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园雅集第八十八集|七律 毛巾

本集匿名投票荣誉榜

诗魁:子雷,作品《七律·毛餐巾》

副魁:高十一妹,作品《七律 洗脸毛巾》


1,七律·毛巾洗脸(新韵)

当年羞向脸边摸,拭去灰尘惹泪多。

宁愿己身堕尘世,才执君手度婆娑。

从前貌美常思吻,此刻污黑任苦磨。

不复清白空有恨,徘徊不语跳清波。

——炎冰


2,七律·毛巾

方寸由来掌握中,琼花日夜并常红。

柔丝舞动梳妆水,巧手翻成拂面风。

独有馨香怜倦客,更无名利论深功。

生平未作亲疏别,清净留存一处同。

——乐天居士


3,七律·一条毛巾的爱情

而今密发漫成丝,无改倾心初见时。

晚共镜波灯缱绻,晨萦鬓雾水参差。

凭栏忍顾飘身去,拂袂难留羡影随。

却盼余温凝驻久,偏偏我自向风垂。

——展我一天星


4,七律·毛巾

生来方正不张扬,洗去尘埃把病防。

一股清流舒我倦,千般好意慰君忙。

闲时可做墙边饰,小处还匀面上霜。

若得娇颜干净久,何辞湿漉又微凉?

――繁花落尽深眸


5,七律·毛餐巾

满席杯盅错落声,唇边勺底溢汤羹。

身轻敢向油中拭,色白偏朝垢里行。

且着叠妆观世相,漫尝五味任平生。

位卑不羡云罗锦,点检尘劳又一程。

(注:叠妆,指一顿饭下来餐巾多次拭染不同食汁酒水后形成的杂色。五味,酸甜苦辣咸,既指餐巾上拭染的菜食之味,也喻餐巾的一生多味杂陈。)

——子雷


6,七律·咏毛巾

久挂杆中待有需,何妨终日少欢娱。

飘摇不羡花间客,洗涤能除世上污。

万种消磨心未改,千重曲折意相符。

己身清浊皆微末,只愿烟尘自此无。

——炎冰


7,七律·毛巾

晓起芙蓉温润面,轻柔慢抚近芳胭。

纤纤素手眉含黛,浅浅星眸巧笑嫣。

若许卿家勤拂拭,相期伊媚懒成篇。

闺房半卷清为净,五彩如绸织锦棉。

——飘逸


8,七律 洗脸毛巾

彩丝织就恰纤柔,一片冰心挂玉钩。

徐拢香波轻濯去,敢将浊垢尽皆收。

常妆秀靥含芳泽,独看微躯渐暮秋。

清白何妨颜色破,再除尘土亦风流。

注:香波,指洗面奶。

——高十一妹


9,七律·老毛巾

破缕粗颜挂铁钩,涤肤除屑几春秋。

旧绒点点随风散,残色斑斑似影浮。

烟火物华能绝侈,寻常家业不沉舟。

人间多少兴衰事,守得初心水远流。

——子雷


10,七律·毛巾

皮薄怎能墙上挂?平生偏与浊尘依。

回眸落下盈盈泪,破浪沾来点点辉。

欲洗乾坤换清白,独留人世满芳菲。

身缠污秽终无悔,也沐春风故里归。

——炎冰


11,七律·毛巾

自来尘事不相沾,却有团花锦上添。

尽舞银钩风细细,归亲玉面体纤纤。

水波浮动清和浊,梦影留存苦与甜。

料想宁心何处好,东篱漫饮学陶潜。

——乐天居士


12,七律-毛巾(新韵)

人间方寸万家装,六色真颜是解香。

两袖无阿了此愿,一身正气属儿郎。

早时伴主呈豪艳,旧为除尘当抹王。

来世有生来易好,芳菲岁月度沧桑。

——007008


13,七律·毛巾

经纬分明四角方,双鸳戏水绣情长。

晨消懒意寻新梦,晚拭倦尘依旧床。

不惯油脂三顿腻,愿闻翰墨一时香。

光阴未老身先老,虚掷厨间久泛黄。

——铨斋主人


14,七律·毛巾颂

我自田间落世尘,柔丝织就此区身。

无求日日添寒暖,但看家家洗晚晨。

素艳长方凭意选,清淤净浊唯君珍。

遍尝汗泪知生苦,荡尽千污本色新。

——茶老皮匠


15,七律 • 洗浴毛巾

待君归晚月华幽,莹白如云挂浴钩。

意态绵绵敷瘦骨,素绒细细裹春流。

世间行客劳尘重,镜里枯颜苦泪浮。

路遇风霜休忘我,洗除倦色再从头。

(瘦骨,即人。镜,即浴镜。)

——子雷


16,七律·毛巾(新韵)

经纬交织半尺棉,柔肠寸寸骨纤纤。

晨尝冷热春秋水,暮换黑白新旧颜。

频历风尘沾苦涩,多随雨雪拭辛酸。

一朝身裂心犹在,更献温情洗灶烟。

——守拙


17,七律·白毛巾(新韵)

一尺素棉晾架台,随风起舞不沾埃。

盘头陌上遮风雨,蒙面途中护脸腮。

愿做人间环卫士,甘当四海净污筛。

抹除俗世尘和土,涤透清泉复雪白。

——大漠戍边


18,七律·毛巾(新韵)

琼纱织就不需裁,谁把蟾宫锦帕摘。

浸满柔身千点水,拂清玉面一层埃。

能安娇影随行客,且具幽心挂盥台。

何惧污浊勤浣洗,愿留洁净待君来。

——小薇


19,七律·毛巾

默默无言意气飞,终身不悔泛春晖。

堪悲亮镜香脂暗,可叹莲花玉佩微。

日月因她增寿命,乾坤有此绽芳菲。

凭君淘尽三江水,洗净心中秀色归。

——老财神


20,七律·毛巾(新韵)

处事温和本性情,良多莫道未天生。

风吹泪眼难知恨,雨打长衫亦不惊。

常染尘埃悄默默,时揉净水又诚诚。

留连万户人人爱,自有安排心永恒。

——侯侯

子雷诗评:

一、第一联中,下句“良多莫道未天生”,用了两个否定词“莫”和“未”,这意思表达得就磕磕碰碰了,令人读来烧脑,形成了整句的气韵不畅。“良多”显凑韵。

二、第二联中,上句明显是平时写愁怨入戏太深、难以自拔,动不动就泪眼、恨。就算这样写,泪眼何来?第一联也看不出有铺垫。后两联也不见契合。

三、第三联中,上句的“悄默默”,显得凑韵而且“悄”和“默默”是同义重复了。下局的“又诚诚”,也是读着别扭。

四、第四联,上句的“人人爱”,下句的“安排”、“心永恒”,瞬间有了流行歌词的感觉。

五、通篇观之,第二联与主旨的关联不是太密切,显得脱臼和游离,律诗的四联非常讲究“起承转合”,每一联都是环环相扣的,这样整体结构才显得紧凑。建议把原稿第三联的元素提到第二联来,因为原稿第三联是将毛巾的基本功能拟人化的。修改时可以在第二联写这些,那么第三联在此基础上再虚化一点,或是来个转折或是更进一层(但一定要和第二联有衔接,不能脱臼)。


七律·咏毛巾(新韵)

爬壁走窗扫灰尘,桌沿灶台去污痕。

孩童上学早洁面,主妇狂街先搓盆。

俊郎常将热汗裹,淑女总把香水喷。

地位家中休看小,无我难成欢迎人。

——张育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