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的色达我的梦(2)

 致:我的色达我的梦

文/向行

致:我的色达我的梦(1)

路上•遇见篇之二

此刻我困得实在是受不了,也没有看清对方的脸。在闭眼那刻看到他有意盯着我放在桌面上放吃的那个购物袋,后来才知道他是看上面的地址。我靠着窗还是没法再睡了,被人叫醒了睡意也全无了。索性睁开眼看看对方何许人也,正好看到他正拿着我放在桌面的《岛上书店》在翻阅。

然后他问道:“你在看这书呀?”

我喝了一口水说回到“是呀”。

"你是从深圳过来的?”

“对呀,你是怎么知道的?”他指了指桌面的装零食的塑料袋子,我们就此打开了话题。老天爷总算眷顾我一回了,终于有人可以聊天了,可要把我憋死了。


我回来了,你们去哪了?


从聊天中得知,这哥们姓李,长得不算高有点瘦,相貌还可以吧。他说话也是不紧不慢语气温和,听着也舒服。他给我讲他的奋斗史,给我看他女朋友的照片,跟我讲他的团队,这次他带着他的团队到重庆万州做一个发布会。原来他不仅自己做着培训行业,还是淅淅公主(本地卫生巾品牌)的微商主导者,正在万州做一个卫生巾的项目推广。我看了他们的视频资料,还看了他写的毛笔字、他的对联。都很不错,一个29岁的小伙子,年纪不大但经历却很丰富。

然后呢,我充电宝的事情也解决了。我直接就在他的笔记本上冲电,我们用的笔记本居然是同一个牌子同一个型号。所谓是志同道合,聊天的时间过得特别快。一下子就到了下午两点多了,肚子已经咕咕叫了,但又不好中断聊天。正当我们聊得正欢的时候,他团队的一个哥们过来了,人长得稍胖但特能说。见到我就非常积极地向我自我介绍了,还递给我一张名片。我请胖哥吃了个梨,请李哥喝了瓶水,然后三个人聊得特别畅快。

相谈甚欢,确实短暂。

宫崎骏说过。“人生就是一列开往坟墓的列车,路途上会有很多站,很难有人可以自始至终陪着走完。当陪你的人要下车时,即使不舍也该心存感激,然后挥手道别。”这段旅程,感谢相伴。只是可惜我现在已经想不起来胖哥们的名字了,他们都给我的名片但是有一张掉了,所只加了李哥的微信。其实在车上的时候李哥就拿了我手机去加微信,但是信号问题没加到,然后拿我手机拨了他号码。分开的时候他还给我打过几次电话,但是因为在路上不方便接听没聊几句,同时也忙着别的事情,所以一直没加他的微信,直到离开色达回到成都我才加了他的微信。可能是之前他每次给我打电话我都是没时间跟他聊,所以后来就没有再打来,但是又发信息给我叮嘱我路上小心之类。一面之缘,却有人惦记,我想这是路上的一种收获吧。

下午五点半到重庆北,他们下车了,我们友好告别。一面之缘,不陌生也不深刻,只不过是路上遇到的人,一起聊过天,一起开怀笑过,一起诉说过彼此的一些过往,到站就此别过,仅此而已。因为我知道,路上遇到的人不能牵扯到生活中,虽然存在彼此的朋友圈中,但是却是沉默的。这样也好,路过的时光,短暂的陪伴也算是一种回忆吧。

其实和他聊天很舒服,和一个刚认识不久的陌生人就聊自己的家庭生活和朋友,应该是坦诚相待了的。这样的人能做朋友也是不错的,不过却只能是短暂相识。下了火车,我们依然还是回到自己的世界里忙碌,直到时间将这段记忆覆盖,但依然感谢遇见。每一段旅程都是一种经历,所遇到的人、经历的事情交织成一段灿烂的记忆。

五点半到的重庆,停车半个小时。看着既熟悉又陌生的站台,我心在微微颤抖。一年又三个月前,我曾在这座城市生活。这座城市里,有我的记忆,有我不想忘记的人,有我不成记忆的牵挂,但此刻却只有寒冷。

11月的重庆已经很冷了,我是在夏天离开,在冬天短暂停留。我真的很想提着行李就出站的,但是我该去哪里?我能找谁?一个叫大哥的人么?不,我们已经把彼此都删除,都已经不在好友的范围了。是什么让我们走到今天的?是我太重情了吗?将旅途中的这段友情带到充满杂质的生活中,当然也不能幸免。所以,就当做一切随风逝去吧。

