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室随笔

      前几日下过的雨,早已夹带着闷热的空气随风而去 ,临近伏夏的时日,才少有这几日般的天朗气清。夕阳的赤橙绕过聚成团的云,悄然投射进教室细窄的小窗,窗前呆坐的我,在墙上留下了素描雕像般的投影。

      教室没有我的学生,虽是安静了很多,但在我看来,没有他们吵闹和起哄的教室,反而寂静的可怕,晨午时,它仿佛永远定格在某一时刻般,而到了傍晚,微微的昏暗与落阳的余晖交错于教室内,时光就悄无声息的“倒流”着。我虽喜欢学生们的吵闹,但也同样享受这空荡的寂静,忙工后的小憩间,思绪亦随教室内“倒流”的时光而倒流。

      一个半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流水光阴,一些学生,一伙同事,改变了一个人,罗大佑那《光阴的故事》,改变的人早已不再年少,但在这情景里,却仍止不住细微的忧郁。

      也许在别人眼里,我在课堂上总是激情澎湃,对凯凯和小桂他们也是严厉有加。但私下里,我其实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一个人独处,不太合群,讨厌争吵,对什么事都是一副没所谓的态度。

      我放弃曾经的梦想已经很久了,从那目空一切的年华,到今日随遇而安的从容,最大的奢求不过也就是一份永远不会开除我的工作,哪怕这份工作无聊到只是机械性的重复。想到这里,我稍挪动了身体,却没有打开教室的灯,夹杂想念与回忆的沉思,仿佛牛奶肆意倾洒在好似黑咖啡般的落日余晖中,我中意这略带苦涩的享受,而灯光会搞砸一切。

      不过现在,我重拾了那个梦想,而让我重拾梦想的契机,便是一句和凯凯的玩笑话,记得有一天,凯凯作业写完的很早,自己在玩折纸,一向对他严厉的我,半开玩笑的逗他说:“凯仔,如果有一天,你推开你们班教室的门,发觉我站在讲台上,真正的成为了你们学校的一位老师(我一直是在机构当老师),你会不会吓得眼珠掉出来?”我自作聪明的以为能猜到他的回答,因为我对他总是太严厉,调皮到能把老师气哭的他,也曾因为我过于严厉而哭泣,但却我仍旧恪守着自己的规矩,以及给他立下的规矩,回答出那个答案,正好我也就可以在他考完期末考后,了无牵挂的辞职了,再也不当老师了.......

    “那太好了,田老师,那样的话我每天都能看见您了,您进我们班时,我会带着同学给您来个吓到您跳上房顶的欢迎仪式。”

      一字一句中,稚嫩的言语中毫无半点虚假,在这说谎成风的年月里,听够虚情假意的我,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毫无半分虚假的话语,还是出自我经常批评呵斥的学生之口,他说这话的那天,同样是傍晚,夕阳的同样投射进教室细窄的小窗,惊诧伫立的我,伴随着好动顽皮的他,在心里留下了投影般的回忆。

      转日就是我辞职的日子,他们也都放假了,这样我也能走的潇洒,少一分离别的忧伤,离开这所机构后,我依旧是进行一场没有终点的旅行,但这次,我已然不是随风飘荡,因为那句玩笑,我重拾那忘却已久的梦想,真的去实现一下那句玩笑,也未尝不可。

      朝着这梦的旅行,或许在这个国度同样很难到达终点,或许还是要停驻在自己不情愿的月台,但人生的旅行,往往不能过分的在意那终点,更重要的是沿途的风景,以及心怀着梦想来看风景的心情。

      离开教室时,夕阳染红了天空,也将教室染成了车站月台般的斑驳......


                                梅雨弦

                            写于6月30日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谢谢你在我难过的时候一直陪着我。 日子如流水一般地过去,静默着一地的光阴。我们在光阴里惆怅,思索。就这样,光阴有意...
    君晓墨阅读 52评论 0 0
  • 他坐在教室里,听着老教授讲着不知所谓的历史哲学,对着电脑发起了呆。他的电脑桌面是《最好的我们》的剧照,海报上余淮...
    不尽长江阅读 28评论 0 0
  • 第一章 1. 张浩天悄悄起床,从枕头下摸出火车票,取下墙上的吉他。弟弟张浩然一翻身坐起来,问他干什么。张浩天紧紧抱...
    文秋陈阅读 55,263评论 121 222
  • 栀小妞阅读 19评论 0 0
  • 现代人高热量、高脂肪饮食的摄入越来越多,再加上工作压力大,运动却越来越少,使得脂肪肝的发生率明显增加。近年来,白领...
    写点小书法阅读 2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