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以后,是多久”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邵莹莹

“时间总是太快太慢,快到遇见你,不久又寻不到你,慢到一生只够爱一人。如同过隙的鱼,一瞬之间消失不见,在现实面前,我们又怎能不败下阵。”

01

昨天和伙伴相约去吃饭,误打误撞回了母校,教学楼安静的如同熟睡的孩童,风声、门的吱嘎声、我们的呼吸声共和着给她的摇篮曲。我们没有打闹喧哗,像虔诚的信徒慢慢走着,怕惊扰了她,也怕面对她。

走进那年的这间教室,惆怅兴奋感叹一齐涌上心头,虽没有什么再与往昔记忆相似,但弥留在记忆当中的却也是历历在目。

还是墨绿色的黑板,还是棕黄色的板凳,还是可以看到居民楼的窗子,我兴奋的向好友说道。好友自拍完放下手机感叹道,怎么这桌子那么矮,以前可没那么觉得。是啊,连我们自己都被迫承认自己长大了。

看着窗外,思绪回到从前,小孩子围在一起总会有很多话题可以无边际的畅想遨游。

“长大我会有自己的连锁店。”

“以后我会赚很多很多钱,你们谁没钱就找我。”

“不久以后,我会成为一个作家。”

很快淹没在热闹无比的讨论声下的一句话,却如同种子一样在身体里生根发芽,即便人们谈及色变的高考也阻挡不住它的结果。

这些后来我们无比渴望的成绩和终点,都是在玩笑话间发酵蒸腾,羞于出口的远方也在那刻坚定无比。

以前总觉得时间像滴滴答的时针慢吞吞,拼命催促着时间爷爷快些再快些。现在虽然时间每天都被自己安排的紧绷,但嘴边还是常说,时间不够,时光太快。一瞬间的感慨万千,开始回想,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再也禁不起不久以后这样的说辞。

02

想到堂弟给在外辛劳的父母偷偷打电话,打通后却不肯再说一句话的情形,心里酸酸的。于是想起小时候爸爸去湖北出差,每天问一次到每天问几次归期。可能大人们被问烦了,后来总会敷衍说,不久以后。

那时候心想,不久是多久,以后是多远,没有人回答,没有答案。对日期的来临愈来愈怀疑,愈来愈没有方向,那些确定的都变成不确定,期许感都变成孤独,让你的美好期待一点点消失散尽,直至遥遥而无期。

我想堂弟也是吧,知道父母在外打拼不容易,过的艰难,可是心里的思念与日俱增丝毫不减,听筒里深沉又冷漠的滴声在这刻才是他们之间最近的距离吧。

你是层层叠叠的梦,是梦醒时分停留在脑海的人,是我日夜思念的人啊。

的确,不久以后这个词带给我们许多的憧憬和远方,我们总以为拖延了时间,其实是扯断了彼此间仅存的情谊。

03

不久前看到一个话题,你承诺了多少不久以后?

“小时候跟妈妈说,等我长大了,给她买一架飞机,想去哪就去哪,可现在零件钱都凑不齐。”

“今年终于如期回家过年,不用再说不久以后。”

看完评论不自觉的眉头一皱。大同小异的辛酸,不知不觉的感叹。年年如此,岁岁以后。

我们承诺的太多太多,兑现了多少,敷衍了多少,只有自己知道。时光缩刻成皱纹藏在眼角,青丝幻化成雪,见他们笑意深深,才得以看到老去的痕迹,思念的影子。

在外漂泊数年的你,看到过人间百态的世事无常,接受过陌生人的好意和拥抱,领略过天地间的温暖和孤独,享受过纸醉金迷的灯红酒绿。可是啊,总有一个地方一群人值得你放下所有防备顾虑,去感受,去珍惜。

04

看到过这样一句话感触颇深,十年太长,什么都可能会变,一辈子太短,一件事也有可能做不完。年关渐近,细数时光,还有多少不久以后。

我们总是告诉自己,现在多拼一点,以后就可以好过一点,然而你的归来才是礼物。

归来吧,你的委屈都将安慰,你的偏激都能理解,曲折都被抚平,怨怼都能抒发。归来吧,就如同寻得花朵的纯粹孩子开怀大笑,就如同初获工作那样欣喜若狂,就如同上学期间回家吃饭那样普通平常。

回家过年,陪陪他们,话话家常,海北天南的佳肴美味,吃份儿新鲜,吃不出团圆。脆皮豆腐、西芹百合、凉拌秋葵、木炭烤鸭,配一盘你爱吃的饺子,加笑声欢语,添路途经历,餐桌之上尽是滋味,千金难买,万金不换。

什么都可以推,唯有我们的车程不能变,什么都可以停,唯有我们的思念不能等。什么都可以舍,唯有你的身影不能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