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不奇葩P4

各位试想一下,如果此时你身处于异国小镇罗森海姆,面前站着一位中年大叔,他留着一头中世纪的金色长发,满脸胡渣,穿着一身夸张的花式衬衫,伸手告诉你,您好,我叫flower,今天晚上欢迎你来睡我家的沙发哦,你的心里是想逃呢还是想逃呢?我当时的脑中迅速闪过了做蹭住游客前的种种担忧,开始和另外两个小伙伴小声讨论要不要找借口不住了,觉得有点害怕。最后讨论结果是我们的颜值和身材是不会引发任何不良后果而且也不知道临时去罗森海姆哪里找地方住,还是上了flower的车。他的车很古老,上面摆满了瓶瓶罐罐,他告诉我们因为他只喝五公里外自己打的水,如果买的话,一瓶要一欧元的哦。

一到家,门一开,浓重的草药味道冲鼻而入,家里混乱到我都看不出来哪里可以给我们三个女生借宿。他一边开始解释说因为最近在找一个东西,所以把家里翻了个遍但是很可惜至今仍未找到,一边开始给我们巴拉地方睡觉。十分钟后我终于看到了沙发。在他捣鼓完后,我们迫不及待掏出手机想要wifi密码,他说“我这边没有wifi,因为我怕辐射所以只有有线网络”。我们要接水,他说“瓶子一定要按照大小摆顺哦”我们准备洗澡睡觉,他再三叮嘱的说“我很爱干净的,怕脏,所以你们不能穿拖鞋,必须光脚去浴室,还有还有,注意水一定不要弄出来”。但其实他家浴室墙上爬着虫子,我仔细看了一下,蚂蚁为主,飞虫为辅。洗漱过后准备睡觉,一掀被子,几只飞蛾就从里面飞出来,所以被子是不敢再盖的了,整晚靠盖着衣服睡觉。我们开始不断吐槽这个奇葩大叔和他奇葩的住所,决定住完今晚就一早马上要动身走人。

第二天他开车把我们送去了车站,我们开心的和他告别之后,我们就登上了前往下一站的火车。火车上还喝着刚买的啤酒庆祝逃离魔掌。这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奇怪,居然是flower的短信。我们一脸疑惑,难道是瓶子没摆顺,难道是赶走了几只飞蛾让他家生态不平衡了,难道是用了体重计忘记调整位置了?带着强烈的好奇心,我们打开了短信,内容如下:tianyuan,你的衣服落在我家里了,不过没关系,我会让朋友送给你们的。祝你们好运。又过了一段时间,又收到了他发送的第二条短信:这是我朋友的手机号,他晚上7点左右到,你们和他联系,有任何需要可以联系我。于是,到达目的地之后,我们哪都没去,开始在火车站等待flower朋友的到来。7点左右这位朋友如期而至,领着一条大狗,很开心的朝着我们打招呼。一见面我们才知道原来他们并不认识,更谈不上什么朋友了。Flower为了把衣服送过来,在火车站一个人一个人问,有没有要去萨尔茨堡,有几个中国小女孩旅游途中落了衣服,能不能帮忙带过去。末了,这位朋友说“flower真是一个很好的人,好啦我要走啦,祝你们旅途顺利哦!”这一刻,之前所有的吐槽似乎都化成了啪啪的巴掌打在我们的脸上。是不是没有这件事情,我永远看不到我所认为的“奇葩”大叔不奇葩的一面?

后来我会开始回想,回想起那天晚上他带我们去吃的苹果派是多么的美味,回想起似乎他带我们走过的小街都有熟人和他热情打招呼,回想起在旅游途中还能收到他的邮件问问我们三个到哪里啦还顺利嘛。但是这一切在被我们定义成奇葩之后都自动忽略了。某天晚上,落下衣服的小伙伴发了那天晚上的苹果派照片在朋友圈,下面附上了一句话“我才发现原来我吃过这么美味的食物,遇到过这么美好的人。”

之后我会提醒自己,很多时候我们只是简单的看到的事物朝向我们得那一面,却忽略了其他面。奇葩不奇葩,有时候并不在于这个人到底奇葩还是不奇葩,而是你看到他的角度,也许换个角度,你会发现你原本以为的奇葩并不奇葩,相反却是闪烁着各种善良和美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天完成了第二个小任务~ (1)data frames 数据的表示方式 data frame properties...
    XIE_Ruochen阅读 290评论 0 0
  • 生,无非就是一种状态。而我为“生”在努力的奔跑着。 自06年我来到天津已经有10余个年头,除了对这...
    薇朗读阅读 214评论 0 0
  • 一路走来,跌跌撞撞,风风火火,在头破血流的夹缝中突然发现,可能我们真的不需要爱情。 我身边有很多小情侣,他们都是彼...
    唐三藏到女儿国阅读 285评论 1 3
  • 活在当下 曾国藩说:“既往不恋,当下不杂,未来不迎。” “既往不恋”,过去了的就让它过去,无论是情感上的爱恨情仇,...
    我的世界她们来过了阅读 30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