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从原生家庭的黑暗里挣脱(一)

      最近郑爽同学因为抽烟上了热搜,所有的公众号推送里面我觉得超高能E姐的推送写得最好,没有评判郑爽怎样怎样,而是分析了她从入道以来的争议的深层次原因:严重的冲突感和情绪管理能力的缺失,原生家庭缺爱,母亲情绪管理不好,造成了失控的小孩。

         读完这篇推送真是感慨良多,我虽然不是公众人物,也没有郑爽的压力,但是她的问题我深有同感,我也曾是一个不会表达和缺乏情绪管理的人,同样的也是因为原生家庭的影响。我的母亲不是一个能很好管理情绪的人,举个例子吧,如果她要找一样东西,她可能找着找着就暴怒了,开始发火,开始骂人,而并没有人一定要求她立马找到这个东西。说话常带七分气,不管是怎样平常和琐碎的小事或者日常用语,听起来都好像在吵架或者骂人。所以我自己也很易怒,在人际交往方面一度很窘迫。

我意识到这些问题是在读大学后,有一次我一个很好的室友跟我说:“你知不知道你在说那些话的时候脸非常黑?脸色很难看?”我很震惊,因为我重来没有注意到这些,而且“那些话”可能只是很平常的请求,比如请同学A打扫宿舍,请同学B下自习后回宿舍能小声点洗簌。这又让我想到高中的时候,那个时候我身体不好非常怕冷,又坐在窗子附近,靠着窗户的是一位男同学,经常开窗。因为开窗关窗的问题经常和那个男生产生摩擦,几乎每次请求他关窗都会被拒绝,但是另外一位女同学有类似的请求他则欣然同意。当时自卑的我一直认为是自己没有那位女生漂亮可爱,但是现在想想我请求他关窗的话语一定很生硬,脸色一定很不好看。生硬的语气和愤怒的情绪很容易让对方认为这不是一个请求而是一个命令,听到命令一个人只能服从或反抗,而无论哪种都不会令人愉悦。

我意识到了自己的这一个问题,并试图改变。再次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我会在心里反复练习语气语调,然后以尽量轻松和平静的方式讲出来,但是一切都很难,天知道听起来很轻松而我的内心无比紧张。我多羡慕那些可以开开玩笑就提出请求的人,好像一切那么自然,那么愉悦,别人就接受了可能不那么愿意的请求,而我,没有这种天赋。

为什么呢?我也在想这个问题,怀疑自己一定是情商太低。后来我自己有了小孩,然后在月子里的时候我读到了一本书,一本改变我很多想法的书,武志红老师的《家为何会伤人》。在读书的过程中我开始回想自己的童年,自己被养育的过程。开始意识到我自己的一些问题可能并不是自己的问题,拿表达来说,我的父母没有很好的表达习惯,所以我是真的不知道还有轻松的表达方式。

每个人,尤其是父母还没有觉醒的情况下被养育的一代,或多或少都会遗留原生家庭的伤痛,并不是说什么都要怪罪原生家庭,毕竟父母并不是生而为父母,他们也有自己的问题,也会犯错,只是说意识到这一点是自愈的开始。就像E姐说的,像陈大发那样运动或者看书,是一种自愈的方式,如果郑爽意识到自己有问题,开始寻找答案并积极找寻方法,我相信她会迎来自己的新开始,毕竟她的这些问题平常人也会有,只是不会被放到镜头下放大而已。

所以原生家庭黑暗没什么大了,我们会走很多弯路,会有很多伤痛,但是一切都会好起来,在我们意识到并决定改变的那天开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再来龙口。 失落,什么时候才知道珍惜。
    一株小小小木槿阅读 25评论 0 0
  • 前言:IntelliJ IDEA 如果说IntelliJ IDEA是一款现代化智能开发工具的话,Eclipse则称...
    yizhiwazi阅读 101,323评论 52 720
  • 扬州八怪中年纪最小者为罗聘,故有“殿军”之称。他拜金农为师,除著有《香叶草堂诗存》、《白下集》外,还著有关于鬼怪的...
    螺旋真理阅读 581评论 0 3
  • 2016年10月18日,晴。 再一次坐上去往成都的火车,对就是绿皮车,只要不是特别紧急的事情我都不会选择高铁动...
    九四的疯子阅读 56评论 0 1
  • 我们在城市里游走 河流将城市隔断 你一半我一半 你在你的街道里闲逛 我在我的小巷里张望 摸遍所有同心锁 踏过所有青...
    胡途i阅读 43评论 3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