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情未了》第二十一章 真情流露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一章 阳光明媚

全章目录


早晨,依依睁开眼睛,看着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七点半了。平常她准时七点就醒了,可今天真是太困了。

陈嘉豪昨天晚上两点四十分还要和依依视频聊天。这家伙自己睡不着,也不让别人睡。大半夜的,还缠缠绵绵没完没了,对着依依诉说衷肠。他抒发完感情后就愉快地进入了梦乡。依依却被他搅腾的情绪起伏,辗转难眠。她放下手机后,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大概凌晨四点钟的时候,依依才朦朦胧胧进入睡眠状态。

早上七点钟,手机闹铃响了,依依却困倦地睁不开眼。她纵容自己再多睡几分钟,可一睡下去时间就已过去了半小时。没办法,再累也得爬起来,不然就要迟到了。

依依迅速穿好衣服,然后去洗脸刷牙。当她梳洗打扮完毕来到客厅,却一直没看见小普的影子。

平常小普都比依依起的早,因为她的公司在偏远的郊外。小普每天要乘坐半小时的公交车,还要步行大约十分钟才能到达公司。所以小普每天六点半就起床了。每次依依起床的时候,她都已经坐在餐桌前吃早餐了。

今天真是奇怪,难道是小普因为害喜,身子骨自然变懒了。不行,得把她叫起来。现在不是该娇贵的时候,得快点起来,不然怎么还债呀。

依依从冰箱里拿出两瓶牛奶放在微波炉里,然后把面包和火腿放在餐桌上。她跑到小普房门前大声呼唤小普出来吃早餐,可她喊了很多声都没见小普出来。依依又去拍门,然而小普却把门从里面反锁了,无论怎么拍打,她就是不开门。

无奈,依依又拿出手机拨通了小普的手机号码。片刻,小普的手机铃声循环响了起来。依依从门外都听得清清楚楚,可就是不见小普接电话。

怎么回事呀?昨天不答应向陈嘉豪借钱给她,竟然还生气了,连电话也不接。不行,再拨过去,一会儿等她出来了,再跟她好好沟通。然而,那首“爱上负心人”的悲伤铃声连续偱环响了五遍,从房间里还是没有传出一点动静来。

依依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她想起昨晚两点钟小普给自己发来的微信:“能遇上一个真正喜欢自己的人,真的很不容易。希望你永远幸福,快乐!我真的好累,我想先睡了。”

一种不祥的预感向依依袭来。小普就睡在和她一墙之隔的房间里,有什么话不可以过来当面和她说,还发微信祝福她。依依突然感到心慌的不行。她又大力去拍门,边拍边喊,可房内的人仍然无动于衷。

突然“啪”的一声,手机在慌乱中从依依的手里滑落在地上,屏幕上即刻出现一条长长的裂痕。依依迅速捡起了手机,在屏幕上抹了一下。哦!还好,屏幕还没失灵。她用颤抖的手指拨通了陈嘉豪手机。

“嘉豪,快,快过来,快一点。”由于紧张和害怕,依依的声音有些嘶哑和结巴。

“哦!你稍等一下,我马上过来。”陈嘉豪刚洗完脸, 头发正拾掇到一半。他接到依依的电话,心里激动的不行。他连早饭都顾不上吃,就心急火燎地出了门。

陈嘉豪坐在车上,想起依依那紧张的声音,心里就暖暖的,胸口仿佛有一团暗火在燃烧。昨晚说了那么多煽情的话,回想起来就觉得幸福。陈嘉豪认为依依一定是被感动到了,要不然怎么会这么早就想见他。

陈嘉豪沉浸在甜蜜的幻想中。他想象着一会儿见到依依时的情景,就激动得不能自已。

依依正站在门口,柔情地望着他。他一步一步靠近她,然后他们拥抱在一起。她微闭着双眼,像沉睡初醒的公主,等待王子来亲吻。他沉醉在她那甜甜的温热的呼吸里。他开始吻她的额头,吻她的脸,然后吻她的唇。他用充满力量的双手抱着她走向她那弥漫着茉莉花香的闺房。他轻轻地将她放在那柔软的印着紫丁香花的床罩上。

陈嘉豪边想边笑,他的眉眼都弯了起来。前面的车停了下来,到了红绿灯路口,他猛踩住脚刹。手机蓝牙里又传来依依的声音。

“嘉豪,快点,你来了没有哇?”依依带着哭腔。

“快了,很快就到了,你再等五分钟。”他更加激动了。

陈嘉豪的心里乐开了花,没想到依依撒起娇来也这么可爱。想着她比想象中更爱自己,陈嘉豪就甜蜜地忍不住笑出声来。他鼓着满腮帮子的笑,努力地抿着嘴,以免被人隔着玻璃偷窥了幸福。他迅速拿出一颗口香糖塞进嘴里。

