的和我的二殿下有了交集。

那时候,有一部呼声很高的催泪电影上映,我准备好了零食、饮料和纸巾去看电影。

由于堵车,电影都开场了我才冲进电影院,黑灯瞎火我一边踩着别人的脚,一边道歉,千辛万苦找到了我的位置。

我坐在位置上,爆米花都没来得及打开,就先拍了一包抽纸在扶手上,准备电影一出现泪点就开始擦眼泪。

然而,我吃完爆米花,喝掉可乐,啃掉一盒鸭脖,电影演完了……

我根本没有掉泪,难道是我泪点太高吗?我把我那一盒完全没有打开的抽纸,又默默塞进包里了。

电影终于散场,我吃了一肚子的零食亟待解决,我抱起包就冲向厕所,不小心踩到我旁边人的脚,我立刻道歉:对不起啊,对不起。

可是黑暗中一个低沉的声音说,傅立叶,你拎的是我的包。

啊!你是谁?你是谁?

我弯着腰去仔细看他,原谅我300度的近视眼,又从来不戴眼睛,我眯着眼看了半天,才在电影院朦胧的灯光里看出来,这是秦颂啊!

这是秦颂啊!这是我的二殿下啊!

我还在发呆的时候,秦颂站起身,拿走了我怀里的包,走了两步,又回头问我,你刚才吃的那个鸭脖子是哪一家的?

呃……学校小吃街,进去第三家。

好的,你走吧。

我一口气奔到厕所,拍着胸口大喘气,没想到旁边坐的人竟然是秦颂,一想到整个过程我都在他旁边biajibiaji吃东西,我就想痛哭流涕。原本就不美好的形象,现在更是连渣都不剩了。

我垂头丧气回到学校,路过小吃街,顿时我满腹的伤心都化作了食欲,先去吃碗面,再吃点麻辣小龙虾,来告慰我已经失去的形象吧。

当我吃完东西,摸着溜圆的肚皮往回走的时候,看到了秦颂。

他正站在小吃街第三家的鸭脖店排队,我突然就乐了,走上去说,秦老师,你也来买鸭脖子啊?

秦颂这次竟然没有脸红,他淡淡的扫我一眼,你嘴角上有个香菜末。

我赶紧低头,伸手去抹嘴角,眼睛余光却看到秦颂在笑。

喂!你是老师啊?你怎么这样?!我抗议。

秦颂却很坦然,你还知道我是老师啊。你注意一下你的态度!

02

自从我和秦颂都被对方窥探了秘密之后,大家的相处就变的很坦然了。他的形象在我心中,也从二殿下变成了,真二.殿下。

秦颂经常向我咨询小吃街哪家好吃,我也经常找他借一些奇怪的书来看。

对的,秦颂讲师的身份可以去借阅我们学校图书馆二层的图书,我们这些本科生只能在一层看书,虽然这种制度是赤果果的歧视,但是好像也没有谁提出抗议。

就这样我借秦颂的读书卡,看了一学期的书,秦颂说,你蹭了这么久的书卡,应该报答我。

我舔着脸问,怎么报答?像古书里说的那样吗?

秦颂斜睨我,这个暑假我要做下学期的课件,你晚回家一周,来帮我做课件吧。

然后不顾我的哀嚎说,就这么定了。你别忘记按时到我办公室干活。

我辛辛苦苦做了一个星期的课件,满以为这样就能俘获秦颂的芳心的时候,傅立本来了。

之前我曾经暗恋过我们学校篮球队的队长,后来队长被傅立本虐的惨不忍睹之后,我那个暗恋的心也跟着熄火了。

这一次,我深怕傅立本再搅黄了我的暗恋,带着傅立本在我们学校周围瞎逛。

作为双胞胎中,智商比较高的那个,傅立本根本不会上当,他直接跟我说,老实交待我还能饶你一命,否则我就上大刑。

我撒泼打滚死不承认,我俩在校园的主干道上差点上演一出兄妹大战的时候,秦颂提着新买的牛肉面出现了。

他耀武扬威的走过来,傅立叶,课件你都做完了吗?

我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傅立本就立刻松开我,然后变脸一样的和秦颂寒暄。

等秦颂明白我和傅立本是双胞胎的时候,他也惊诧了一下,但是脸色依旧不是很好,对傅立本虽然客气,但是很疏离。

可傅立本却不依不饶,非要请秦颂吃饭喝酒去。

最后就演变成了,我和傅立本,秦颂和他的牛肉面一起坐在了一个小餐馆里。

秦颂看了看菜单递给我,傅立叶你来点菜吧。

我迅速的点了几个菜,傅立本却抢过菜单,点了不少啤酒。

如果这真的是一场喝啤酒撸大串的欢乐聚会就太好了,然而整个吃饭的过程,傅立本和秦颂两个人从《诗经》聊到了《红楼》,然后又从天体物理聊到了微分子学,最后聊到高分子合成的时候,傅立本趴下了。

秦颂面色微红,放下酒杯,吩咐我,把牛肉面给我拿过来。

我双手捧着他的牛肉面递给他,脸上是大写加粗的两个字懵逼。

秦颂慢条斯理的吃掉了牛肉面,扶着桌子站起身喊我,傅立叶,你听清楚了。以后和你哥别没大没小的,在学校里打打闹闹。

我赶紧澄清,我和傅立本其实不止在学校里打闹,我们在家里打的更厉害。

秦颂瞪我,没明白我说什么是吧!以后不准和他打闹了!要打闹……也只能和我!

然后,我还没来得及消化掉这句话的意思,秦颂嘭的一声倒在了桌子上。

03

后来,我和秦颂在一起了。

傅立本大言不惭的说,要不是我舍身上阵帮你给秦颂施压,他会那么快向你表白吗?看,这就是哥哥给你赚来的表白!

可是,我觉得这是一个在酒桌上输了的人,给自己脸上贴金的做法,你们觉得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