还有一个不得不提的人,若不是他,我也不会来到重庆。也许一切都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不管是人还是所发生的事情。谁对谁错,已经不重要了,尘归尘,土归土。未曾得到也未曾失去,只是多了一层防备。两个我视为兄长一样的人,曾经他们也把我当妹妹一样对待。我甚至认为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以为自己失去了爱情获得了亲情。可是峰回路转,当那些难听至极的话出现在朋友圈后,我幡然领悟,'亲情'两个字是不能随便使用的。我们充其量只是旅途中一段比朋友多一点的关系而已,这样毫无基础的关系随时都会崩塌。只是,我那时候没有想到那么多想也没有想到那么远,也许是失恋的伤痛依然还覆盖着我的思绪吧。

如今回想,依然觉得不可思议。那一段特殊的经历,有时候回想起来双手都会发抖。那些在我生命中占据着很长时间的快乐,竟是这么的不堪一击。但在曾没有温度的日子,在一个陌生的雪域高原,有他陪伴我度过心情才不再那么多陈黯。不该抱怨的,不该自责的,不该否定曾经的快乐的。

其实我现在只想知道,那个我们曾叫“大哥”的人是否真的已经病入膏盲?癌症,如同晴天霹雳在我晴朗的天空划过。不是为了考究谁对谁错,他们的是是非非我已经不想知道,我只是想确定大哥是否安好?很想很想拨打那个熟悉的电话,但是小鱼说怕影响我的色达之行还是不要打的好。在站台徘徊了许久,过去的事情一直在我脑海闪现。最后我还是没有拨打那个电话,深深看了一眼“重庆北”三个字,转身回到了车上。

开车的的提醒已经响起,陆续的上来了一些人。基本上都是年轻人,可是这时候我已经没有心情和他们聊天。我独自找了个位子睡觉,这时候的我需要安静。一些思绪依然被过去的时光给干扰了,现在的我只想一个人静静的什么也不想说。我不知道该去何方,但是我已经在路上;我不知道前面等待我的是什么,但是我知道自己忘不了。

我在睡梦中沉沦,我想忘却。可迷迷糊糊中,我听到了列车员报站,原来遂宁已经到了。一看时间,晚上九点半了。重庆上来的人基本上都是在遂宁下车,那个瘦子也在遂宁下车。互相道了一句“再见”,就消失在以后的生命中。再见,意思就是此生不见。其实,我早已经不再去计较他那让人呕吐的口臭。

火车上的人基本上都下车了,看着空荡荡的车厢,一百多多个位置零零散散地坐着几个人,都显得没什么精神。漫长的37个小时终于进入了倒计时,如果不晚点,我将在进入22:45进入成都火车站。过去的30几个小时的硬座的我已经出现疲惫感,坐在位置上发呆,一个多小时很快就过去。成都,我将如期而至;色达,我也会如期而至!

在火车上的发呆的时候我就已经定了位于成都火车站对面的尚俭太空舱酒店,所以不愁大晚上没地方住。时间在一分一秒中度过,“哐哐哐”火车撞击铁轨的声音在在寂静的深夜中回荡,我给自己打了一杯开水。尽管杯中的茶叶已经淡而无味,但我还是喝了一口,真的很淡,还不如一杯开水来的实在。都说茶淡如人淡,也许就是这种味道吧。

一个多小时过得很快,马上就到了成都站了,但是还没有进站,停了大概20分钟,车上的旅客已经蠢蠢欲动,也许是站台的出口有着他们所期待的人吧。看着他们满脸的焦急,我心愈是平静。我只是过客,不期待谁的等待。人生路上我踽踽独行,但是我甘之如饴。我喜欢这份自由,虽有有点孤独,但是我可以做回自己,享受这些一个人的经历。没有谁的参与,只与路上遇到的人擦肩而过。看别人的情绪,也是我旅途中的一道风景。

我尝尽离别苦,懂得说一声“再见”要多大的勇气。与你们说再见,就再也不见。不能回到当初,却为何要诋毁那个彼此相依的时光呢?


致:我的色达我的梦(3)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致:我的色达我的梦 文/向行 路上•遇见篇之二 此刻困得实在是受不了,也没有看清对方的脸。在闭眼那刻看到他有意盯着...
    向行阅读 22评论 0 0
  • 致:我的色达我的梦 文/向行 路上•遇见篇之二 此刻困得实在是受不了,也没有看清对方的脸。在闭眼那刻看到他有意盯着...
    向行阅读 17评论 0 0
  • 致:我的色达我的梦 文/向行 路上•遇见篇之二 此刻困得实在是受不了,也没有看清对方的脸。在闭眼那刻看到他有意盯着...
    向行阅读 18评论 0 0
  • 致:我的色达我的梦 文/向行 路上•遇见篇之二 此刻困得实在是受不了,也没有看清对方的脸。在闭眼那刻看到他有意盯着...
    向行阅读 14评论 0 0
  • “差不多冬至一早一晚还是有雨” 今天是冬至哦,看到文章的你,不妨打个电话回家或者回家吃饭吧。至少在广东,冬至可是个...
    欣迪SJ阅读 5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