已经转绿灯了,陈嘉豪踩了一下油门,车子快速向前冲去。他真想一秒钟就飞到依依的身边。

终于来到依依的门口,陈嘉豪整了整衣领,兴奋地等待依依来迎接他。可是大门虚掩着,她并没有站在门口。

陈嘉豪顺手推开门,依依正失神而慌乱地望着他。她语无伦次地讲着事情的经过。陈嘉豪的美梦破碎了,他只是来充当一名救生员。是的,爱的速度快过救生队,爱的激情必须转移成正义的化身。

陈嘉豪让依依稍微站远一点,他用力地朝小普的门上踹了一脚,门晃了一下还是没开。他又连续用力踹了两脚,门终于像个欺软怕硬的奴仆一样,“咯吱”一声闪到墙边。

小普正一动不动地仰面躺在床上。床头放着一个水杯和一个空的安眠药瓶子。她已看破红尘了吗?还是那求之不得的两万三千元把她推上了悬崖?她竟然这么绝决,吃了一百颗安眠药。

依依吓得脸色惨白,她手脚都软了,身子无力地想跌下去。她靠着床边跪坐在地上,无奈地望着陈嘉豪。

“她死了吗?”她恐惧的声音有些颤抖,凄楚的眼神让人心碎。

“没有,她还有呼吸。”陈嘉豪把手指放在小普的鼻孔边试探。

依依使出浑身的力气想抱小普起来,却怎么也抱不起她。她用乞求的眼神望着陈嘉豪,示意让他抱小普起来。

陈嘉豪虽然没吃早餐,但抱起一个女孩子还是游刃有余。他迅速抱起小普跌跌撞撞跑下楼去,将她平放在小车的后座上。他想转身抱抱被吓得失魂落魄的依依,可她却把身子转向小普。她顾不上答理他。

情况危急,时间已不容陈嘉豪再纠结情与爱。救命要紧,他握紧方向盘,飞快地向医院驶去。

小普被推进了急救室,医院的走廊里叮叮咣咣,一片紧张恐怖的气氛。泪水已模糊了依依的双眼,她感到身边的一切似乎都在旋转。一个个白色的条形状物在她眼前来回晃动。哦,原来是刚刚赶来上班的医生和护士,他们正慌乱地从她身边走过。

依依在心里祈祷,希望小普不要离开她,希望她不要死。如果小普真的死了,依依这一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是她只顾着自己的幸福,而不去向陈嘉豪借钱救她。

依依痛哭流涕,向陈嘉豪诉说着事情的整个经过。一回想起昨晚吃饭前和小普的对话,她又哆嗦着嘴唇,不停地埋怨着自己。望着依依自责又难过的样子,陈嘉豪也心痛不已,却又不知该怎安慰她。陈嘉豪真的很困惑,难道两万三千万就可以逼得一个女孩子去寻死吗?

“嘉豪,我是不是特自私的一个人?”依依可怜兮兮地望着陈嘉豪,泪水从她的眼眶里一颗颗滚落下来。

“你一点也不自私,你在我心目中永远都是那么美。”陈嘉豪深情地抱住了脆弱不堪的依依。他一字一句,掏着心窝子,和依依说着心里话。

“那如果我真的向你借两万块,你会借给我吗?你会因此看不起我吗?”她把脸倚在陈嘉豪的肩膀上,泪水滑落在他的衬衫上,湿成一个个美丽的花朵。

“别说两万块,你要多少我都会给你。”陈嘉豪把依依抱得更紧了。两颗心紧紧贴在一起,彼此交换着心跳。

“你就不怕我是个女骗子?”依依哽咽着。

“被你骗了,我无怨无悔。你最好现在就把我骗走。”他能感受她心跳加速,呼吸紧张。

突然,陈嘉豪的手机响了,是他妈妈打过来的。陈嘉豪一大早早餐都顾不上吃,也没跟妈妈打一声招呼,就风风火火地出了门。刚才妈妈和爸爸通过电话,得知陈嘉豪并没有去上班,就更加担心他了。

陈嘉豪无奈地向依依做了个抱歉希望理解的动作。他用一只手握着依依的手,另一只手握着手机,心平气和地安抚着妈妈。

陈嘉豪挂了妈妈的电话,一脸柔情地望着依依,两人陶醉在幸福的爱河里。

“谁是病人的家属?”一位医生站在门口喊道。

“我,我是她的好朋友。”依依快速跑到医生面前。

“病人暂时情况稳定了,住院观察两天就可以出院了。”医生庄严地宣布着病情。

原来小普吃的安眠药是在网上购买的。那天她从派出所报案回来就又有了寻死的念头。因为安眠药是处方药,她去了几间药店都没有买到,就又去网上订购。哪知这黑作坊生产出的药片里掺了太多淀粉。幸亏买到了假药,要不然这世间又多了一个冤魂。

真是太好了,小普还活着。依依开心地望着陈嘉豪。她含着泪花笑了。


第二十二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