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如蝶 | 《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

我的心里有喷涌而出的欢乐的歌,因为有你,我感到自己融进红色璀璨的云霞里去,融进青草地边宽广的河流里去,融进夜晚繁星下微微的凉风里去。我彻彻底底变成了一个可爱的人,一个幸福的人。一个正常的人。

《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无论如何,讲的都是生之苦难,被抛弃的孤独的灵魂跌跌撞撞地在走人生之路,它讲述暴力、死亡、一切外力对于人格的挤压、以及人格处于畸变之中的无法摆脱的悲剧命运——即使这样,我还是要从松子欢乐的歌声写起,从松子的爱写起。

龙洋离开松子之后,曾跪在神父的面前,问道:上帝即是爱,是什么意思?

神父答道:人的心灵是脆弱的,为本应憎恨的人祈祷,这不大可能。可是,借助上帝的力量,却是可以做到的。宽恕不可宽恕之人,并且爱他,这就是上帝的爱。

龙洋恍然而悟:宽恕不可宽恕之人,并且爱他。松子!松子就是,我的上帝啊!

松子死后,龙洋告诉阿笙自己离开松子的原因:因为松子的爱太过耀眼,太令人心痛了。

童年的松子,在父亲的冷落里忍受着孤独与嫉妒,甚至直到久美死去,她都无法原谅久美。为了讨周围人开心,她开始做鬼脸。然而,正如《人间失格》中叶藏所说,“搞笑,是我对人类最后的求爱”。

龙洋的陷害让她失去了教师的工作并且离家出走,自称“太宰治转世”的男友殴打羞辱她,最终留下“生而为人,对不起”的遗言,在松子眼前卧轨自杀。后来,因为杀了做浴池女郎时的合伙人而被捕在狱中,松子仍然用轻快而幸福的语气讲到,因为从始至终只有那个自称“太宰治转世”的男友爱过她,所以她就想去太宰治投水自杀的玉川上水自尽。

在松子所拥有的几段短暂的幸福生活里,她的快乐是单纯而耀眼的。“小时候,谁都觉得自己的未来闪闪发光,但是一旦长大,没有一件事会遂自己的心愿”,即使这样,在经历了半生屈辱之后,松子还是从未失去对于未来的希望。那一点生命之福,热烈地爱与被爱的渴望,直到死她都未曾泯灭。

她唱着欢乐的歌,做一个明净美丽的妇人等待着欺骗自己的作为男友生前对手的男人;唱着欢乐的歌和在玉川上水遇见的不问过往的男人过平凡幸福的生活;唱着欢乐的歌,幸福地等待狱中的龙洋归来。在她濒临绝望,过着自暴自弃的生活的时候,仍然热切地喜爱年轻的乐手,给他写信并且热切地企盼着回复。甚至在影片的最后,松子的死亡之谜被揭开,直到死前,她看见了死去的久美,并为她剪了一个漂亮的头发。松子在此刻说道,原来还在。于是她把丢掉的好友给她的名片捡了回来。是什么还在?是松子美容的手艺还在,更是她对于幸福生活、对于爱的希望还在,并且在她死前的最后一刻,她佝偻着被生活折辱得不堪入目的身体,捡起了它。

命运不着痕迹地在人心上扼出无法治愈的伤痕,然后若无其事地看着人去挣扎。人世间的罪恶,远不止有正当理由被惩罚的范畴。

即便是这样,在生活的泥沼里,人们还是要唱出像蝴蝶一样飞舞的歌来。

松子死前在肮脏的门板上疯狂地写下“生而为人,对不起”。

但是,她长久喜爱着的那条,在青青草地的边上,在红云灼灼的天空下的河流,一定会把她的欢乐的歌长久地唱下去:弯出手臂,踮起脚尖,让我们够得到蓝色天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