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楼·落花犹在 第六章 生死结(下)

落花犹在

第六章 生死结(下)

六、生死结

慕容世家门外,聚集着黑压压的一群乞丐,由那副帮主带头,朝着门内大喊:“慕容卿,你这个卑鄙的东西快滚出来,给我们说清楚,为什么要派人送来毒药,害死帮主!”

慕容卿开门而出,面对群丐朗声道:“各位丐帮的朋友,慕容卿的确派人送药给丐帮帮主,但那是解药,不是毒药。”

副帮主怒道:“慕容卿,你这么说,是想为自己开脱?那个叫小忧的丫头,拿着你慕容世家的铁令,送药上门,难道她不是你慕容世家的人?”

慕容卿道:“那小忧确是慕容家的人。江湖各派掌门遭祸,慕容卿得了解药,自然要派人一一送去。副帮主,你若是不信,可以在此等着,其他各派掌门服药之后,是否横死。若然有,慕容卿自会给各位一个交代!”

副帮主与群丐商议片刻,道:“好,我们就在此地等候。”慕容卿邀请道:“还请各位进门住下,等候消息。”副帮主拂袖道:“那倒不必,我丐帮人向来住惯了荒郊野地,再说,我等邋遢,怕脏了慕容世家的厢房。”

慕容卿拱手为礼,道:“既然如此,慕容卿也不便勉强,各位请便。”

远远的,慕容忧看到这样的情形,不禁对无痕道:“这会儿可回不去了,那丐帮的人堵在门前,我一个人要进去,也许还成,带着你就绝对不行了。”

无痕垂下头,一脸自责:“对不起,小姐,是我连累你。”慕容忧拍拍无痕的肩,笑道:“你真是傻得可爱,现在还想这个。我愿意让你跟着,自然不会觉得你连累我。我们另想办法进去就是。”

“还能有什么办法,我一点武功也不会。”无痕仍然很是自责。慕容忧想了想,道:“丐帮并未与慕容世家起冲突,那我也暂时不用着急回去。我们去扬州找小澈,到时和他一起回来,扮成他的跟班,也容易混过去。”

无痕喜道:“那真是太好了。”

二人又再上路,一路南去,赶往扬州。走到半途,他们便遇上了崔澈。崔澈惊喜不已,问道:“小忧,你将解药送去丐帮了?事情办得顺利吗?你这是去扬州,要找我么?”慕容忧嘻嘻而笑:“小澈啊,你一口气问这么多问题,我先回答你哪一个。你这样着急的样子,无痕看了会笑你。”崔澈看向无痕,顿觉尴尬,那无痕一双清亮的眼睛,直视着他,似笑非笑。

“不逗你了,小澈。”慕容忧收起笑容,道,“丐帮帮主中毒而死,现在丐帮帮众围了慕容世家,要爹给他们一个交代。”崔澈奇道:“我离开第一庄时,爹收到传书,有好几个门派的掌门已经好了,怎么会丐帮帮主出事了。”

慕容忧轻声道:“这事怨我,我江湖经验不足,解药被人掉包成了毒药。”崔澈急忙道:“小忧,你知道那掉包的人是谁?若是找不到那人,这件事是会算在你头上,甚至牵连到整个慕容世家。”

“我明白。”慕容忧使劲眨眨眼,一副委屈的样子,“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是谁做的。”崔澈面色铁青,用力捏住慕容忧的肩膀,一字一句道:“小忧,你从头到尾把去丐帮的情形给我说一遍,任何细节也不要漏掉,我们一定要找出那掉包的人。”

慕容忧说了一遍在客栈救无痕的事,悄悄隐去无痕跟她上丐帮总舵的后续。崔澈听完,当即判断:“小忧,就是这个人!你还记得他什么样子?”

“那个男人不高不矮,不胖不瘦。”慕容忧歪着头,认真地回想,“样子我记不清了,好像是眉毛很浓。”崔澈为难道:“小忧,照你这样说法,要找到人可就难了。”慕容忧低下头,吸着鼻子道:“小澈,对不起,我不够细心,才会惹这样的麻烦。”

崔澈握住慕容忧的手,柔声道:“小忧,无论你惹出什么样的麻烦,我都会帮你解决,你不要担心。”慕容忧顿感歉然,崔澈对她的心,如日月一般,坦荡且真挚,她非但不能以同样的真心对他,反而处处欺瞒,真叫她无法自处。

“小澈,我想回家。”

“小忧,当务之急,不是回慕容世家,而是尽快找到掉包之人。”崔澈说出自己的看法,“我们一起去王庙镇,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慕容忧坚持道:“不,小澈,我一定要回家。”崔澈虽知此时回慕容世家,弄不好会和丐帮起冲突,也不忍拒绝慕容忧,只得应道:“好吧,我们去慕容世家。但是,小忧,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无论出现什么情况,我让你走,你就快走。”

“我答应你。”

三人扬鞭催马,向慕容世家方向奔去。

还未望见慕容世家的庭院,三人就先听到金铁交鸣的打斗声。三人纵马上前一看,才见丐帮与慕容世家的人打了起来,慕容世家门前一片混乱。

因着慕容世家派了人外出送解药,家里就剩下了慕容卿和慕容老太太,以及几个不会武功的丫头,丐帮人多势众,慕容卿母子纵然武艺高强,也已是险象环生。

“住手!”慕容忧纵身飞起,起落之间落到慕容卿身旁,“爹,你们怎么打起来了?”慕容卿道:“丐帮之人等不及,非闹着要我交出你,一言不合,就打起来了。”慕容忧愤然道:“丐帮的人也学会以多欺少么?”

丐帮帮众见得慕容忧,群情激愤,副帮主上前喝道:“你现身就好!你说,送毒药到丐帮,是不是受了慕容卿的指使?”

慕容忧道:“此事与慕容世家无关,却是我送药途中,不小心被人掉包,才害了贵帮帮主。”崔澈也施展天罗步伐,落到慕容忧身边,接着她的话,将那掉包之人的形貌说了一遍。

副帮主挥手召过几个乞丐,低声问了一会儿话,便怒气冲冲道:“你们以为我丐帮是什么,说这些谎言,能瞒过去?就算你们将这个人的形貌说得含糊,可我还是敢说,那日在王庙镇中,我帮中弟子,根本就没见过这样的人!”

崔澈一惊,丐帮消息灵通,他们既然说没见过,那一定错不了。他不禁看向慕容忧,希望她能给出解释。

慕容忧不看崔澈,只环顾四周,见无痕仍骑在马上,隔着人群焦急地望着她。她冲着无痕淡淡一笑,缓缓道:“不愧是丐帮,我的谎言这么快就被识穿了。那毒药不是别人掉包,正是我掉包!”

她话音一落,所有人都震慑了。片刻之后,副帮主大喝道:“冤有头债有主,既然你承认,那就用你的血来祭奠帮主英灵!”

目录上一章下一章


琅琊令第四期之无间道

武侠江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